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与慧随学一分不能成佛【上】法义梳理及心得

  因为本课属于入菩萨行的第一课,所以先简单的串下自己理解的这个章节的脉络,这样有利于整体去理解每一课的内容。

  本章逻辑框架思考:

  1、关于本章的心行站点

  通过上一章的学习,我们发起了愿菩提心,但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只是初发心菩萨,要想真正的成就佛果,还需要进一步学习菩萨学处,之后受菩萨戒。在六度万行中不断的圆满菩提心的广度、纯度、深度,乃至最终证得大慈悲、大智慧,成就无上佛果,这是必须要经历的过程。

  所以这一章就是属于劝请入菩萨行的章节,在道次第的设置里面属于【学习菩萨学处】,学习之后心行有一定基础了可以再受菩萨戒。

  2、关于本章的引导逻辑

  关于具体的心理引导逻辑,我大体把本章分成几部分:

  ①劝请入菩萨行:总说菩萨行的必要性

  ②论证“方便与慧随学一分不能成佛”的道理

  这个是大乘佛法的根本论点,是六度四摄的理论基础,也是接下来修学的基础,是非常重要的。

  在课程的设置上,现在是分成了两课来进行学习。

  【课程上: 提出论点并初步论证】

  这一课首先正式提出这个论点,说明了论点的大体内涵及提出缘起等。

  接着从两大层面进行了初步论证:从成佛修行的方法论【目标明确、方法正确、方法完整】角度来论证;通过驳斥两种错误观点来进行论证。

  通过以上论证,初步说明:方便与慧随学一分不能成佛。

  【课程下:进一步展开论证】

  这一课属于进一步的论证,通过大量的经论来论证方便与慧随学一分不能成佛的道理,并针对当时常见的错误观点进行了驳斥【驳斥的过程也是论证的过程】。

  总之通过这两课详细的论证,可以让我们对“方便与慧随学一分不能成佛”的大乘根本论点形成强烈的信解,这个基础是接下来学习的前提。

  ③依方便与慧建立六度,成就悲智品质的原理

  既然方便与慧都不可或缺,那么应该如何具足方便与慧,圆满悲智呢?

  这需要具体的方法落地,而六度就是最好的实践方法。

  在这部分法义中总体说明了六度的安立原理和次第,说明了为什么六度可以圆满的实现方便与慧,成就佛菩萨的品质,详细说明了背后的原理。

  并进而说明了六度的施设次第,比如前者是引生后者的因缘,前易后难等。

  ④广说六度菩萨行:按照每一度展开说明

  在前面基础上针对每一度展开说明,说明每一度的心行特征是什么?有什么分类?具体如何升起等问题。

  除了这些,也对利他的四摄进行了简要补充说明。

  最后有一个关于如何座上座下修习六度四摄的说明。

  在座上要止观轮番修:止和观、精进、谛察法忍。

  在座下要智慧观照:前三度及部分定慧、精进、耐怨害忍及精进苦忍等。

  通过以上几个部分的学习,可以让我们对六度菩萨行有个较为全面的认知和落实。

  本课法义梳理:

  本课属于入菩萨行这一章的第一课,主要分成两大部分的内容:

  ①劝请入菩萨行:总说菩萨行的必要性

  不修菩萨行则不能成佛、修菩萨行才能调伏自他

  ②提出和初步论证“方便与慧随学一分不能成佛”的道理

  说明论点的详细内涵及提出背景、从两大角度初步论证这个观点。

  这是本课的两种心行目标,下一课也属于这一课的延伸,进一步论证“方便与慧随学一分不能成佛”。

  以下做展开说明:

  一、劝请入菩萨行:说明菩萨行的必要行

  1、不修菩萨行则不能成佛【侧重自利】

  彻底舍弃凡夫心,才能圆满菩提心。而这需要菩萨行来完成,菩萨学处的意义就在于帮助我们克服在修菩提心的过程中所夹杂的各种凡夫心,比如通过布施,可以克服悭贪、吝啬;通过持戒可以对治放逸的心;通过忍辱可以帮助我们战胜嗔恨心。

  2、修菩萨行才能调伏自他【侧重利他】

  修布施、持戒、忍辱等加行是调伏自己、利益他人的最重要方便。

  &备注:

  受菩萨戒一定要建立在发菩提心的基础上,否则就成了没有慈悲心的菩萨,这种菩萨很多;

  一般需要先受菩提心,再学菩萨戒,再受菩萨戒。菩萨戒是可以先学的,这和声闻戒不同。

  二、提出和初步论证:方便与慧随学一分不能成佛

  A: 提出论点

  ①方便与慧随学一分不能成佛: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论题,是代表着大乘佛法修行的一个非常根本的论点!

  ②与六度的匹配:

  前五度是方便: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第六度智慧是慧

  备注:事实上分别也可以理解为是一种方便,分别是进入无分别慧的一种方便。有分别的用心是进入无分别、没有造作用心的一种方便。道次第需要进行分别观察修的内容都可以算是进入无分别的方便修法,比如下中士道的内容都可以算是方便,这是另外一个视角。通过闻思修的分别方便为最终进入无分别的空性慧做准备,这种次第对于绝大多数人是必需的。一般人是很难进入无分别,直接进入空性慧的。

  ③两种错误:方便与慧,随学一分

  ①只重视方便,只做世间利他事,不重视空性智慧

  ②只重视空性智慧,不重视利他的方便行

  这两种都是片面的,都是不能真正成佛的

  ④提出这个论点的缘起

  a: 土蕃时期,当时有一个禅宗的和尚:摩诃衍到藏地弘扬禅宗。他直接提出了如何契入空性,直接提倡从无分别入手,从没有造作的用心入手,不重视闻思经教的分别基础,也不重视修布施这些方便行。当时在藏地影响特别大,虽然后来和莲花戒大师辩论失败离开藏地,但这种思想至今仍然影响特别大【比如宁玛的大圆满等】,这样导致了只重视空性,不重视菩萨行的方便;不重视闻思经教等种种弊端,所以宗大师特别提出,驳斥。

  b: 大乘和尚和宗大师、莲花戒的差异在于大乘和尚所提倡的就是直接契入无分别慧;莲花戒、宗大师的思路就是所有的修行必须要从分别慧入手,先要从闻思建立正见,建立无我和空性的正见、闻思的正见,有了这个正见之后,才有可能导向无分别的正见。如果没有这个分别正见作为基础,根本就不可能导入无分别正见。也就是一种提倡一种适合多数人的渐修道次第之道,而不是只适合个别人的顿悟顿修之道。

  c: 宗大师的这个观点的提出是有针对性的。当时藏传佛教的问题很多:僧人参政,佛教严重地世俗化。很多人修学不重视教理和基础,只重视上乘快速的修心之道。如果想要让佛法能够健康地发展,保有这种健康的僧团,最关键还在于要建立一套合理的修学规范,提出一种大众化的修学套路,多数人可以遵循的修学途径【道次第:渐修之道】,所以全面的否定大乘和尚的顿悟之道,虽然过了一点点,但在这个背景下,是非常必要的。

  从本章的整体来说,接受“方便与慧都不可或缺”的观点是接下来修学的基础,只有这样接下来才会真正愿意修习六度四摄内容,所以在进入菩萨行以前宗喀巴大师就先论证这一点。

  ⑤补充:对照汉传佛教的背景

  基本上和宗喀巴大师当时的背景类似:非常重视空性见,不够重视菩萨行。不但是传统的禅宗,就是教下也都重视见性,而不太重视菩提心和菩萨行,从经论上就能很明显的看出来。所以宗喀巴大师的解决方案也可以很好的解决汉传佛教问题,导师一直特别地提倡菩提心教法,也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B: 初步论证

  1、从成佛修行的方法论角度来论证

  成佛修行需要目标明确、方法正确、方法完整 三大层面。

  ①【目标明确】成佛的目标就是成就大慈悲大智慧两种品质。所有的修行,最终应该都是要围绕着这两种品质的成就而修行。如果背离这两种品质,那所有的修行可能都说不上修行。

  ②【方法正确、完整】:途径要正确,手段要完整。“《大日经》云,秘密主,彼一切种智者,是从大悲之根本生,是从菩提心之因生,是以方便而到究竟”。究竟佛果从菩提心生,从大悲心生,来自于菩提心的圆满,而这个过程需要利他方便和空性智慧才可以。只有智慧或慈悲都是不可能圆满成就的,所以方便与慧都需要。

  2、通过破斥两种错误观点来论证

  ①错误观点1

  不重闻思,认为凡是分别都是系缚生死,并引了八十种经论来证明。

  破斥:

  a: 直接从无分别契入空性,不是常规修行路径,弊多利少

  直接契入本心的方法虽然也有,但需要上等根机和上等导师,一般人是很难实现的,

  总之这不是修行的常道,盲目提倡,弊多利少,对于藏地和汉地都是这样。

  b: 无分别慧的获得离不开闻思经教如理分别建立的正见

  对多数人而言,需要先从闻思获得正见,然后通过闻思的正见、无我的正见、空性的正见,然后再成就空性见,成就无分别的空性见。

  结论:利他的方便是不可缺的,对于多数人来说,没有方便,想要直接证得空性是不现实的,最终可能什么都得不到。

  &备注:道次第就是主要通过有分别的观察修来不断的进行心理的引导,不断的转化去除粗的烦恼,念死无常、念三恶道苦、思惟暇满人身,帮助我们、逐步引导我们如何从凡夫心里一步一步走出来。按《道次第论》的观点,整个修行的过程多半都是要建立在思惟修的基础上,只有当要抵达空性的时候,这时候才进入无分别,前面所有的都是要有分别的。也就是从凡夫心一步一步地走出来,从分别正见到引发这种无分别正见,它是一个逐步地引导的、心理引导过程。那么这种见性的修行将会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这种设置非常合理。

  ②错误观点2

  轻视方便,认为布施持戒等方便是笨人才需要修习的,聪明人不需要。

  破斥:

  a: 成佛除了成就智慧外,还要成就慈悲,所以一定要修利他方便行

  b: 修空性和修方便并不矛盾,修方便行才能圆满的证得空性

  修空性和修世俗的方便,它并不对立,它是可以并行的。在心行上它是属于两个层面的用心,就像虚空和云彩是不会对立的;当心能够安住在觉性上的时候,这时候心就不会有粘性了。相反我们凡夫、我们平常的人因为心是以凡夫心为基础,很有粘性。

  结论:

  利他的方便是不可缺的,利他的方便不会阻碍反而会促进空性智慧的获得

  方便不仅可以成就慈悲,而且可以让空性真正获得圆满

  三兽过河【说明空性的高低不同】比喻:兔子过河浮在水面上;马过河更深一点;象过河,直接就可以踩到河底。同样声闻人、缘觉人、佛陀也都证得空性,但是有没有究竟、有没有圆满地证得是不一样的。

  观童个人心得体会:

  1、关于法义的理解

  这两课法义中会通过引述多种经论及驳斥错误的方式来论证“方便与慧随学一分不能成佛”的道理,可能看着很多内容,有点不知道怎么抓的感觉,这个时候我觉得要回到八步骤上去理解,比如第三步:带着问题学习,知道每个章节说明什么问题,经论中又以什么方式加以说明。

  那么这样去思考的话就会重新从心理引导层面进行思考,更容易抓住观修的要点,

  比如这两课的论证,所有的驳斥都不是为了驳斥而驳斥,而是在引导我们从“方便与慧随学一分”的错误观念,转变为“方便与慧必须同时修学才能成就佛果”的正确观念,根本点还是在实现这种心行引导,实现观念心态的转变。

  现在感觉把每一课的内容理解完整准确透彻,并转化为八步骤观察修的内容是非常重要的,要不可能只是零散的观修,那种力度是不够的,也可能会偏离重点。

  2、关于劝请入菩萨行的观修

  结合本期法义审视和调整自己过去的观念:

  对于进一步学习菩萨行的内容,自己倒是很乐意去学习的,首先对于六度四摄很好奇,对它的殊胜性早有耳闻,很想自己去体认;另外也很确信,自己原来所谓的发愿菩提心,深度纯度广度上都是差的挺远的,充满了太多的凡夫心,如果不经过进一步的利他菩萨行进行净化,那么肯定离圆满差了十万八千里,是不可能实现的,毕竟想和做是很有距离的,就像自己在两套模式中,没有做事以前感觉自己修学还挺稳定,但真正做起事来,才发现自己原来有那么多不由自主的凡夫心行,这样想要成佛解脱根本就不可能。所以从自己心行圆满这个层面是需要进一步修习的。

  另外从利他的层面来说,如果不进一步修行六度四摄菩萨行,那么想要利益他人,一方面智慧不够,另外一方面也没有充分的福德资粮,这样想要利益身边的人乃至更多的人,都是没有这个能力和福德因缘的。就像我现在帮助别人有时候可能会有很多设定,也会有不少的烦恼。

  有时候觉得麻烦不愿意去帮助别人;帮助了之后对方没有反应或者负面反应,自己会失望或者生气;利他的能力不足或福报不够等。

  这些问题都可以通过修学菩萨行来进行解决,比如自己在服务大众模式中,在做辅助员类似岗位的过程中,去发现自己心行的问题,在书院善所缘下,去检讨和调整自己,这样就可以让自己的心力不断的增强,也会增加很多方便善巧,这样自己的心就会进一步得到净化,也多了更多利他的能力。

  有了这个基础,再去社会上帮助家人或朋友,就会坚定自如的多,所以从这个层面上,服务大众模式也是一个很好的成长梯子和过渡,是不可缺的,否则直接在目前的社会大背景下,去修习菩萨行,可能自己的菩提心幼苗直接就去浇灭了。

  所以不管是为了自利还是利他,我都需要进一步修习菩萨行,并在服务大众模式中进行实践和成长,这是必须的过程。

  3、关于方便与慧随学一分不能成佛的观修

  结合本期法义审视和调整自己过去的观念:

  关于这个角度的观念,我原来确实有偏向一段的误区:更重视慧,而忽略方便。

  落实到两套模式中,就是更重视修学培养智慧,不那么重视服务大众模式培养慈悲。

  深入的审视自己的内心,确实会有这种倾向,比如对于修学,基本上是尽可能全方位的主动向前,共修基本全部现场,自修也尽可能到位,基本每天做定课和自修,法义梳理也尽可能到位,就算目前方法模式上有不小欠缺,但从动力上是全方位的,如果总分是100分,自己的动力估计会超过90,这是对于修学模式的客观态度。

  反过来看待服务大众模式:

  自己同喜班除了班委,基本上没怎么做过其他义工。同修班之后修学有了瓶颈,就被迫开始动起来,开始做些义工,但受益并不是很深;修学进入第三年,才开始做辅导义工、静修营义工等,并开始有比较大的受益。回顾这个过程,自己做义工的过程中会比较计较功德,也偏被动性,和对待修学有很大差别。我现在仔细思维,这根本上和自己觉得“服务大众没有修学模式对我重要”有很大关系,也就是觉得“对我来说,慈悲没有智慧重要”,至少没有认为同等重要,怀着这样的观念当然就动力不足了。

  不到不得不做某些义工的时候,就动不起来,或者理智上逼迫自己去做,这样是比较痛苦的。所以觉得结合法义,让自己实现这种观念的转变是非常必要的,让自己真正从观念心态上去承认“慈悲和智慧一样重要”、“服务大众模式和三级修学模式同等重要”,这样做义工就会更为开心和主动了,这种转变对于我很必要。

  那么慈悲和智慧;三级修学模式和服务大众模式对于我来说是不是同等重要,都不可或缺呢?

  ①审视自己

  如果自己只想获得智慧,不重视慈悲,那么自己就算证得了空性见,那么我也只是成为了一个看起来有能力的人,没有慈悲,没有爱心,没有能力去帮助别人,最多只能自己解脱,身边的亲人需要帮助时,自己可能也没有担当、没有善巧能力,那么人生意义何在,就这样涅槃了?

  另外如果不修慈悲,只想着修能力,这本身就是我执在作怪,对于我来说,是不可能证得空性慧的,因为我执我慢会越来越重,越来越生硬,慢慢可能觉得自己最厉害,这样很难深入的修下去,这样最终可能得到了一点点小智慧,还得少为足,觉得了不起,让别人越来越害怕,成为了别人眼中的“魔”,最终可能还会折磨自己,那么到底修的什么佛?是以什么心修的佛呢?

  总之真的觉得没有慈悲心承载的所谓智慧,可能会成为阻碍和伤害。那么这样可能弊大于利。

  就像我宁愿成为一个普通的人,也不愿意成为像希特勒那样的能人。

  况且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说,如果不修利他的方便,是不可能证得究竟的空性的,那样看到的世界真相和佛陀看到的还是差了很多,我怎么能这样呢?

  ②结合自己审视社会现象

  自己在学习本课的过程中,也从自身开始去审视了社会现象,为什么我更重视智慧,不重视慈悲?不重视服务大众,更重视三级修学?佛教流传的过程中,为什么人们更重视空性,不重视慈悲?

  现实社会中,人们为什么更喜欢各种神通,各种感应等等。

  我自己思考,从一定层面来说,我执也是很喜欢智慧的,这样“我”更有能力,更有智慧啊,我更厉害啊,我可以得到更多快乐啊等等。

  而在慈悲层面,慈悲是利他的方向,我执是自利的方向,这两种方向是完全反着的,培养慈悲本身就是直接弱化我执,所以“我执”会很不高兴,会阻抗!

  所以我自己也感觉,慈悲心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检验自己修行效果的标准,因为我现在所谓的智慧有可能还是凡夫心主导下的智慧,是被包装下的智慧。用智慧的大小来评判不一定准确。

  而慈悲的标准却是真实的,很难掩盖的,比如通过修学,我有没有更调柔、内心有没有可以装下更多的人?有没有对亲朋多了更多的陪伴关爱理解?有没有增加更多利他的担当?内心是不是更有力量?有没有自责减少【对自己多了慈悲】等等,这些标准其实是一个更好的标准。

  那么落实到我自身的修学上,我有没有更深刻的意识到服务大众模式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呢?

  如果我不愿意做服务大众模式,那么背后就说明了我背后的重要心行还是停留在凡夫心层面,没有真正转变人生方向,而不转变人生方向,很多东西还是凡夫心的增上缘,那么最终我要成就什么呢?还要继续支持凡夫心的增长吗?我想要证得是什么样的空性?学什么样的佛呢?这个真的是一个需要反复确认和思考的问题。

  另外自己原来内心可能会觉得我并不需要在服务大众模式中去利他啊,我自己的因缘可能更适合在社会上去直接实践菩萨行啊?可是这样说的时候,我内心真的有那么强烈的利他愿望吗?如果有,为什么都不愿意在服务大众模式中去做呢?

  就像电影里面问的:你有500万,万一捐了吗?“我愿意”

  你有100万,你愿意捐了吗?“我愿意”

  你有一辆车,你愿意捐了吗?“我不愿意,因为我真的有一辆车”

  那么我是不是也属于这种呢?背后的深刻心行是什么呢?这个是需要真诚的去面对的。

  另外如果没有服务大众模式中的保护和培养过渡,直接去滚滚红尘中培养菩萨行,我的小幼苗真的可以吗?力量真的够吗?这个过程中可能会碰一鼻子灰,还生了很多嗔恨心。

  服务大众模式真的就像另外一个梯子,导师为我们搭建的菩萨行实践的梯子和平台,如果没有这个过渡,想要直接去社会上培养可能还是很有难度的,至少对于我是这样。

  总之越来越觉得服务大众模式不是任务,而是机会和保障、前进的梯子,一定要紧紧抓住,而不是躲避,比如做辅导义工就让自己获得了很多升华。试想如果没有这种慈悲设置,我又如何能获得这种升华呢?只能慢慢熬了,那样就会慢很多。

  所以我真的要重新认识服务大众模式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主动认真的去做,而不是被迫被动为之。

  三级修学模式和服务大众模式分别对应慧和方便两个翅膀,想要飞向佛果彼岸,这两个翅膀都是不可或缺的,我一定要反复思维,在内心中形成坚定的信解,这个观念转变非常的重要和必要。

  启白三宝加持,让自己真切的实现这种观念的转变!

  备注:除了利他方便这个视角,方便还有其他的内涵,比如在进入空性之前的分别观察修也是一种方便,对于绝大多数我这样普通根机的人来说,没有前面的分别方便,想要急功近利的去证得空性,想要当下成佛,那是不可能的,肯定是一种妄想,这一点自己很确信,只是有时候可能还是被凡夫心控制,有些不由自主的着急而已。

  对于这一点,我也要进一步认知和观修,认识到自己的现状,接纳成长的过程,老老实实,一步一个脚印,慢慢修来快快到!

  愿以此功德,普及于一切;我等与众生,皆共成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