本期内容的重点是正见。其实,前面关于大众化修学体系以及它的三个特征,这部分本身就是正见,并且蕴含着止观。首先,内容完整(就是五大要素,为什么是这五大要素,前三课都在讲),然后有次第(为什么要有次第,教界现状、没有次第的过患),最后实践方法(修的内容是什么、为什么、怎么修、达到什么标准),师父的这番教授其实就是在教我们如何做观察修安住修,可操作性特别强。

  结合三年多的修学和亲身体验,我现在对三级修学的认识跟过去每一次学习《学员手册》时都是不同的,这个体验是渐次发生的,并且相信以后还会更加深入。就像同样是皈依,从学佛到成佛都在皈依,可程度是千差万别的,这个效果,从闻思的层面,到成就自性三宝,我想也是通过不断地止观实践来实现的。而整个过程,都离不开正见的指导。

  现在要学习的百法属于唯识体系,本课初步讲了唯识见的内容:依据三性而建立,重点是对心的认识和分析。因为心是行为的根源,所以拥有什么样的心就会开展出什么样的世界,那么想要改变自己的世界人生,就要从心下手,通过对心的认识和调整来改变观念和心态。

  通过对法义的学习和自己的观察,愈发感受到,真的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世界,这个世界就是由TA的观念心态发展而来。不同的观念决定了不同的身语意行为,行为的过程中又造就了不同的心态、性格和人格,并且会招感不同的环境和氛围。就好像大环境是大海,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一个小水泡里,同时又在影响着别人。

  以前也知道是这样,但现在的感受会更清晰一点,我发现就这么一点点的进步,在与人接触交往的过程中都非常受益,更能提醒自己,事情、别人,恐怕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一方面我经常看不清自己的心,自以为的理智、公平公正合理、利他这些可能都不是真实的;另一方面又明确了,我更无法看清别人的因缘,以及到底是怎么想的。所以,我可能根本就没有去理解、接纳、同情对方。

  能有这些觉悟,就算一时不能把事情处理好,也能多观察自己,多发现自己的问题。只有先看清楚并调整好自己,才能避免陷入情绪烦恼而不自知,进而才能把事情办好,然后才谈得上利他。

  比如最近在跟我大姨的对话过程中,我先是觉得她不够理解我妈(已经病危)的决定,就是远离亲属,安静修行,一心求生净土。后来才意识到,其实是我最先有问题的。因为一直以来,我最粘著的是我妈,可我妈特别粘著我大姨,我早就发现,自己其实是嫉妒着大姨的,只是看在我们共同爱我妈的份上可以好好接纳她。但真的好好接纳了吗?从内心深处恐怕并没有。

  虽然我一直致力于让自己保持理性和客观,但内心一直没有摆脱对她的不喜欢,我其实一直想把我妈从对她的言听计从中抢过来。如今,我终于实现了多年来潜藏在心底的愿望,自从我妈生病以来就越来越听我的,从治病到修行。尤其是现在,基本上就只听我的了。

  虽然其实是她非常理智和坚定,认识到继续跟亲人们恩爱纠缠只会让临终前更加痛苦,甚至对往生造成极为不利的影响,所以选择了远离和淡化。但事实正好造成了,我妈现在就跟我最好,我成了她的代言人。这种局面对我心理上其实是有着微妙的影响的,只是我一直不知不觉,还以为怀着智慧和慈悲并尽可能善巧地在跟亲人们交涉,照顾着每个人的感受。但最近当我大姨表现出(或者说我感觉到)一丝不满、不理解的情绪时,我本能地就表现出对她不认可和防范,同时嘴上又说着理解。

  好在最近修学百法,可能已经在起作用,很快我就发现这样不对。把关注点转移到对自己内心的观察和挖掘上之后,果然认识到,所有问题的根源真的都在于自己的心,从来不在外面,不在别人。

  可是目前我只明白到这里,虽然也看到内心的很多弯弯绕,但只是笼统的结论。至于那些不良心理是何时、如何产生出来、怎么一点一点对我造成影响的,我并没有能力知道。所以,对于百法将要学习的内容更加期待了,同时也提醒自己一定要记住,真正把佛法学好是要落实到心行上的,所以一定要运用止观禅修的方式。

  (2016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