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施学处

  在没有学习到布施学处的时候,对于布施的概念是一种纯粹的施舍,强的帮助弱的,富有的帮助贫穷的。这只是一种道德上,良心上的善行,而没有上升到修行的层面。

  这一课导师从三方面来说明布施自性,差别以及生起之法来说明布施度。首先导师告诉我们,布施是一种善的心理,也是一种行为。修布施是发起施舍的思心所,及产生的身语行为。布施的关键是舍心。

  这一定义让我真正明白了布施的深度。我在布施时的心理是什么?仅仅只是布施这样的行为吗?看到路边有残疾人,我会丢些硬币,看到网上一些困难家庭的求助信息,我也会布施些。

  仔细观察这样的行为,其实所捐出去的这些钱财,是无关痛痒的,还没有触及自己的那一份“不舍”,因为所捐助的那些钱财对于自己的工资而已,只是非常小的一部分。这样做能破除我的悭贪吗?这些所谓的布施行为背后都有一个隐形的设定“在我可接受底线之内,我是可以布施的,超过底线我会舍不得的”,可是这个底线的设定是什么呢?是自己的标准还是导师所教我们的财富四分法呢?其实自己所做的不是是远远达不到四分法中的一分的。所以内在还是有很强大悭贪之心。

  而布施的圆满标准是没什么不愿意布施出去的,也没有众生是我们不愿意布施的,甚至连布施的果报都可以施设有情。所以真正把一切都可以布施给一切众生,这样的心理达到时才算达标。

  布施差别主要讲了出家众与在家众的不同布施方式,在家众侧重财施,出家众侧重法施,但是也要根据不同情况而定,布施的差别有法施,财施,无畏誓。在书院修学这三种布施都是具足的,而且我也时时刻刻被这些布施所关怀过。

  传灯的师兄把各种沙龙读书会办得有声有色,并给大众介绍三级修学的殊胜,给大家提供了一盏明灯,这是法施;进入书院修学,不论是教材还是辅助材料,早已有人给我们准备好这是财施;而慈善,家庭沙龙,疾病关怀,助念等一系列方式给遭遇违缘,信心动摇的菩提家人们给予精神的关怀,这是无畏布施。

  生起之法中首先导师告诉我们,悭贪是不善的心理,不论是菩萨还是二乘圣者都是需要彻底断除的,而菩萨行者所修习的布施不仅要破除悭贪,还要以慈悲心将所拥有的一切施设给众生的意愿。如果不遮止内心贪着,会使贪的力量越来越大,最终在贪心驱使下造作而行,而我们的色身也是刹那生灭的,如果利用者有垢的色身修学佛法就是变废为宝,所以我们的财富身体及修行获得的一切功德都是可以布施的。而这种心理需要思惟来获得,观修来强化,并落实到心相续之中。最后宗大师又告诉我们,修习布施时要与其他五度相结合,唯有这样才能圆满菩萨行。

  对照自己,生起布施的心并非是纯粹的利他,更多是想为自己发菩提心积累资粮,其实借着发菩提心这样一个借口去做布施时发心是纯正的吗?其实背后还有一个我,而布施达到圆满是连布施的功德都愿意布施出去的,只有真正生起了强大的利他心,才是在修菩提心,否则还是在用高尚的借口强化我执。如果我不去破除我执,解脱尚且谈不上,又如何谈利益一切众生呢?布施学处给予了我两个观修点,1.我要彻底破除我执,否则生命是无法解脱的,所以我要坚持行布施度2因为我和很多的苦难众生一样,在生死苦海中轮回,但我已经找到生命的目标和意义,所以我要去修习强化慈悲心,所以我要去行布施度,就像四无量心所说的一样,愿一切众生都能离苦得乐。

  虽然布施学处相对其他五度是容易些的,但是我深刻感受到起内涵之深,修行要破除的我执,要成就大悲。而布施到了圆满,就不会在执着五蕴色身,什么都可以布施的,而且也没有什么人不能布施的,所以布施是可以破除了我和我所,也是可以强化平等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