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课:法义小结

  

  本期法义学习了三个内容,“佛教是纵欲还是禁欲?佛教重生还是重死?佛教自利还是利他?”

    世俗的观点认为(误解):第一、佛弟子给人的印象是“清心寡欲”,(认为是禁欲);第二、佛教强调“了生死”的理念和超度亡灵的经忏活动,给人一种重死胜于重生的印象;第三、看到很多出家人放弃世俗的责任去修行,认为他们是“自了汉”,只是为了自利。  

    对于这三个内容,通过修习,认识到:(正见)

  第一、 佛法主张不禁欲也不纵欲, 应“少欲知足”,提倡善法欲。从道德属性上看,欲望可分为善、恶、无记三类,既会成为犯罪的原动力,也会成为完善人格、追求高尚精神的动力,佛教称为善法欲,善法欲是走向解脱、成就觉醒的基础。佛教对欲望的态度,既反对纵欲,也不主张禁欲,而是要合理地对待欲望,减少物质性、本能性的欲望,主张少欲、知足、惜福。并鼓励不断发展自己的善法欲。

    第二、佛教既关注现实人生,也重视死后归宿。要明白人身难得,要活在当下,把握当下,要当下修行。按相应的方法修行,发展善法欲,不仅可以让我们在当下既能够体会到法的快乐(即:现法住乐),改善我们的生命(获得现世的利益),还(在未来)能够让我们更从容地面对死亡,把握生命走向(获得来世的利益)。

  第三、佛教是讲究利益、重视利益的,特别重视的是究竟的利益(自利还是利他?)。自利和利他不是对立而是统一的,自私无法自利,只有在利他中才能真正做到自利,不论是自利还是利他,都是需要究竟的智慧方可达成的。利他是最好的自利,自利可以利他,利他必然自利(关系)自利利他,普渡众生才是一种究竟的利益。

  

  17课法义小结

  本期法义学习了三个内容,“佛教徒是出世还是入世?多情还是无情?随缘还是进取?”

    世俗的观点认为(误解):社会上的人看到出家人放弃世俗的一切,会认为佛教徒是出世的、无情的、与世无争的。对于世间在这三方面对佛弟子的误解,通过修习,认识到:(正见)

  第一、 佛弟子不是消极厌世,而是超然出世,积极入世。

  导师首先对世界的概念进行了界定。从时空上来说,世界中的“世”是从时间上讲有过去、现在、未来三世;“界”是从空间上看,有东南西北上下等十方世界。从内容上来说,世界包括三界,即欲界、色界和无色界。在三界里又包含了六道,即天道、阿修罗道、人道、地狱道、饿鬼道、畜生道。我们人道属于欲界。我们人类通过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六时(色声香味触法)认识到世界,这决定了我们对世界的认知是非常有限的,而人们又只活在自己认识的世界里,这就造成凡夫对世界有着“贪着”和“厌离”(厌世)两种人生态度。其中,贪着表现为对自我和我所拥有的一切的执着和依赖,当无常的事实出现则带来烦恼与伤害。而厌离主要源于疲惫、际遇不顺、清高和看到世界的短暂和虚幻四种表现形式。而各种宗教对世界的态度都拥有出世的情怀。因此社会上认为佛教同样是厌世的。针对这一误解,导师从出家制度、出家原因等方面进行剖析,指出这一看法的片面性。因为佛教强调的出离心不同于厌世(厌离),其目标是追求解脱。尤其是大乘佛法,要对一切众生心生慈悲。既要通达有为法的虚幻,培养超然心态;又要以慈悲心积极利他,广修善行。所以,佛教既有出世的超然,又有慈悲的情怀。

  第二、多情乃佛心。人的认识中有“知情意”三个重要的要素,其中“情”就是指情感。佛教里将人类叫做有情,有情就是有情识,心里有情爱。情有物情、亲情、友情、爱情,以各类情感为核心,构建起人世间的整个生活常态。情爱在我们的轮回中,就是系缚。众生在轮回里面为无明所缚,爱结所系,流转生死,恒受苦恼,难以走出。必须超越烦恼我执,才能成就慈悲大爱。针对出家是否无情,导师指出:世俗情感是有染污的,以无明、贪著、我执为基础。而在智慧认识的基础上,来自信仰和恭敬的情感是没有染污的。作为佛弟子,我们要像佛菩萨那样,以慈悲关爱一切众生,所以叫多情乃佛心。

  第三、在随缘中进取。随缘不是随我,也不是被动无奈的随便,而是审时度势,看清各种因缘后做出的智慧选择。导师在第一部分(出世还是入世)中提到,我们一般人认识世界取决于我们的六根六识,而这样的认识是基于感觉、经验、需要、判断而来,因此对世界的认识是有限的,对世界的处理是不客观(对应自我、主观)的。只有任运“缘起法”,以“缘起无我”的智慧看世界,摆脱自我、主观的认识,客观地认识一切现象背后的真正的原因,才能目标清晰,方法正确。

  随缘是一种大智慧,随缘才能更好的进取。用缘起的智慧看世界,看人生,即可成就世间事业,也可认识生命真相,证得空性智慧,完成生命的觉醒与解脱

  六祖大师云:“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求菩提,恰如觅兔角”,认识到真正的佛教徒并不是离开世间,而是在出离心的基础上发菩提心,帮助一切众生走向觉醒,走向解脱,对众生充满了大慈大悲(大爱),同时又能以缘起的智慧看待一切,可以指引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以智慧不断升华、净化自己的情感,在正确观待缘起的前提下,积极进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