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到这一部分的时候,最大的收获是师兄们给予的力量。

  自己前一段时间的修学总感觉走不上去了,分享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在网站写心得也常常无从下笔。我知道,越是遇到这种状况,我越是必须要写,督促自己别拉下。所以连续几次都是在班级共修结束之后才开始写心得感受。因为师兄们的分享让很受益,在这个过程中,何尝不是被点灯、被加持的状况呢!我的心灯看似被点燃了,可实际上经常时灭时亮,摇摆不定。有时候回到串习里面,对于三宝的依止之心消失殆尽,对于众生的菩提之心烟消云散,有的只是被凡夫心控制的自利、自私之心。然后也失去了病者想,三种过……

  这次复习课,主要是两个部分《教界篇》和《礼仪篇》。

  1、教界的现状,弘法力度不足,佛教误区:鬼深化、来世化、哲理化、学术化,而自己以前对于佛教的观点更偏向于“鬼深化”和“哲理化”,也从来没有考虑过佛教与人生的关系。但是其实人生佛教是以人为立足点,获得现世乐、来世乐、涅槃究竟乐。佛法的弘扬,也是需要契理契机的,我们更需要自依止、法依止。导师从出家求学到教学、弘法的整个过程,还有导师契理契机的弘扬佛法,探索出一套适合大众的修学体系,创办菩提书院。回顾自身,能够接触到正法、 有系统的修学,是那么不容易,有那么多人的付出,师父的探索、义工菩萨的服务……

  对于自己来说,能够进入三级修学,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做义工,不去传灯呢?

  2、对于佛门礼仪,学习以前并不熟悉其中的操作,而仅仅是跟着别人去做。学习复习课这段时间,去了雍和宫,五一去了西园寺,用心礼佛、感受每一个动作的含义,面对着佛像,就好像面对着心中的榜样,感恩之情油然而生。跪拜在佛像前,心静了很多,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不愿动弹。承认自己福德智慧不足,跪拜,上求佛道,弘扬佛法,内心中的力量开始升起。五一去西园寺,见到了师父,向师父问讯。礼仪的规范,把心安住在每个动作上,领悟当下每个动作的含义,心也莫名地静了下来,安住于当下。

  3、义工:去西园之前,其实自己做义工已经做出了烦恼,时常被自己的凡夫心控制,说是利他,可是常常自利,常常退缩,给自己找各种借口;做事情终是纠结于“果”,纵然提醒自己,注意在“缘”上努力,可是心还是会随着果漂流。去西园做义工,我想领会“做事与修行”到底是什么关系?

  一开始报名直播组义工,后来因为不用直播了,最后就去了后厨义工。期间,还去了办公室机动组,我能感觉到自己的不安,在辗转的过程中,可是旁边智凰师兄的安住,让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我问自己为什么?背后的动因是什么?因为我的我执,我把注意力放在了自己身上,而不是要做的事情。总是想要抓住“果”,有一个可以依靠的模式,而不能够在当下的因缘上。看到的当下,心的石头慢慢落地。然后去了后厨拣菜组,师兄们的慈悲和愿力深深影响了我,让我领悟到到底什么叫无我利他,什么叫愿力,什么叫慈悲。大家切下去的每一刀菜,都会发愿,希望吃到菜的人能够福慧增长,大家都感觉到自己是在为未来佛做饭,这样的饭菜又怎能不好吃呢?

  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去西园,当时最大的感受就是这里的饭菜为什么那么好吃?甚至觉得普通的素食,都可以吃出肉的味道,让人感觉心安、舒服、美味。一直想去探究后厨的秘密,想了解到底这样的饭菜里放了什么调料?真正去接触,走近后厨,才发现其实饭菜的调料没变,但是多了一味“菩提心”,这就是后厨的秘密吧。

  回到家以后,做饭的时候,我也学习发愿,愿对方吃到这个饭可以福慧增长,感觉自己真的在给菩萨做饭。对于当下每一个细微动作也多了一份觉察,不像以前动不动就会不小心划破了手。心安住了,做饭似乎也没有那么难了,而且自己更愿意去做事了。“众生”,家人不也正是众生的一部分嘛,在家服务好家人,也是一种修行。

  浴佛节那天,后厨的事情忙完了,去做了场地义工。以前总觉得场地义工看似很简单,就只是站在那里,可是自己却困惑,他们为什么态度可以一直那么好?为什么慈悲、尊重、微笑会由然而发?

  还记得前行会的时候,觉平师兄说“感受你的每个细胞都在微笑”。做场地义工引导参加浴佛节的信众的时候,因为人员较多,大家都想往前挤,能够尽快进入场地。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师兄们有条不紊的组织、引导,完全就是一个整体,彼此之间互相支持,带着慈悲心去做事,问题也迎刃而解。在楼梯口引导信众,我感受自己的每个细胞都在微笑,嘴角也不都自主上扬,心中默念佛号,心也就逐渐安住下来。合十、微笑面对每位菩萨,自己心中祥和的力量也逐步增强。那天的风有些大,有些菩萨来的有点晚,室内人员已满,大家都站在外面。

  这其中老年人居多,大约九点多,有的菩萨才赶到西园寺。看到老人身上背着背包,找到站立的位置以后,从包里翻了一会儿,啾了一口馒头塞到嘴里,暂时垫饥。想必老菩萨赶了很久的路吧,不知道是从多远的地方赶过来的。身着民族的盛装,站立的姿势有些拘谨,义工师兄慈悲的引导,一步步的往前走一点,老菩萨的拘谨也慢慢地放下来,脸上的微笑像花儿一样盛开。我对面的老菩萨已经八十多岁了,在外面站立了一个多小时,将近两个小时,依然保持着合十的姿势,口中默念“南无阿弥陀佛”。突然感受到其实这些信众都是菩萨,不是我在利他,而是他们在渡我。

  等待的过程,看着已经大觉堂内先来的菩萨们开始下去礼佛,站立的菩萨们也有些着急。我觉察到自己的凡夫心升起,如果我是正在等待的人,也会向他们一样,甚至会比他们还要着急。想到这里,心中多了一份理解与安住。然后随着多媒体传出的声音,开始默念佛号,也陆续有出家师父过来,一起默念佛号,整个场地逐渐地安住下来,加持的力量越来越强。原本有些着急的菩萨,也合十默念佛号,集体的“南无阿弥陀佛”佛号升起,尊严的氛围围绕全场……

  “义工,是最有意义的工作”,这句话我开始理解,也开始深深的认同。

  对于菩提心得意义:“菩提属于众生,若无众生,一切菩萨终不能成无上正觉”,法义上的这句话,也开始入心、产生认同。

  感恩这次的西园之行

  4、传灯,每日一善也都在朋友圈发布。最开始发布的时候,会选择自己觉得合适的,后来学习了传灯培训以后,开始每天都发。不时会受到朋友的留言“特别喜欢你每天发的这个”,经常自己以为不太合适的,发到朋友圈却常常点赞、关注的人尤其多。我也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凡夫心其实是多么的局限,是必须要跟着模式前行的。

  传灯方面,一直以来自己做的并不好。虽然过年期间给母亲下载了视频,妈妈也经常观看学习,可是自己的陪伴很少,妈妈有一次问我“你们这个学习自己学不行吗?”其实妈妈已经开始对于学佛这件事情有些好奇了,而我当时却只是表面性的回答,并没有真正感受妈妈的变化。最近经常是通过微信聊天,没有对于妈妈的状态多关心,也是自己没有做好。

  一直以来,总是认为自己表达不好,所以很少向他人主动讲佛法,对于这一点,尤其佩服班里哈奇师兄、道则师兄、道勇师兄和道心师兄,他们的表达能力、条理性真的很强,这一点需要向师兄们学习。学习本期法义的时候,我尝试去讲,去西园的路上,与旁边的旅客聊天,开始谈起佛法。对方年龄大约六七十左右,开始与之讲自己参加助念的感受,讲老年人读书会;给师兄送东西坐出租车,开始和司机聊学习佛法的变化,学习在生活中的运用。在给他人讲的过程中,能感觉到对方并不排斥,还逐渐升起兴趣,主动询问。只可惜自己当时忘记带佛学小册子,没有结缘出去。老年人那个是自己当时不好意思,突然低血糖,没有拿出来;司机那个是出门着急,没有带在身上。其实,还是“我执”在其中,以后出门要随身带着,随时准备结缘。

  回来以后,在知乎上回答问题,发现很多人对于学佛如何学不理解,尝试去给对方解答。在这个过程中,也发现自己对于法义的理解没办法全面、系统说出来,自己的修学不到位,前三步没有做到。

  5、以后应该怎么做?

  修学必须抓紧,紧靠两套模式。就像道勇师兄分享的一样:越是害怕越要去做。其实这也是破除我执的一个过程。观娜师兄、道匙师兄分享每日定课的感受,自己也要把定课、自修做起来,固定闻思法义,在修学的路上才能越走越稳。

  感恩班级师兄每位菩萨,每次共修都收获很多、内在的心灯也被点亮、加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