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死亡观】本课开始进入下士道的修学,学到“不念死的过患、念死的胜利、发何种念死心”,结合本课也观修下自己与死亡的关系。

  

  一、自己与死亡的亲密接触经历

  说到死亡,在自己的记忆中感觉很模糊,自己平时基本上是不会主动去思考死亡的,自己也比较避讳谈死亡,不过不愿意谈并不代表没有,仔细想想,我还是与死亡有过一些紧密接触的。说到亲密接触,我想我属于导师说的根器中偏中间的角色,就是必须死亡发生在自己亲朋或者自己身上才会有体会,所以在此也更多的以这个标准来进行说明。

  

  第一次亲密接触: 奶奶离去

  我想自己有记忆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死亡是初二时奶奶的离去,当时奶奶已经得病接近2年,是慢性糖尿病,奶奶在我成长的过程中一直照顾我,我和奶奶的关系很好,所以我一直觉得奶奶肯定会慢慢好起来的,哪怕奶奶后来不能走路,我仍然深深的这么认为。

  直到在我初二一天放学回家,碰到堂兄弟对自己说“奶奶走了”,我当时就完全傻了,什么走了?啥意思,完全不理解,或者完全不接受。

  之后在所有的出殡等过程中,我基本上也是这个态度,哭不出来,或者哭的很生硬,因为我原来从来没有接触过发生在自己亲人身上的死亡,也没有接受过任何这方面的教育,所以我不相信奶奶已经离去,我觉得这并不是真实的,所以自己真的有些哭不出来,哪怕村里有人说这个孩子怎么不哭啊等等。之后的几年我可能都没有很好的接纳这件事情,没有从心底接纳,我想这就是我第一次接触死亡的经历和态度吧。

  

  第二次亲密接触:高三的自己

  第二次较为亲密的接触死亡,我想是自己高三的时候,高中的整个氛围都很紧张,再加上自己很执著,不肯接纳自己的不足,给自己设置过高的目标,搞得自己特别的焦虑,最终到高三的时候各种头疼,甚至需要药物来进行缓解,而这种情绪问题比较严重的时候甚至药物都不能完全的压制,最终在这种自我折磨中开始失眠,甚至开始出现恍惚的情绪,甚至有一天凌晨听到闹钟的声音,感觉到生命的无力感,感觉自己有可能也会死去,虽然那个过程持续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仍然深深的吓到了自己,之后我开始思考如果我很快就要死了,那么我努力的意义何在?所谓的好成绩到底是什么价值?我现在的情绪问题到底是怎么产生的?为什么会一直那么难受?应该如何对治等等,在我高三的最后阶段,我在痛苦的情绪和头疼情况下开始思考这些问题,并开始了解和救护自己。

  我想这是我与死亡的第二次紧密接触,整体感受就是:突然的体验、不得不去面对、自救、思考人生的意义、考虑如何活着会更好。

  我想自己之后学心理学、接触禅修、接触三级修学都和这次经历都有直接和紧密的关系。这也是我所谓滚滚努力路途中的重重一击,让我开始停下来思考和领悟,而不是随着整个的“追逐大潮”向前狂奔。

  

  第三次亲密接触:不久的现在

  因为自己年龄等多种多样的原因,自己最亲的人基本都还健在,所以已经发生的对自己特别有触动的死亡经历主要是以上两件。

  不过死亡是一定的,不管我愿不愿意面对,我亲爱的爷爷、姥姥姥爷他们的平均年龄都已经超过了80多,都已经接近古稀之年,虽然他们目前还比较健康,但谁知道这天什么时候就会到来呢?

  记得去年春节回家的时候,我要给爷爷充电费,爷爷说别充太长时间的,说不定半年后会怎么样呢?我当时听到直接鼻子就酸了,强忍住没有哭出来,在这个过程中我感觉到自己和爷爷的无奈和对未知的恐惧。

  在那个时候我发现对于死亡我还是没有做好任何准备,仍然是不接纳死亡,不接纳亲朋的离去,还是选择回避,和我小的时候的感受很像。

  所以我之后有意识的去多接触助念、多接触慈善相关的项目,也尝试下载相关的佛学视频给爷爷看,我希望自己多一些能力去帮助爷爷,我们都需要多一些准备。对于死亡这次重大的考试,需要我现在就开始做准备,特别是通过修学佛法来提升自己的心行来做好准备,这个是基础。

  我想这将是我与死亡的第三次亲密接触,或者可能还会有其他无常的出现,对于这些我不能再选择逃避,哪怕面对这些很不舒服,不过我仍然需要去主动准备和直面它,而不是到时不得不去面对它。

  

  二、自己原来对死亡的态度及影响

  所以结合以上自己的经历和感悟,我总体对于死亡的态度基本就是: 回避、不面对、到了再说、想着太痛苦、不得不面对时茫然失措等,偏重于回避的态度,想着考虑这些事情太痛苦,还不如过好当下,想着怎么把日子过好,上更好的学校、找更好的工作,赚更多的钱,这些才是更为现实的。

  结果就拼命的努力学习、工作、积累,疯狂的追求抓取,搞得自己很辛苦,很狼狈,却并没有得到太多自己想要的,更没有得到很多快乐,感觉很紧张。

  而如果现在死亡突然发生在我的身上,我想哪怕自己现在还学着佛法,可能心行基础面对这些无常还是很懵的,可能仍然会无所适从。

  而且当我表面说着我会死,而内心不觉得自己会死的情况下,就会真的觉得现实的名利财富才是更直接的,才是看得到的,而且社会大家都是这样,也确实可以得到一些表面的好处,那么还是先获得这些再说吧,等这些有了再修学可能会更好呢。

  我想这个很多时候是真实的想法,就是在一种覆器和垢器的情况下去修学佛法,也不能精进用力,结果心行上就很难有大的改变,深入不了自己的心,面对事情,仍然会用过去凡夫的心行为主要标准、佛法为参考标准去做事情,而且会出现种种的纠结,觉得佛法放不下,财物也放不下,结果增加了更多的执著。

  就像导师说的,如果不能从凡夫心中走出来,是不可能和佛法相应的,而我此刻思维真的深以为然,而念死无常、念三恶道苦是帮助我从凡夫心中走出来的最好方法,我一定要多忆念思维,从凡夫心中不断抽离,有了这个心行基础,我才不会出现什么都纠结,什么都放不下的局面。

  因为如果三宝成为了我生命中唯一的标准,那么肯定就不会纠结,也不会那么没有力量,过去的纠结还是来自于凡夫心的强大存在,正念在他的面前非常的无力,这个时候想要改变心行就很困难,没有切实的体会和心行提升,只靠内心的呐喊助威,是不能持久的,所以一切以修学为根本,以观念、心态、生命品质的改变为根本。只有三宝的力量足够强大,才有可能自如面对凡夫心的内外呼应,才能不慌乱,勇猛向前。

  

  三、本课的正见及观修

  本课主要讲了不念死的过患、念死的利益及以怎样的心态来忆念死亡。

  &在我的理解总结中,不念死的过患可以以覆器、垢器、漏器三点来进行总结:

  1、覆器:当我不观修死亡就会认为我不会死,这样就会把现世的生存当做永远,当做实在,当做一种“常”,那么怀着这样的想法我就只会追求今生的利益,把所有的精力放在对今生名利的追求上,这样会爱—取—有,贪著今生所有名利,然后不断的抓取,不断的辛苦,陷入一个今生的努力循环中,不可自拔。这样的话整个人生就很辛苦,就如同当下的自己和社会上绝大多数人一样,这样的抓取什么样才是头啊?到底多少才会满足啊,人的欲望真的是无底洞,想想这样的自己,可能都会很辛苦的过完今生,这是一个层面;

  另外一个层面,当认为今生是不会结束的情况下,就不会为未来的危险做准备,因为今生还忙不过来,未来那么远的事情想它干嘛?所以这个时候就没有切实的求法之心,就不觉得自己需要学习佛法,没有欲得之心,那么这个时候自己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覆器,哪怕花费时间看法义,也是很难入心的;

  2、垢器:就算偶尔想到后世的利益,想要去修学佛法,仍然是怀着强大的凡夫心在修学,这个时候修学的佛法很可能是不清净的,很可能是有选择的修学,比如更看重如何得到今生利益的修学等等,这个过程中自己就是一个垢器,不能吸收清净的法,甚至会造作恶业。

  3、漏器:如果不念死,只怀着有空学一学的态度去学,那么力度肯定是有限的,时间上和心行上都很难保证,那么想要对治无始以来的凡夫心,基本是不可能的,从自己的修学感受上也有深刻的体会,如果不能发起精进之心,破釜沉舟的心,修学是很难是力度的,八步骤的前四步基本上都很难跨过去,观察调整很多时候都过不去,更别提安住强化了,没有心行的积累生命品质其实是很难发生切实改变的。

  4.今生苦

  在放不下今生的情况下,就会产生对结果的执着,不能接纳无常,不满足,这样会让今生过得很辛苦。

  总之就是今生的利益和未来的利益都没有得到。

  

  & 念死的利益可以用‘成为法器’、‘去除对今生的贪,获得自在’概述

  当真的可以念死就可以感受到今生所有的名利、亲情等都具有暂时的意义,他们很快就会离去,而且当我们面临死亡的挑战时,他们一点忙都帮不上,我们也带不走,只有修学佛法才能帮助我们应对死亡并获得长久的利益,这样就可以帮我们从凡夫心中抽离出来,开始真正的学习佛法来提升我们的生命品质,并升起精进如救头燃的心,只有这样我们才会成为一个法器,并可以从当下的抓取中解脱出来,平淡不纠结的去做当下世间的事情,反而会做的很好,而且不会有太多的情绪,这样不仅得到了今生当下的利益,还可以得到长远的利益。

  

  &应该以什么样的心来念死

  念死本身并不是目的,帮助我们更好的修学佛法才是目的,所以普通人怕死或者反正要死,该享受就享受吧这些心态都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应该要意念的是我们有一天总会死去,而且这一天离我并不遥远,我过去很多罪业还没有消除,善业也没有多少积累,那么当马上离去,我今生到底积累了什么,给自己生命带来了什么价值?这些辛苦得来的名利到底有多少价值?当面临死亡的挑战时我如何面对,面对新的轮回关口,我应该怎么把握我的生命方向?

  那么为了更好的做到这几点,我应该现在怎么做呢?那就需要修学佛法,止恶行善,为自己的死亡挑战和未来生命做好准备,让自己的今生过的更有意义。

  这种才是念死的主要目的。

  

  四、观修之后我的心行改变

  结合自己,自己虽然原来一直也在花费比较多的时间修学,但老是觉得心行的改变力度不够,前四步的观察调整都没能很好的做到位,或者调整之后的正念非常没有力量,碰到稍微大的对镜就不知道如何处理,修学有时候还会陷入到昏沉掉举中等等,中间也试图花费力气调整,也有了一定的改变,不过老感觉差一点,现在学了这一课,感受有了更深刻的答案,那就是虽然自己也学了一段时间,不过过去凡夫心的串习是如此强大,而且外界社会家庭等又有那么好的环境支持,想要从里面抽离出来真的是非常不容易,这需要有个过程。

  自己原来并没有真正的从凡夫心中走出来,还是以凡夫心为主来进行修学,只是凡夫心的比例有所下降而已,所以在凡夫心为主进行修学的过程中,自己就很难保证修学的纯度和力度,而且还有一定对凡夫心的强化,那么效果肯定是非常有限的。

  所以现在念死的修行就是帮助我从凡夫心中走出来,是专门应对这个目标的。

  把我的人生比喻成一个国家来说,原来的修行调整就相当于在一个昏庸的国王统治下,去推动改革,希望在这个基础上实现改变,这个过程有什么提升,需要经过国王的同意,那么可以真正推行的改革肯定是有限的,而且都是一些小的改革,所以整体提升有限。

  而现在关于死的观修,就是在告诉自己这个国王是不靠谱的,应该先把他换掉再去改变,这是最重要的,如果真的可以完成这一点,那么对于我人生王国的改变将是彻底的改变。

  而且经过最近几天的观修,自己就有了一些切实的从凡夫心中抽离的感受,放松了一些,修学也得力了很多,而且这种改变来的比较直接。

  通过本课观修,我开始从原来表面觉得自己会死,实际不觉得自己会死的状态开始转变为我真的会死的状态,而且有了片刻觉得自己可能随时会死的感受。

  在这个过程中感觉到自己从强大的执著中逐步开始抽离,虽然只是一个开始,但仍然有了不小的提升,所以观死无常真的是一个强大的观修法门,需要我每天不断的观修,而且对于接下来具体的观修法门我要多下一些力气,尽可能的加强观修,虽然很难一步到位,但仍然希望自己可以打下一个比较好的基础。

  另外平常还可以多观听心匙,让自己的内心注入一份关于死亡真实强大的力量,并不断强化!

  

  愿以此功德,普及于一切。我等与众生,普及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