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目标,“愿为一滴杨枝水”

  —《发心求正觉,忘己济群生》修学分享二

  

  最近带亲友一起参加学佛沙龙“活着为什么?”。 “活着为什么”通俗的理解是“人生的目标是什么?”。沙龙分享时间,大家纷纷发言,总结下来是,每个人在人生不同阶段会因需求不同设立不同的人生目标。基本轨迹是先安身立命,再成家之业,然后为自己和家人的幸福辛苦工作或努力奋斗,到一定阶段,如果有一定积累以后,再考虑开始回馈社会,实现自我价值。一般来说,多数人谈到“无我利他”,感觉是挺高大上,是圣贤的品质和境界,非普通大众的精神境界可以企及。一般人不太会,也不太习惯在普通公众场合谈及或参与这样话题的讨论,原因大致有两方面,一是感觉不切实际,二是也容易让人落下玄谈虚伪的印象。对于多数人来说,达成个人幸福的人生目标即是生命全部意义之所在。在达成个人幸福的目标前,少有人会考虑或思考过:

  

  为什么我会觉得无我利他是高大上的,可望不可及的?

  为什么我不能和圣贤一样也高大上?问题在哪?圣贤和我有什么本质区别?

  普通人也可以成就圣贤般高大上的人生品质吗?

  我也能如圣贤做一两件乃至一些无我利他的事,但一生一直无我利他有难度,为什么?

  

  仔细审视世俗认可的人生目标路径,安身立命→成家立业→个人和家庭的小我幸福→实现自我价值的回馈社会,会发现,这个目标过程,从始至终,都有一个“我”字。似乎为“我”而活是天经地义、无可厚非,为自我而生活就是生命的全部意义。真的是这样吗?这样的思维路径,如果不具足相当的智慧,未经认真思维,大多数人包括学佛前的我都无一例外地认为,这样的逻辑,理所当然。理由很简单,一个人如果连自我都管理不好,谈何利他?

  学佛以后,或者说进入三级修学以后,这些问题的答案,逐渐由模糊变得清晰。首先,为什么认为无我利他是高大上,可望不可及?原因是错误的观念,以为只有自己幸福了,才能为别人谋利益,即先利已→再利他。学佛后树立了正见,认识到最究竟的利已=无我利他。学佛前认为自己不能和圣贤一样高大上,追根溯源在于无明、愚痴和没有智慧,也就是对利他和利己的定义及相互关系没有正确认识。学佛后,有了正确的观念,认识到“利他才是真正的利已”,认识到每个人都可以无我利他,每个人都可以成圣成贤。意识到西方文明的所谓“追求自我,追求个性解放”,以“我”为中心的价值观是经不起仔细推敲的。以“我”为核心的人生目标,无论是从开始的为个人、为家庭还是最终的为实现自我价值的回馈社会,最终成就的都只是“利己”和所谓的“有我的利他”。而“有我利他”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利他”。因为只要有二元对立,只要有“我”的存在,就不可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利他。真正的利他一定是“无我的”,利他=无我,有我一定就不是真正利他。这个至始至终的“有我”和“有我利他”,最后成就的只能是自我的重要感,优越感和主宰欲,对他人、社会乃至生存的这个世界、宇宙空间的价值有限,意义不大,所成办的利益也是有限的、短暂的、不长远的。认识到了“有我利他”,“为实现自我价值的利他”,本质还是利己,才会意识到这种观念会有什么不妥和过患,才会警惕和避免这种更隐蔽的我执可能给生命带来的危害。

  联系自我实际,为什么学佛前后有的无我利他心无法持久,尤其是学佛后即使生起了践行“无我利他”的愿心后,还是时时生厌烦心?经常是生起了“无我利他心”不久,又由于种种原因而消减、退失。思考后发现还是因为对“无我利他”认识不深。虽然相信“真正的利已=无我利他”,但信的不深,因为信的不深,所以一遇违缘,坚持的动力就不足,动摇的心也就应用而生。再细观,发现面对违缘而起的“厌烦心”实际就是信得还不足够深的心开始动摇,凡夫的那个“我”心又开始出来活动了。想到近代伟人的一句名言“一个人做一件好事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这里的“做好事”就是“无我利他”。所以更进一步,我认识到“无我利他”不难,难的是一辈子无我利他,是一个道心,一个信仰坚固与否的问题,说到底,还是一个智慧问题,即凡圣的根本区别之所在。理清这个思路,当下觉得生命的视野一下豁然开朗,怪不得俗话说“心底无私天地宽”,“无私”可不就是无我吗?心不宽就会有烦恼,烦恼为什么?为“我”!“我”不就是“有私”、“自私”吗?“我执”,“自我中心”不过是换了个比较客气或文雅的说法,本质就是“有私、自私”。因为有私,只看得到自己,天地可不就窄了吗?原来我们和圣贤的本质区别只在有私无私的观念和智慧。

  

   由人活着为什么,到人生目标,再到无我利他,不难得出无我利他是可以成就的最高尚的事业或最高尚的人生目标。那么

  

  如何成就这个最高尚的事业,最高的人生目标呢?

  如何做事?或者职业可以成为我们的人生目标吗?

  当今时代最有意义的事业或人生目标是什么?为什么?这个事业有希望吗?成就这个事业需要具备什么素质、做什么准备?

  我的人生目标是什么?从哪里做起?方法是什么?

  

  以上问题,通过思考,具体通过以下三个部分来说明:

  一、 什么是事业:

  纵视古圣先贤的人生历程,无一例外都以“厚德载物”的贤善人格为前提基础。因人格贤善,德行深厚而感召大众,一呼百应,成就事业。何故?无我利他故,厚德故。什么是“德”?简言之,即“道德”,帮助别人不求回报(利他),谓之“德”;帮助别人要求回报(利己),是“交易”。不求回报,为利他;要求回报,为利已。德之核心在利他。核心为利己与核心为利他的出发点不同,因不同,果自然不同。所以无我利他→故厚德载物→故成就事业(高尚的人生目标)。

  

  谈到事业,让我想起我的精神上师儒释道集大成者,南怀瑾先生的一篇文章《不跟着社会风气走,建立自己独立不倚的人格》,其中有几个与事业相关的问题:

  

  首先,什么是事业?

  职业等于事业吗?

  人格与独立是什么关系?学问与知识、职业、教育是什么关系?

  

  南师文章一开头就说到“这是一个好像最讲民主平等自由的时代,其实现在全世界的皇帝姓“钱”,都是钱做主,以钱来决定贵贱,没钱就没自由。没有真正独立不倚、卓尔不群的人格修养、学问修养,有的只是乱七八糟的所谓个性张扬和向钱看。”仔细思维当今时代的这个社会风气会发现所谓的“个性张扬”多半以“向钱看”为基础,其实质也是“向钱看”。我有钱,所以我可以个性张扬;我个性张扬,昭示我物质富足,足够有钱。因为足够有钱,进一步证明自我的存在感,彰显自我的重要感、优越感和主宰欲。真正学佛的人都知道,这完全是错误的观念。除此以外,真正学佛的人也清楚地认识到,从自我的存在感,到自我的重要感、优越感乃至主宰欲,不过是“我执”的强化和升级,与自然规律、宇宙法则完全背道而驰,后者的重要感、优越感、主宰欲比前者的自我存感离道更远。诚如导师所说,当今时代的社会大环境,人性更多显现的是恶的一面,因为凡夫都是“心随境转”,只有少数有智慧的人,才有“心能转境”的定力和能力逆所谓社会风气、潮流而动,无他,有智慧故。整个社会大环境对于善的弘扬是不利的,因为这样的大环境,所以在社会风气整体不佳的情况下,如果不够智慧,没有相应的福报,身边又缺乏善知识的引导,随波逐流,实在是唯一的选择。因为整个社会风气的严重问题,价值观颠倒成为一个社会问题。由社会风气,到个人的价值观,具体到每件事的是与非,善与恶,及其它相关人生价值,生命真相的概念都出现了模糊、错解甚至是颠倒的现象。因为模糊、颠倒,所以迷茫,因为迷茫进而不知如何选择或导致错误的取舍,人生因此错漏不止,荒谬不断,个人的生命品质更是无从谈起。总结南师在有关《社会风气》”一文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几个问题,归纳总结并反思如下:

  1. “人格与独立”:

  1) 没有人格不可能独立:班固云,“夫唯大雅,卓尔不群”。“只有真正有文化、有思想的人,才能独自站起来,不跟着社会风气走,自己建立一个独立的人格”。没有文化和思想,即人格,不可能独立,更谈不上什么“卓尔不群”。” “仗剑需交天下士,黄金多买百城书。”多交天下朋友,多交有知识、有学问、有道德的朋友;有钱了,要多买书,多读读。“人格”、“道德”是重点!

  2) 独立指人格独立,经济独立≠人格独立。物质上再富足也无法抵消精神的贫瘠,一味追求物质财富最终只能成就烦恼和痛苦。一个精神上不富足的人,不可能拥有圆满的人格,更无可能成就真正的人格独立。南师关于“不跟着社会风气走,建立自己独立不倚的人格”中的谈及的“独立”是指人格的独立,而非物质层面的经济独立。

  反思:“独立”,首先是人格的独立,而非经济的独立。经济独立与人格独立是两码事。

  

  2. “事业和职业”

  1) 事业的定义:“中国文化,事业的定义,出在孔子著的《易经系传》的‘举而措之天下之民,谓之事业。’ 一个人一辈子,做一件事情对社会大众有贡献,对国家民族,对整个的社会,都是一种贡献,这才算是事业。”

  2) 职业的定义:“现在大家动不动称事业,其实都是职业。事业是要对全社会真正有贡献的,不是口说为社会,实际是为饭碗考虑的职业。为利他,是事业;为饭碗、为谋生、为利已,是职业。”

  3) 敬业的基础是人格: “敬业就是好好学习学问,好好学习做一个人,学习人文,养成人格,再学习谋生技术,对学习、对行为、对工作要有诚恳敬重之心。”学习学问学做人,成就人格在先,之后才是学习谋生技能。圆满的人格就是利他无我之心。

  反思:事业和职业根本是两回事,一个为利他,一个为利已。但无论事业还是职业,都以人格为基础。没有人格,谈不上敬业,不可能真正做好一份职业,更谈不上事业。

  

  3. “学问与知识”

  1) 什么是学问?网上百度的词语解释是“学习或询问(知识或技能等);知识;正确反映客观事物的系统知识等”。但显然不是一种标准的定义。关于学问,相关的名言有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曹雪芹

  做学问,要耐得住寂寞和清贫,要有平和的心态;不要急于求成,更不要为名利所累。——周海中

  做学问的功夫,是细嚼慢咽的功夫。好比吃饭一样,要嚼得烂,方好消化,才会对人体有益。——陶铸

    

  以上说的都有道理,但似乎都不是最完整、准确、透彻。关于“学问”的正解,想到南师述著《论语别裁》关于“什么是学问”的解释,是从大家都知道的三句话“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说起的。对这三句话的解释,一般认为是,学习而能够经常地温习,不也是很高兴的吗?有朋友远道而来,不也是很快乐的吗?别人不了解我而我并不生气,不也是君子的行为吗?但这是不对的。

  对这句话的重新理解,南师说,首先要知道什么是“学问”。“普通一般的说法,‘读书就是学问’,错了。学问在儒家的思想上,不是文学,文章好,是这个人的文章好;知识渊博,是这个人的知识渊博;至于学问,哪怕不认识一个字,也可能有学问———作人好,做事对,绝对的好,绝对的对,这就是学问。”

  “学而时习之”说的是学问的来源。学问不是文学,也不是知识,学问是从人生经验上来,做人做事上去体会的。这个修养不只是在书本上念,随时随地的生活都是我们的书本,都是我们的教育。所以学问的道理就是随时随地要有思想,随时随地要见习,随时随地要有体验,随时随地要能够反省,这就是学问。开始做反省也不容易,但慢慢有了进步,自有会心的兴趣,就会“不亦说乎”而高兴了。所以,这是学问的宗旨,随时注重“时”和“习”,要随时随地学习,不是我们今天来读书就叫做学问,不读书就不叫做学问,这不是本意。

  后面两句说的是做学问的态度。“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说的是知己之难得。如孔子的学问,是500后以后到汉武帝的时候才兴起,才抬头。这500年是非常寂寞的,所以中国有句老话:“人生得一知己,死而无憾。”孔子说这句话告诉人们不要怕没有人知道,慢慢就有人了解你了。这样就明白接下来孔子说“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是说做学问的人,乃至一辈子没有人了解,也不愠。人如果做到了为学问而学问,即“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该做的就做,不该做的杀头也不干,所谓“仁人所至,义所当然”,牺牲自己也做,为世为人就做了,为别的就不来。因为学问而学问,就准备着一生寂寞,人如果真正做到了为了学问而学问,就能够不怨天,不尤人。而是反问自己,为什么我站不起来?是自己的学问、修养、做法种种的问题。

  2) 知识:有关知识,至今也没有一个统一而明确的界定。网上百度的解释有二:

  A. 解释一,知识是人类的认识成果,(因为是人类的认识成果,故而有局限,只说明是目前所知,人所知,不代表动物或其它维度空间的生命形态所知,更无法证明是真理。人类无始以来执无为有,执无常为有常就是有力的证明。结论,认识成果≠真理),来自社会实践。其初级形态是经验知识,高级形态是系统科学理论。按其获得方式可区分为直接知识和间接知识。按其内容可分为自然科学知识、社会科学知识和思维科学知识。(科学目前只包括了人以外的自然,社会科学,但却没有关于人自身身心灵方面的研究,或者说,对人类自身的探索科学要远远落后于对人类自身以外物质世界的认识,所以科学的认识也是有局限的,即科学≠真理)

  B. 解释二,知识是符合文明方向的,人类对物质世界以及精神世界探索的结果总和(因为是探索的总和,表明仍在探索中,所有的结论是目前以为的正确,不代表永恒或究竟层面的正确,同样,探索结果的总和≠真理)。与学问一词类似,知识,有一个经典的定义来自于柏拉图:一条陈述能称得上是知识必须满足三个条件,它一定是被验证过的,正确的,而且是被人们相信的,这也是科学与非科学的区分标准 (同前,科学≠真理)。

  反思:

  1) 学问≠学知识,有文化≠有学问,有文凭≠有学问,没读过书≠没学问。

  2) 学问=圆满的人格。为他人着想,无我利他=人生最高的学问。

  3) “学问”实在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如果没有充分的思想态度,没有“无我”的准备,和“利他”的情怀,没有人格,是不配谈“学问”二字。

  4) 将“学问”与“知识”划等号,与将“事业”与“职业”划等号,本质是一样的无明和愚痴。

  

  4. 教育与学问

  1) 教育的顺序:家教最重要,其次是社会教育,最后才是学校教育。

  2) 教育=学问,教育≠职业:

  A. 教育最根本的,是教授做人的学问,不是谋生的技能。

  a) 古代教育的目标“敬业乐群”的前提是好好学习做一个人,养成人格的基础上再谈其他。中国几千年教育的目的,不是为了谋生,是教我们作一个人。

  b) 当今社会以就业为导向的教育目标、教育体制,不是教育行为,是商业行为!

  B. 职业≠学问:以老师为职业

  a) 职业只是谋生的技能,做什么都可以;老师,为人师表是第一要义!

  b) 职业和学问是分开的。职业技能可以速成,以阶段计;学问是一生的事,不可以速成。

  反思:教育是教授做人的学问为根本,教育=教授做人学问的事业。相应地,为人师表,良好的品行是最根本的!当今社会最大的问题,早已无关物质,是教育,是人心,是做人的学问!

  

  小结:以上所有相关问题,没有一样不涉及人格,不以人格即做人的学问为前提、基础。更不要说国之根本的教育,显而易见,道德重建,“做人学问的教育”不权是教界(僧格),也是社会(人格)的当务之急!

  

  二、 当今时代,最有意义的事业是什么?为什么?这个事业有希望吗?成就这个事业需要的素质和准备?

  1. 最有意义的事业:学问教育的事业。因为学问教育,事关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学校、整个社会。教育,国之根本,“国之兴亡,匹夫有责!”

  2. 学问教育是希望事业:因为世界的真相是因缘因果的缘起法,一切的存在都是一切条件的暂时组合,没有恒常不变的事物。当下社会风气人性多显恶,也只是阶段性的显现。人性亦是缘起法、生灭法,处于不断变化中。故学问教育事业是社会、世界希望之所在,这个社会、世界乃至每一个生命都是有希望的。

  3. 需要具备的资格:

  1) 完善的人格品行 - 五戒十善,深信因果

  2) 根本要素:正知正见 - 通达佛法要理(因缘因果、无我、无常)及传统文化精髓

  3) 有清净传承的具格善知识 -古今圣贤,高僧大德,导师

  4) 愿心 - 愿心大于业力, 再难也要做,来不来得及也要做

  4. 准备:

  1) 耐得住寂寞和清贫:做学问,要耐得住寂寞和清贫,要有平和的心态;不要急于求成,更不要为名利所累。——周海中

  2) 不急功近利:做学问的功夫,是细嚼慢咽的功夫。好比吃饭一样,要嚼得烂,方好消化,才会对人体有益。——陶铸

  3) 无我利他

  思考:无我利他是成就一切的根本!我要做一颗“清珠投入浊水,浊水不得不清”的清珠。

  

  三、 我的人生目标是什么?从哪里开始?方法是什么?

  1. 以古圣先贤(远如孔子,近如南师,当下如师父)等善知识为榜样,以慈悲的态度积极入世,认真做人做事,以不著世间的正见智慧为处世指南,修养“处世间如虚空,如莲花不著水”般淡定从容的品格,成就智悲双运的人生。

  2. 前半生为职业,后半生为事业。以“愿为一滴杨枝水”的发心,投身无我利他为核心的传统文教及人生佛教事业中。

  3. 起点和方法:以三级修学两套模式,修学模式和义工模式为起点,以无我利他为方法,与所有同修同愿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