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我们学习了《人生佛教在当代的弘扬》,首先讲到社会大众接受佛教的最大障碍是对佛教的无知和误解,这一方面和大家长期以来所接受的教育有关,但同时也反映了佛教弘扬力度的不足。谈到了在教界佛教存在的误区现象比较突出的有四点,是鬼神化,来世化,哲理化和学术化。并提出人生佛教的理念正是针对这几种流弊提出的,使佛法回归其原有的人本精神,为社会大众提供健康的人生观及生活方式。又说到人生佛教是对原始佛教的回归,佛教的立足点是人本的,就是说要重视当下生命的改善,把握住当下。说到现世乐和来世乐的关系,导师说现世乐以来世乐为参照,只有将两者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才能使我们在现实的当下法喜充满,同时给人生带来无尽利益。人生佛教虽定位于现实人生,但是它的内涵远不止于此。首先人生佛教是以解决现实人生的一切问题为依归,其次,说明了做人与成佛的关系,我们应以佛陀为榜样,克服自身的众多缺点,达到人格的圆满和完善,第三,佛是由人修成的,因而,人生佛教涵盖了由人到佛的整个修行过程。又谈到当前佛教发展要处理好“学术与信仰,出世与入世,内修与外弘”三个问题,过分强调学术,往往会造成信仰的淡化,得了学位却丢了果位,而在修行和境界都未能达到相当程度之时就积极入世,也容易被五欲六尘所淹没,使菩提心被名利心取而代之,内修与外弘也是同样,一些修行具有相当成就的前辈高僧尚且会因事务缠身而影响到自身修行,何况我们现在的人。接着谈到佛法的弘扬是要走向现代化,需要契合众生根基和时代要求。除了立足于契理契机的根本宗旨,还应注重对传统的继承和发扬。但需要对传统有正确的认识,以此选择我们所应继承和发扬的部分。又讲到佛教现代化面临的首要问题是文献整理,并提到学术只是一种工具和方法,如果以学术规范来处理所有的问题,佛教将只剩下属于文化的这一部分。又提到明白寺院的基本职能,自然就能认识到寺院的过分商业化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说到了佛学院的教育课程设置面太广,未能对某个宗派或经论有深入了解,另一方面,佛学院基本局限于知识的传授,缺乏对学员弘法能力的培养,再者从佛教界的大环境来说,弘法的气候也没有形成,所以能够走上社会弘法的法师寥寥无几。接着谈到作为一个从事弘法事务的法师来说,能对一个问题有正确无误的认识,就有资格来弘扬这个问题,能够遵守基本的戒律并有心实践佛法,以此作为自己的人生追求和奋斗目标,就可以弘法了,谈到在家居士,导师说能够切实奉行五戒十善如法生活,就能影响并教化周围的人。谈到佛法在当代世界的影响力问题时,导师说一方面要促进传统文化的恢复,一方面要通过相关活动的开展弘扬佛法,在被问到“做空花佛事,水月道场”时,导师说这是一个从事弘法的法师应该具备的认识和境界,并谈到了性空见,阐述了正因为菩萨不住于度化众生的相,才能对所有人发起平等的同体大悲,积极从事度化众生的事业。这是本期法义的内容,接下来我来谈谈我的心得。导师说到他弘法的经历,他是本着随缘弘法的态度,有人请就尽量去,没人请就呆在山上读书教学,又说这样的随缘并没有排斥主观的努力,当客观条件具备时就好好去做,当客观条件不具备时就培养主观条件,也就是提高自己的素质。说到了主观努力和客观条件的关系,有句话叫做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现在的人往往有了准备却没有机会的出现而心情沮丧失落,有的人有了机会却没有自己本身的素养来接住这个机会,而悔恨懊恼。联系到我自己,当了一段时间的文宣班委了,这也可以说是个很好的机遇了,我却是没有这个准备,这些准备是在哪些方面呢,在来书院之前一大段时间的在家,没有出去工作,感觉自己有点脱了节,而且反应也比别人慢半拍,待人接物也不够理想,所以沟通能力不行,感觉自己就这么像一潭死水地这么呆着不好,但是习惯已经养成,自从当了文宣班委对自己不自信,一遇到一些困难就不能迎难而上,不知道怎么去沟通去待人接物,时间一久养成的不好的习惯又出来了,浪费时间蹉跎时光的性格又冒出来了,不知道怎么管理自己的时间,做不好家里的事情,修学也跟不上,别说做文宣班委了。当看到导师说,在学佛过程中愿力非常重要这句话时,我试问自己我有没有这个愿力,不说发菩提心,就说为班级服务的愿力,做上文宣班委时是有的,特别是那天培训时说到班委是担负着全班这个集体成员的法身慧命时,我有点被震动到了,感觉不能这么下去。但是离开培训几天又恢复到老样子,我感觉我是被不好的习惯绑架了,而且绑得牢牢的,它好像对我说你必须听我的,我就像一个乖乖的奴隶。我觉得如果我要做好这个班委,冲破这个枷锁是必须的,记得在来书院之前,参加学佛沙龙,我问桌长,怎么才能克服拖延症,她说你来菩提书院就会知道了。我对她说是不是有什么强制措施啊?她说不是的。我现在想愿力应该是这个冲破陋习的动力,八步骤是慢慢撬动那块像巨石一样压在我身上的陋习最好的工具,我在这里发愿,不再做以前的自己,用心做好文宣班委,相信愿力能改变一切,最起码要做个说话算话的人,不打诳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