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学“念死无常”后有感

  一直以来,我很少去思惟“死”和“无常”。虽然我完全认同无常的存在,对“人之必死且死期不定”也有理性认知,但其实自己还是处于典型的凡夫心态中。因为我“今天”没有死,“今天”又没有死,所以总认为“明天”我也不会死,死离我还远着呢,我还有很多个“明天”,正所谓“余生漫长,不必慌张”。即便偶尔见到身边有死亡和无常发生,我也冷漠地认为,那是别人的事,和我无关。偶尔也会伤感、会叹息,然后呢?我的日子仍旧波澜不惊地继续......不念死的种种过患,在我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比之法义中描述的状态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本论为何在共下士道修心次第之初,便重点强调“念死无常”?为何从“不念死的过患、念死的胜利”正反两个方面,告诉修学者,要用正确的发心去观修无常,且应将此观修贯穿整个三士道的修行?为什么?因为我们还是凡夫,我们在无明的障蔽下,或有意逃避;或心存侥幸;或自欺欺人,我们不愿意去想,死亡和无常会不会随时到来将我带走?真到那一刻来临之时,凡夫心态下的“我”,我该怎么办?试想,面临死亡的那一刻,作为凡夫的“我”,心里想的,无非就是“我就要离开这个美好的世界了,我多么舍不得啊”;或者是“我就要死了,可我这一生还有那么多想做没来得及去做的事,多么遗憾啊”;又或者是“我这辈子犯了好多错,有些错误是多么令人懊悔啊,可惜人生不能重来啊”,并且“我”的内心对死亡一定是充满了未知的恐惧!面临死亡的那一刻,我什么都做不了了,我无法把握未来生命的去向,我不知道我将去到哪里,等待我的将是什么,这就是凡夫心状态下的“我”的状况。

  看一看现在的我,作为一名佛弟子的我,死亡还没有将我带走,我有缘得遇善知识,我有幸听闻佛法,多么殊胜难得!师父教导我们,应好好利用这难得的暇满人身,去精进修学,去持戒修善,唯有这样,才能在临命终时,一心不乱,不因恶业牵引堕入恶趣。现在的我,若能抓住这个机会就可以改变自己未来生命的走向,获得解脱轮回的究竟自在。可我,我又做了些什么呢?我没有珍惜这稀有难得的机缘和福报,将珍贵的暇满人身浪费在“过日子”上,甘愿让自己整日沉浮于凡夫心中,我心心念念想的都是如何获得现世安乐,我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皈依、会学佛。

  同喜一年,学到的正知正见,说起来可以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什么“世界唯心造”啊,什么“一切都是因缘和合的假象、都是虚妄”啊,什么“万般带不走,唯有业随身”啊......然而,这些正知正见并没有真正落实到心行上,明白和做到,完全是两码事,修学和生活完全是脱节的。过起自己的小日子来,这些正见全被抛诸脑后。“今天做点什么好吃的呢? 嗯,等下找个谁陪我去逛逛街吧! 唉,今天真倒霉,诸事不顺,还遇到那么个讨厌鬼......” 瞧,这些都是日常我脑子里闪现的念头,全都是贪嗔痴,佛法呢?在哪里?

  正当我在无明的念头中打滚还浑然不觉时,师父的声音仿若一道惊雷将我打醒:“道青啊,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脑子里时时刻刻装的都是这些个念头,到死亡来临的那一天,你会去到哪里啊?” 我茫然了......是啊,我会去到哪里啊? 我是深信三世因果和六道轮回的,我是知道三恶道众生有多苦、轮回有多苦的,我是明白唯有佛法才能自救的。可现在的我,却倒在无明的糖衣炮弹之下!试想,当我真的因恶业牵引堕入恶趣时、当我真的身处恶趣受极大苦时,我该怎么办?是不是到了那个时候,我才会哭着喊着说:“师父,救救我吧,我要开始念佛、念法、念僧,只要我能脱离恶趣,我一定会精进修学佛法的”......可真的到了那个时候,这一切哭喊有用吗?学佛,不是和佛菩萨做交易!不是等到身陷困境无法解脱时才想起唯有佛法可以救自己。真的到那个时候,你失去了暇满人身、失去了闻法修学的资格,即便你想做交易,你都没有资本!

  念头一转,我仿佛看到了我的前生:曾经某一世,也许我是一头猪,在泥地里刨食时,听到有人说:“唉!我辈长劫以来皆处于恶趣,实乃可悲可怜啊!”可惜我听不懂,我只是望着土里露出的一截萝卜快乐地哼哼唧唧。曾经某一世,也许我际遇稍好,托生为天人,却为无瑕之身,我不能修法,只能待寿命终了时重堕轮回。曾经某一世,也许我就是小学课本里描述的那只寒号鸟,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时候,我一遍又一遍对自己说:“哆啰啰,哆啰啰,寒风冻死我,明天就垒窝”。可第二天,天晴了,风住了,我立刻忘记了前一夜的痛苦,垒窝什么的,还是以后再说吧!于是,终于有一晚,我被冻死在风雪中。曾经某一世,我不知道是怎样的机缘,得闻一声佛号、一句偈语,我顿时了悟,唯有佛法可以救自己,于是我拼命将这个意识保存在我的阿赖耶识中,并祈求在以后的某一世我能得到一次宝贵的堪修之身、获得一个闻法修学的契机......不知道多少生多少世之后,得上苍垂怜,这一世,我的愿望得以实现了,可我却忘记了一切:我忘记了曾经在轮回中的生不如死,忘记了曾经许下的愿望,忘记了暇满人身的易失难得,更忘记了唯有修学才能让自己解脱轮回。我什么都忘记了,只记得和贪嗔痴做游戏,虚掷人生。这时候,我仿佛又听见师父的声音,师父说:“道青啊,你忘记了你发愿学佛的初心,忘记了你修学佛法的因缘,师父帮助你回忆一下吧!如果你仍旧这样下去,你知道将来等待你的会是什么吗?你好好想一想,想清楚,告诉自己,你该怎样做!”

  沉默许久,我终于说道:“师父,我想明白了,我该怎么做!我应该将现世生命中的每一天,真正当作是生命的最后一天来度过,我应该让佛法成为我生命的主导而非点缀,我应该让修学成为我生活的常态而非偶尔,我应该时刻警惕死神的虎视眈眈伺机而动、抓紧时间修学,我应该真心舍弃今生的享乐和所谓的幸福,我应该心存感恩珍惜善缘,我应该为我未来的生命负责、做我应该做的事。师父,我还想帮助我身边的人们,走出俗世的痛苦,脱离轮回的痛苦,走向解脱之路!师父,我将正视自己的优缺点,直面自己的内心深处,真诚并残忍地剖析自己的心,把其中属于凡夫和无明的那部分连根拔起并完全摒弃,也许这样做会让我的心鲜血淋漓支离破碎,可这些痛,和三恶趣的痛苦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我应该勇敢且毫无畏惧,我应该精进而毫不懈怠,为了获得究竟解脱,我必须从现在、从当下就开始改变!”

  每天深夜临睡前、每日清晨起床时,我都要提醒自己:死神今天没有来,但它随时可能来,我没有时间可以浪费,我要精进修学!每时每刻,当凡夫心抬头想做主导时,当不善的念头要生起时,我心里要警铃大作,立即用出离心将其对治,用善的念头将其取代。对无常的观修,要时刻做永不停歇、日日月月年年循环不断,直至将其融入我的生命!到那时,我可以想见,会有一个全新的道青,她出离了贪嗔痴,她发起了真实无伪之菩提心,她圆满了生命品质......在面对师父的时候,她能心无愧疚地对师父顶礼膜拜,发自肺腑地说一声:“师父,感恩您!”

  师兄们,请监督我、鞭策我吧!牢记:“当知: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当思:得此贤妙身,何令其无果?当做:持戒修善,励力不怠!”

  以此共勉!阿弥陀佛!道青感恩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