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戏说戏《西游记》佛性魔性一念间

  

  《楞严经》将心相分为七十二种,其中第七十二种即是猿猴相,西游记是以此为契机,塑造了代表心猿的“美猴王”,取经到达西方世界,距离十万八千里,十万八千的寓意是“十恶八邪”,心底无不善,西方即不远,所以先除十恶,即行十万,后除八邪,乃过八千。有些事情,我们知道结果,甚至有时候明知“不可为”仍旧为之,还是要去做,因为所有生命,都不可避免地需要经过“历劫”。欲得真经,必须经历——先除心魔,心得清净。

  取经路上的每一层磨难,经历各种魔,“三打白骨精” ——尸魔(见《尸魔三戏唐三藏,圣僧狠逐美猴王》)、兔怪鼠精——情魔等,归根到底都是心魔有关,魔性和佛性的区别正如观世音菩萨一言道破:“菩萨、妖精,总是一念”,这“一念”就将佛性和魔性区别开来,向善、向恶;为妖、为佛,就在于一念之差,西游之中的妖魔鬼怪大半都是上界的星宿下凡,为妖为魔也就是在一念之差。猪八戒从头到终都是心魔所累(八戒:佛家八戒:一戒杀生,二戒偷盗,三戒淫邪,四戒妄语,五戒饮酒,六戒着香华,七戒坐卧高广大床,八戒非时食。),孙悟空的慢心、猿心不宁有关,一开始目无尊师,动辄撂挑子走人,回花果山当美猴王,慢慢的在西行途中,慢心得到对治(——《五庄观行者窃人参》一集,五庄观门上有一对春联,写的是“长生不老神仙府,与天同寿道人家”),魔性和猴性退而其次了,一旦内心发火,就是圣婴代王红孩儿,一旦心生邪念,就是六耳猕猴,心中智慧,便是观音,心中无心,便是如来,唐僧为了牢拴心猿便给悟空套了“紧箍咒”,心中有魔,则紧箍咒永不能褪去,只有《紧箍咒》,没有《松箍咒》,因为箍是自戴,不是别人戴,有心有箍,无心无箍,所以到达西天之后,无所挂碍,自由自在,摸摸脑袋自然箍儿褪去。

  最终师徒五人,真正成就佛身的是孙悟空(斗战胜佛)和唐僧(功德佛),斗战的是内心的心魔,清除“十恶八邪”,唐僧取经初始,一惊一乍,马丢了也要挥泪,多愁善感,神思不宁,经过尸魔白骨精,之后能和悟空配合默契,共同对魔,而且心思缜密,假戏真做,人性的弱点在取经路上历练。

  为什么西行路上妖魔鬼怪的洞穴幽深、黑暗、不测,对应人的心境,由于人的许多情绪是隐蔽的、密而不宣的,难以超越而又无法自我逃避,修行人有可能产生幽深怪异的恐怖感。

  人生就是取经路,山高水远魔怪多。就戏说戏《西游记》,佛性魔性一念间。修行者只有“识破魔相、安住不动,修深禅定”,才能对付魔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