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说,凡夫的生命,就是一大堆错误的知见和混乱情绪的综合体。对照我自己,通过这两年多的系统修学,错误的知见被修理掉不少,但纷繁复杂的想法,混乱的情绪却是此起彼伏,自己根本制服不了它。从一年前起,我就不断地谋划着退休后的生活。和亲戚朋友同事一闲谈,张口就是我退休后要如何如何。总计划着明天快点到来,退休快点到来。

  冷静下来一想,不就是把退休当某种程度的解脱吗?可是法义告诉我们,除了真正断除烦恼证得涅槃,没有什么是真正的解脱。这就是无明的表现。

  其次,这些每天不同的想法不断地窜出来,想着不用上班过自由自在的日子,想着可以随意走天下的日子,想着到某个山村,盖几间茅棚草舍,整一处舒适清净的环境种花弄草,吃茶读书……想着想着,想入非非时,觉得那是一种非常美好的晚年生活愿景,一种其乐融融的温馨夕阳红,心根本就不能安住在当下。

  我也曾问过自己:远方有诗吗?诗在远方吗?也回答过自己:行住坐卧都是修行,心老是在别处,是何等的无明!可是自己却走不出这个凡夫的心行轨道。有一段时间,心比较容易集中,可是最近,仿佛退减了不少。原因就是心念整天都在这些所谓的“美好晚年生活蓝图”上打转。正如当期法义所说:贪心生起,会使修行退步,善根损减。在这些念想中,我忘记了无常,忘记了“明天和死亡,哪一个谁先到”这样的警钟,心完全被贪心和我执统治了,主宰了,我沦为了它们的奴仆。

  如何对治?

  法义说了——“如是念之,与烦恼而斗也。如其所说,须当了知。”要不断思惟,了解烦恼的特征,把烦恼看作冤家仇敌,在每种烦恼生起时保持观照,当下把它照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