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啊,我将尽未来际追随

  

  首先发心,为利益一切众生成就佛道依止我师修学佛法。

  

  我不知道我们曾经有过多少世的师徒关系,我更不知道我们师徒到底有多深的渊源。在这一生里,我曾沉浮尘世,毒尘滚滚,我听不到您声声呼唤。我着实无法忍受泥淖的紧裹和黑暗,我渴盼有一双手来将我拽出,哪怕拽出后,将我剁成肉酱,再塑一个我也行,只是要把我从那黑暗的泥淖里救出来。

  

  您来了,穿着半旧的灰袍,举着彻照夜空的灯,一脸的平和。

  您站在我面前,以一种铿锵果决的姿态,说:跟我走。一把将我拽出,看着满身污秽而又三毒侵骨的我,说:跟我走,我会治好你,我有灵丹妙药。

  我犹犹豫豫,光明如您,真能容纳得了我这满身尘圬的流浪儿?我战战惊惊,寂静如您,真能忍受得了我这浮躁不羁的无知儿?

  您恳切地说:跟我走,我找了你许久,孩子。

  您在找我?我是您遗失在黑暗里的孩子?!为什么,您找到我,您不欣喜若狂?为什么,您找到我,您不执手督教?为什么,您找到我,还要高举明灯?

  您不是一般的父亲,您的欣喜化作了无尽心灯,那通达真实的灯芯浸润在三藏十二部典籍的灯油里,慈悲地除去那一片片心空的黑暗。我不是唯一,但我却是一切,是一的一切,是从有到无的希望。您的欣喜在点点滴滴的甘露里,沁润心脾;您的欣喜在声声切切的乐音里,醒觉懵懂。

  您不是一般的老师,在嗷嗷待哺的众生面前,您殚精竭虑,研制出了三级修学套餐,还有十八字用餐轨则,更有那八步骤三种禅修的修学套路,每一个我,只要肯老实用餐,就不会饿得茫然;每一个我,只要肯按照套路修学,就如同您执手督教。每一个我,只要真诚地跟着您走,就会长成您的样子光明寂静。

  

  您现在找到了这一个我,可是还有无尽个我在蒙混中挣扎,在痛苦中呼喊:救我,救我!我师啊!我痛您则痛,我苦您则苦!您循声施救,您不知疲惫,不敢疲惫,生怕误了哪一个孩子回家的路。手中的灯始终熠熠光辉。您的步履,您的声音,您的心愿……

  

  吾师啊,您给了我灯火,照彻了我的心空。我要把心灯点燃,我要如您般高举明灯,痛着您的痛,爱着您的爱,走着您的路,讲着您的话,让无尽心灯照大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