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支供第五支随喜支分享

  

  第二遍道次第这周学到了随喜支。回顾自己对随喜支的践行,其实也是有着很多问题的。

  

  一、“面瘫症”。也就是在修随喜的时候会发现自己很多情况下是面无表情的。俗话说喜笑颜开,真正的欢喜会反应到表情上来。这说明什么呢?这反映了自己内心并不是真的喜悦,或者是喜悦的量没那么的强烈。

  

  二、随喜流于形式。当别人行善时,随喜的是发心?行为?还是效果?笼笼统统的加以随喜,随喜的具体点不注意观察,这体现自己对他人关心注意不够,不容易读懂对方,更不要说根据因缘加以进一步的随喜。每一样的心理都有相应的所缘境,什么样的所缘境会引发什么样的心理。所以,随喜的所缘境不清楚的话,在心理上的呈现也是模糊的,不容易有喜的感觉。真正的随喜也伴随着行动,对随喜不清楚的话,又如何在行动上模仿,追随呢?

  

  三、以什么样的心随喜。如果不留意的,也不容易加以调整。比如说世俗上看到别人行善,自己也能产生随喜的心,但究竟是什么用心呢?有可能会觉得这个人挺好的,助人为乐,热心公益等等,这样的随喜只停留在社会的道德标准,并没有体现出源于佛法的正见和发心。这样的随喜成就的也只是社会的道德标准,体现不出因发心层次,纯度不同,而超越行善者的功德的作用。

  

  四、随喜也不是很经常做得起来。

  

  师父开示,随喜是积累功德成本最低的法门,但随喜这么殊胜的利益却常常被忘记了。比如对一些小事情,觉得理所当然。对于与自己没有什么相关的人呢,关注不到,触动不了。对于熟悉的人,如果跟自己的想法不一致,就很不以为然,颇有微词。对跟自己差不多的人呢,可能有些时候会产生妒忌。种种的这些心理,妨碍了随喜的产生。

  

  所以,随喜虽然看起来简单,做起来却不容易呢。

  

  再学到这一课,体会又更加深刻。

  

  一、首先是随喜的对象。按照道次第,于五类有情一切善行都要随喜。当我们对别人的善心、善行生起随喜之心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跟对方的善心、善行,功德是相应的,事实上也在成就我们的善心善行。

  

  那么谁的功德最大?佛菩萨的功德最大。而且,因为功德差距太大,一般也不会产生妒忌之心,正所谓“常人于佛不易产生寻过之心”,是清净心。所以佛菩萨是我们最容易修,最应该修随喜的对象。所以,我们以清净心不断随喜佛菩萨的功德,那得成就多少功德啊。在行为上,我们要观察佛菩萨的功德,对此功德产生向往之心,并对佛菩萨的行愿加以礼赞。修皈依也是在修随喜。

  

  其次,我们还要随喜依止师。加行依止中之身口给侍,是随喜赞叹依止师。依止的要领是“随师喜当作”,自己乐于不断向模式靠拢,对他人践行模式产生欢喜,对模式的传承与传播生成欢喜,这是修依止,也是修随喜。带着随喜心去修依止,让我们能更好的依教奉行。

  

  

  

  二、其次、以什么样的心来随喜

  

  三宝歌有句歌词“衽席群生,功德莫能名”,佛菩萨对待众生的慈悲犹如独子,是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普贤行愿品是菩提心的无上观修,佛菩萨品质的临摹方法,所以,在用心上应该临摹佛菩萨的品质。

  

  微信上很流行晒娃,自己的小孩在成长过程中,即使他在尝试或者完成任何再小事情的时候,我们都会由衷的喜欢,想跟别人分享。对于他做得不好,我们也会鼓励,加以包容。转念一想,如果临摹佛菩萨的心行,把一切的众生都当成自己的孩子,我们不是也能产生这样的的感觉吗?众生做再小的善事,我都会感到欢喜。

  

  菩提心是想利益一切众生的愿望,这个利益有现前、究竟的利益。所以众生得到利益不正是我的心愿所在吗?别人在利他,不正是我想做的事情吗?而且都不需要我亲自去做。这不正应该感到欢喜和欣慰吗?妒忌心及因为方式、效果与自己设定有一点不大符合而产生嗔心,有百害而无一利,与我们对菩提心的追求也是背道而驰的。修随喜能够让我们对更多人产生好感,这种悦意慈也能为菩提心的生起产生良好条件。

  

  那么在随喜时,我们还要随喜别人有善根、福德、因缘,有机会得到究竟的利益。而非是世俗上的道德层面的随喜。

  

  这样我们对其他五类有情也能把随喜之心逐步修起来。

  

  三、此外,还要随喜自己。随喜自己拥有暇满人身。随喜自己能够自利利他。

  

  在实践随喜时,还要时时思维修随喜的利益和不修随喜的过患,逐步提升自己的心量,减少我执。心理决定行为,行为也会影响内心,这也提醒我要刻意去训练自己,保持微笑,当我们时常保持微笑,那么我会更容易的对众生产生随喜。

  

  净孩 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