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次第】12课·意乐依止之净信为本 学习笔记

   仅为法学自修思路整理,不代表究竟法义!

  【学前思考】

   通过前面的修学,我知道了如何选择具德善知识,也知道如何将自己调整为具格弟子。那么,弟子应该怎样与善知识相处?与通常的师生相处一样吗?应该具备什么心态?

  【阅读内容】

   依止之法·意乐依止·净信为本,72分钟

  【思惟导图】

   C2正论·依止善知识为入道根本:修习依止法【思惟修习】

  A、 自修法义梳理(全文):

  (一) 依止之法

  a) 意乐依止

  i. 净信为本:要对师长生起清净的信心

  1. 意义:

  a) 广论释义:如孝子心,如金刚心,如大地心,如拱岳心,如仆从心,如粪扫心,如门犬心,如舆梁心,如船心。

  b) 辩证关系:有信无智长愚痴,有智无信增我慢。所以,信和解有一种辩证关系。在理解的基础上,还要进一步导入行。

  c) 不二法门:佛法信奉的真理属于一元而不是二元的,是一真法界,不二法门。最终,能信的人和所信的对象不是两个东西。

  d) 通达佛果:《道次第》所说的依止法,主要是对依止师的信仰。通过什么方式才能使我们抵达佛果?信就是最好的手段。

  2. 方法:

  a) 视师如佛:要把依止师观想成佛,当我们对师长具足圆满的信心,才能如实接受他所说的佛法,并完整落实到行为中。

  b) 观得成就:应当不断忆念师长功德,而不是寻找过失。如果我们不断观想师长功德,修行就容易成就。反之,如果整天寻找师长过失,修行将不得成就。

  c) 有则改之:如果因为自己放逸或烦恼等原因,忽然对师长生起寻过之心,马上要努力反省并忏悔,以此作为防护。

  3. 总结:

  a) 在《道次第》中,依止法属于入道根本。其中,首先要选择依止师,这是非常关键的环节。

  b) 我们学习《道次第》,不是在接受一种知识,而是要走向成佛之道。在修学过程中要认真闻思,课后还要认真阅读,包括《略论释》。

  c) 修学佛法不只是多闻,还要思惟。修行所做的,就是通过闻思,摆脱对财、色、名、食、睡五欲和色、声、香、味、触、法六尘的执著,从这些陷阱中走出,安住于佛法。

  d) 仅仅花工夫还不行,还要方法正确。修学佛法,不在于学了多少,关键在于领会了多少,能够落实到心行、转化成观念的有多少,那才是实实在在的。

  e) 我们选择善知识之后,要如法依止,这对修学非常重要。在学佛出家的过程中,有几种依止。

  i. 一是僧格养成的依止

  ii. 二是获得正见的依止

  iii. 三是实修的依止

  f) 从学佛到成佛的整个过程,都离不开善知识。我们对上师生起净信,观想要领就是视师如佛。

  ii. 念恩生敬(略)

  b) 加行依止(略)

   B、思维导图对照(全文):

   (略)

  

  

   一、信对学佛有何重要意义?

    1.佛法中,信的对象主要有哪些?从《道次第》来说,信的对象是什么?就依止法而言,信的对象又是什么?

    2.信在修学中有何重要作用?“在修行过程中,信既是基础,也是一切。一切善根的增长都离不开信。”对此有何理解?“学佛”和学者“研究佛学”有何不同?没有信,能从佛法中得到受用吗?对“唯信能入”有何感想?

    3.“对师生信”在修学中有何作用?以凡夫寻过之心和以清净信心亲近善知识,在心的开放、对法的接受、心行的受益等方面有何不同?

    4.我们通过慎重观察、选择、确认后,要对依止师产生绝对的信仰,发心依止。如法依止包括思想和行为两方面。思想方面,有哪两种心态?

  思惟修习分享:

  (一) 《道次第》中信的对象是不只是信依止师,同时也包含对本论的殊胜引导生起不二的信心。依止法中信的对象是主要是依止师。

  (二) 信是抵达佛果之因,没有这个因是不可能抵达彼岸的。单纯地“研究”只能是将佛法二元化,但佛法信奉的真理属于一元而不是二元的,是一真法界,不二法门。最终,能信的人和所信的对象不是两个东西。

  (三) 寻过心对待师长,师长在内心的分量就会降低。他所说的法对你的作用就会减弱,甚至不产生作用。而当我们对师长具足圆满的信心,才能如实接受他所说的佛法,并完整落实到行为中。

  (四) 有了思想的依止,才能有行为的依止,而且信解行证是分不开的,必须从思想和行为上发心如法依止。

  (五) 这个小节我的感受是,无论学习任何一门知识都要以信为基础,如果没有信的基础,总会不全心全意接纳,游走在边缘。我现在进班学习,终极目标是解脱成佛,究竟彼岸,因此在这个目标下需要全力以赴地依止善知识才能达成目标。那这个小节让我明白到底是应该游走在信与不信的边缘还是要all in,最终的结果会很不一样。

  

    二、弟子应该如何对师长生起清净信心?

    1.对师生信,应该信到什么程度?“佛陀在我们心中的地位是至高的,我们对佛陀的信,也是全面而完整的。”对此有何感想?我能否由此体会到,“净信”是怎样的心行?

    2.如何做到视师如佛?我所依止的师长,究竟是不是佛?

    ① 有人知道应视师如佛后,便努力观察师长有何不同寻常的功德。于是发现师长似乎能看透我的心,或诸如此类,由此确认师长是佛。这种方式正确吗?

    ② 师长是佛吗?佛的行愿是尽未来际度脱一切有情。师长与佛的行愿有哪些一致性?他所做的一切需要什么心行力量?凡夫能做到吗?是否认识到,正是由于师长荷担如来家业,传承并弘扬佛法,我才能听闻佛法?

    ③ 师长是佛吗?“佛非水洗众生罪,亦非手拔有情苦,非将己德移于余,唯为说法令解脱。”佛通过说法引导众生走向解脱,眼前为我说法、引导我解脱的师长,仅是寻常师长吗?是否认识到,正是由于师长代佛说法,我才得以听闻正法,依法解脱??

  思惟修习分享:

  (一) 净信是至高无上的信,全面完整的信。

  (二) 视师如佛不是迷信,而应该是对师长产生净信后对自身修学的正反馈。观想师长同佛其实是要我们感恩有机缘听闻佛法,并认真依止善知识修习佛法。并不是师长有能力拔出我苦,掌握命运的权利实在我手上,而师长代佛说法,我才能自主地改变命运。

  (三) 这个小节有破除迷信作用,告诉我们净信不是迷信,而是通过净信提升自我的解脱信心及能力。正确的视师如佛是感恩师长的恩德并如教修习。

  

    三、视师如佛,对于我修学佛法有何重要作用?

    1.为何要视师如佛?“伟人在他身边人的眼中,往往是最平常的。”对此有何感想?是否认识到,视师如佛的观修,能对治凡夫总是看人缺点的劣根性?

    2.视师如佛的观修令谁受益?“一般人对佛不会生起寻找过失的心,而能以清净心忆念佛陀功德。”对此有何感想?对“观德得成就,察过不得成”有何理解?

    3.视师如佛对修行的作用是什么?“我们只有视师如佛,对师长生起圆满的信心,才能如实、完整地接受师长所说的法,并落实到心行。”对此有何理解?

  思惟修习分享:

  (一) 视师如佛可以最大程度地让我观德不观失,因为我们依止的是佛法僧三宝,视师如佛是让我们修内心的清净心。

  (二) 如果寻找师长的过失,我内心的投射就会有不清净,而经常观师长的恩德才能让我更快地到达彼岸。

  (三) 视师如佛就是让我能如实地接受法,从思想上和行为上一同升起对三宝的信心,落实到心行。

  (四) 这个小节我的理解是,修行是自己的事,如果经常观察过失、是非,最终污染的是我自己。而保持一颗清静的心才能足够地清静,远离人我是非,专心调整自己的心行。

  

    四、有时我会不由自主地认为师长有过失,该怎么办?

    1.想到师长的过失时,将注意力转向思惟师长的功德,此时心态有何变化?“我们不断忆念师长功德,在内心形成稳定的力量。即使偶尔看到师长的过失,因为忆念功德之力强盛,也不会因此障碍对师长的信心。”对此有何体会?

    2.想到师长的过失时,应该深入思惟:我的所见受自身设定等诸多因素影响,究竟是师长真有过失,还是我的认知有问题?如此思惟,心态有何变化?“我们的心行基础是凡夫心,见到的一切都会被凡夫心所染污。佛菩萨时时都与我们同在,只是凡夫为无明所障,不得亲见。”对此有何理解?

  思惟修习分享:

  (一) 偶尔看到师长的过失其实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人无完人,孰能无过。但盯住不放就是一种蠢和执着。这时要经常忆念师长的功德,不要被不清净的心带走。其实心中的世界是自己的投射,有什么样的心境才会有什么样的投射,和师长关系不大。

  (二) 如果我的心没有染污,我是不会主动看到染污的。因此观察自己的心,洗除污垢才是要做的事情。

  

    五、怎样如法地观修“视师如佛”?

    1.视师如佛,是认为师长无所不能吗?有些人向师长请法时,认为师长是佛,不会累,于是不顾时间、场合地问个不停;有些人对师长交待的事不尽力而为,认为师长是佛,一切事务会自然成办。这样的“视师如佛”对吗?

    2.视师如佛,是逢人便说自己的依止师是佛菩萨化身吗?是对师长小心谨慎地恭维着,生怕冒犯吗?视师如佛要培养什么心行?对“观德莫观失”有何体会?

    3.作为三级修学学员,若和导师接触不多,如何观修师长功德,建立信心?“佛法提供的修学之道,一方面强调善知识的重要性,一方面又强调依法不依人。对善知识的信心,不是建立在盲目的个人崇拜上,而是来自对三宝的信仰。学员对佛法有信心,对模式有信心,就是对善知识有信心。”对此有何理解?

  思惟修习分享:

  (一) 视师如佛不是让我迷信师长是全能的神,而是要我时刻观察自己的心是否有染污。

  (二) 导师能如此殊胜地弘法,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适合现在的弘法方式),导师对我的恩情比山高,比海深,我要时时刻刻观察导师的功德,洗除自己内心的染污,这样才能不辜负导师的传灯和弘法,只有把自己的心行调整好了,才是对导师的报恩。

  (三) 导师是在拔济我出苦海,我要分得清目标和主次。

  【心行检验】

   深刻思惟“观德得成就,察过不得成”,是否认识到视师如佛对修学的重要性?结合自己的修学经历,是否认识到,正是由于导师弘法,我才得以依法修行,走向生命的觉醒?是否由此对导师生起真实无伪的净信之心?

  感受最深:观德不观失

  提出疑问:略

  修学分享:

  (一) 观德不观失表面上看似有些像个人崇拜,但其实仔细分析本课的内容根本不是这个意思。

  (二) 观德指的是要时常忆念师长的功德,视师如佛。这样我的心才能和三宝相应。

  (三) 不观失指的是不要把师长的过失放大忆念,这样对我的心行没有任何好处。

  (四) 其实整个修学的过程是在不断调正我的心行,让贪嗔痴的频道渐渐地转变为佛、菩萨的心行,临摹佛、菩萨的心行和品质,这样才能更快地抵达彼岸。

  (五) 而视师如佛其实就是让我快速和三宝同频的直接、简单、有效的方法论,而不是盯着师长的过失指指点点、品头论足。如果观失最先受染污的其实是我自己。

  (六) 前面学到:佛非水洗众生罪,亦非手拔有情苦。讲的就是究竟拔苦的真正权利在我自己,跟他人无关,即便是佛陀也只能唯为说法令解脱。

  (七) 因此师长的功德是师长的功德,非我的功德,师长的过失亦不能令我退步。但如果执着与师长的过失,其实就回到了贪嗔痴的频道,不能和三宝保持同频与心行相应。因此最受染污的是我自己。

  (八) 前面的班修中,辅导员说末法时代最先消失的是树根,而我们这些在家居室顶多算是枝叶。如果经常观师长的过失,会让树根、枝干更快地消亡。

  (九) 如果大众对佛教有误解,只能是末法末法时代众生的福报不够。心染污地越多,离彼岸就越远。因此应该常常提醒自己不要被所谓的“不如法”所染污,最终染污的都是我自己的心。

  (十) 正确的方法应该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