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与慧下法义梳理:

  本课内容是广引经论证明“方便与慧随学一分不能成佛”这个道理,从多个维度论证了要想圆满佛果,就必须同时修习方便与慧。

  主要通过两种形式来进行论证,一种是直接引用经论进行论证;一种是在驳斥错误的过程中进行间接论证。

  其中直接论证分三个方面:

  ①从无住涅槃论证

  ②从菩萨的系缚和解脱来进行论证

  ③从佛陀是福智两足尊来进行论证。

  间接论证分为四个方面:

  ①通过破斥【错认为】通达空性就无须修方便来进行论证;

  ②通过破斥【错认为】不分别布施即可一度具足六度来进行论证;

  ③通过破斥【错认为】一切分别皆是法我执来进行论证;

  ④通过破斥【错认为】一切都是无自性空,善缘恶缘无所谓;

  【总结】整体通过以上七个层面的论证说明了几个问题:

  ①想要圆满佛果,方便与慧都是不可或缺的,只有方便与慧同时修习,才能获得真正的大智慧、大慈悲,获得真正的自在解脱,否则都是系缚,都是不圆满;

  ②前五度的方便和第六度的智慧,虽然彼此修的过程中会有一定含摄,但每一度导向的心行目标是不一样的,是必须每个都要分别去修的,只修其中的某一度是不能圆满其他度的;

  ③有分别的善方便本身与空性慧的关系,就像缘起和性空的关系【一体两面,互相促进】,彼此是不冲突的,而是互相促进的关系。就像修习布施行为本身是不会直接强化我执的,而是会有利于弱化我执和证得空性慧,所以不必排斥前五度的善方便;只有具备充分善的缘起因【止息恶缘,张扬善缘】,才能最终导向自性空的结果,只修习其中的一部分因,是不足的,是不圆满的。

  总体来说就是通过本课的七种论证说明了:要想圆满佛果,就必须前五度方便和第六度智慧都修;每个都要分别去修,不能少了某一度;同时有分别的前五度和无分别的第六度之间本身是一种有次第、互相促进的关系,只要采取正确的方式修习,是不会产生矛盾的。

  以下针对每一种论证进行简要的展开说明:

  一、直接论证的三个方面

  1、从无住涅槃论证

  说明菩萨所证得是无住涅槃,既不住涅槃,也不住生死。如果光是不住涅槃,那就是凡夫;如果光是不住生死,那就是二乘圣者。可菩萨不一样,因为不住生死,所以他不同于凡夫;又因为他不住涅槃,还要在轮回中度众生,所以不同于二乘人。这确实需要有特别的能力,特别的悲愿。

  菩萨的涅槃是智不入生死,悲不入涅槃【能力】。而如果缺乏方便,就会住于涅槃;如果缺乏智慧,就会住于世间。菩萨只有方便与慧双修才能具备这种能力。

  否则如果只有方便,没有空性慧,那就很难脱离轮回,脱离生死,随时被一个念头抓住,成为不由自主的凡夫,想要不住世间轮回都不行。

  同样如果只有空性慧,没有方便,就很难了知尽所有性的智慧【智慧不足】。那就是很难看到空和有、分别与不分别之间的协调关系,很难把两者融合好,也不具备诸法差别的智慧、世俗度众生的能力和福德因缘,这样就会像二乘圣者那样,不由自主的会排斥有,偏向空,走向涅槃。

  这两种倾向就类似于儒家的有,和道家的空,都是偏向一边,都是不究竟的。

  2、从菩萨的系缚和解脱来进行论证

  接下来引用《维摩诘经》来说明什么是菩萨的系缚?什么是菩萨的解脱。

  说明:无方便摄之慧者,系缚也;方便摄之慧者,解脱也。

  “无慧摄之方便者,系缚也;慧摄之方便者,解脱也。”

  整体说明:对于修习菩萨道来说,方便与慧其实少了哪一点都不是究竟的解脱,都是系缚,都是不得自在。

  要么偏向空,要么偏向有,就像前面说的那样,不管是住于有的凡夫,还是住于涅槃的圣者其实都不是真正的自在解脱。

  对于凡夫的不自在,很容易理解,也很容易感受,时刻处在生死轮回的系缚中。

  而对于声闻圣者,其实也是处于涅槃的系缚之中,也是不得自在的。因为如果没有相关的修习,其实也是没有心力和能力在这个世间自在的,没有能力度化无量的众生,会不由自主的导向涅槃【智慧不足、福德不足、悲心不足】。

  所以作为菩萨道的修习,一定要方便与慧都要修习。只有这样才能以无所得、又悲愿无尽的心去积极利益众生,悲愿无尽又生死自在,这才是真正的解脱!

  3、从佛陀是福智两足尊来进行论证

  诸佛是两足尊,就是智慧和福德的圆满。因为有福德资粮,所以能利益一切众生。因为有智慧资粮,所以能断除一切烦恼。

  想要具备智慧和福德资粮,就必须方便和智慧同时修习。

  除了这些,法义中还引用了《道灯论》、《集研核经》等多部经论进行了论证

  二、间接论证从四个方面来进行说明

  1、通过破斥【错认为】通达空性就无须修方便来进行论证;

  法义中通过论证说明:仅通达空性不能成佛,因为声闻缘觉也通达空性。八地菩萨已经获得了空性的圆满自在,但仍然需要继续修习六度万行的方便,所以只通达空性是不可能真正圆满成就佛果的。哪怕证得了空性,还需要继续修习方便、圆满方便。佛陀也会劝请八地、十地的菩萨继续修行六度,应该继续精进,不要得少为足。

  2、通过破斥【错认为】不分别布施即可一度具足六度来进行论证;

  这里的不分别指的不是已经证得了空性,而是一种不思维,不分别的状态,比如不分别的布施类似于在思维中达到一种三轮体空的状态,也就是不执着能施、所施及施物三轮,不住于相的布施。

  在法义中列举了错误观点认为:既然每一度都会含摄六度,那么无分别的完成布施就可以具足圆满六度的修行,就不必修其他五度了。

  针对这个观点,宗喀巴大师从多个层面进行了驳斥:说明六度之间虽然互相有一定含摄,但彼此侧重是不一样的,是不能互相替代的。就像布施的时候虽然有其他的心,但重点或者本质上还是布施的心,并不能只通过修布施就圆满其他五度,必须每个都分别去修习。

  在法义中通过母忧子死喻等多个层面进行了论证。

  3、通过破斥【错认为】一切分别皆是法我执来进行论证;

  不可将善分别等同于法我执,善行本身和对善行的执著心理是两个东西,不是一体的;

  比如布施本身是偏向于善心、善行的,是有利于弱化我执的,而执著是一种不善心,有利于强化我执,这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所以不能将布施等善分别、善行等同于法我执!

  实际上只要是有空性见的指导,善分别、善方便都可以成为解脱和成佛的增上缘,最终证得空性慧的增上缘。慧和方便是互相促进,不相离的,两者本质上是不会产生冲突的【前提是要有空性慧指导及不执著表相,否则可能会产生恶分别,这样是会冲突的】。

  这就像佛的法身和色身是不冲突的,“世俗谛”的缘起因果和胜义谛的无自性空也是不冲突的。如果认为方便和慧是冲突的,那么就会在修行上产生极大的矛盾。

  对于这一点,法义中引用经论进行了大篇幅的论证。

  4、通过破斥【错认为】一切都是无自性空,善缘恶缘无所谓;

  法义中引用《秘密不可思义经》说明:“善男子,譬如烈火,从因而燃。因若无者,则当息灭。如是从所缘而心然,若无所缘,心则寂灭”。就是说我们修空性一方面要了知“无自性”,但是更需要知道“缘起”,其实整个修行就是一个“缘起”的过程。整个修行、甚至见性都离不开缘起!

  要有善的因,才会最终导向善的果,哪怕是见空性也是善的果,也是一种缘起,缘起和性空是互相促进,不冲突的。

  “佛事门中,不舍一法;实际理地,不立一法”。“实际理地”就是在空性里,它是“一法不立”的,但是在佛事门中是“不舍一法”,是一法都不舍弃。这是两个方面,这两方面我们必须要有正确的认识!不要偏于空,但也不要住在有上。不要因为认识了空性,就否定了缘起因果;也不能因为认识了缘起因果,我们就住在缘起因果的相上。不懂得进一步去认识法的无自性,而执著于缘起因果的相,都是不可以的。

  道次第就是利用缘起的道理,一步步的进行心理引导,最终才能引导我们证得无自性空。

  这种缘起的过程和因是必须的,开悟也需要时节因缘,否则这种心是升不起来的。

  另外成就佛果需要充分的因,方便与慧都要具足;也需要正确的因,所以对于善业,我们要有发扬;对于我执等不善行,要坏,要进行对治,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不断的圆满佛果。

  【最后的总结】虽然本课有庞大的论证和引述,看起来不容易理解,但本质上说的道理并不是太难理解,无非就是论证了方便与慧两者都是成佛必备要素,缺一不可;

  六度每一度都导向特定心行,要分别次第修行,不能以一代六;另外只要采用正确的方式,方便与慧是不冲突的,而是互相促进的关系等。最终让我们深刻的认识到我一定要接下来同时修习方便与慧,六度都要认真修行,并按正确的方式修习,另外对于书院的修学来说,也必须三级修学、服务大众两条腿走路,只有这样才能互相促进,具足圆满,两者都是必要的成佛梯子,缺一不可!

  我理解完成了这种心行建设,基本上本课就合格了,不必陷入到个别名相或者句子里面纠结,因为本课有些名相还是很深的,陷入到其中可能会有些不可自拔的感觉,那就有点舍本逐末了。

  愿以此功德,普及于一切;我等与众生,皆共成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