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狂野,以法为缰

  本周终于进入百法的正论部分,这一讲主要介绍了百法的渊源和传承,以及百法的主要分类,即五类百法,同时也亮出本论的命题“如世尊言,一切法无我”,指出了本轮要成立的观点也就是无我唯识,一个是要破除我执,一个是要成立唯识。

  这周开始初步认识了百法,心有8种法,心所有51种,色法有11种,心不相应行法有24种,无为法有6种,然后再大体去了解什么是心,什么是心所,色,心不相应,及无为法,就觉得佛法好神奇,好厉害,就这么可以把宇宙万法用这100种作了大体的归纳,让我们能理智清晰地去用这种方法去分析纷繁的世界,尤其是我们的心在面临着这复杂的世界时,我们是如何认识的,这尤为重要,因为世界的复杂也是人心所呈现的,所谓万法唯心,那么到底是怎么唯心的呢?心到底是单纯还是复杂,这世界到底是简单还是复杂?总是在众说纷纭中,我们自己都晕了,但在这里,佛法给出了一个“唯识无我”的概念,指出了人无我,法无我,这个世界是凡夫的世界还是圣者的世界,都凭着我们的一颗心,而我执即是凡夫世界的基础,只有摧毁了这个基础,破除了我执,我们才可能成圣成贤,进入圣者的世界,才可能心净即国土净,最起码,不用再被混乱的凡夫心所干扰,被自己的妄心所欺骗,一辈子混混沌沌地过去了,再来稀里糊涂地轮回,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可贵的如摩尼宝般的人身?

  在正式接触佛法前,早就听说“无我”,进入佛门,这个无我,或者说,破除“我执”更是耳熟能详,但问题是,“我”是如此根深蒂固,到底如何破除呢?很多人学了一辈子的佛,越学越执着自己的知见,实在让人没信心,这个“我执”到底该怎么破?我想很多人和我一样,都是模糊的,只知道概念,但并不非常熟悉方法,“无我”挂在嘴边,行动上仍是我行我素。

  而本课的学习,让我惊喜地看到,佛法是有确实可行的办法,是可以通过科学分析和实际操作去达到所要的结果,真正看清楚,什么是我,我到底是如何组成的,这里头真的有一个我吗?我们内心的世界并不是混沌的,它是可以把我们乱七八糟的心念归纳整理清楚的,如同一个仓库,我们是可以把它分类归纳的,到时候,我们需要什么东西都好找,或者,一个东西出现时,我们明白它的出处应该是在哪里,这样,当我们的内心很清晰明白时,我们是很可以从容应对的,前提是,你得把这个仓库的区域分清楚,把东西归类好。

  而百法作的正是这个工作,把我们混论的情绪都做了很清晰的归纳总结,只要我们仔细分辨,自然能够了解此时出现的是什么,这也是为什么,佛法经常要我们保持明觉,所谓的明觉,应该是很清楚地了知当下的起心动念是什么,是善呼?不善呼?也只有这样,我们才可能明明白白地了知内心的一切心理活动,同时知道应该如何应对,也就是,什么该继续,什么该制止,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防非止恶。

  佛法的修行关键就在心上,心就是一个舞台,或者说一个战场,硝烟弥漫,正邪两派正在彼此对立作战,我们只有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否则的话,我们注定是被一次次地打败,有时连为什么被打败都不清楚,就是因为敌人太狡猾了,我们根本认不清楚,我们一直以为是外界的人、事在干扰我们,在伤害我们,我们从来没有好好地看清楚内心的世界,原来,魔军一直驻扎在我们心里,如果没有仔细辨认,我们根本就只有认贼为父,一辈子在为敌人打工,一辈子被他骗的团团转,我们一直埋怨,哪怕我们读着武功秘籍(佛经咒语),我们依然只是念着招数,不曾真的用之与敌人过招,而敌人反而在暗处得意着呢。

  所以,认识自己,尤其是内心的各个念头,各种心理活动真的相当重要,只有这样,我们也才能真正懂得何为“觅心不可得”而不只是一个公案一个概念而已,说到底,佛陀所有的经纶其实都是可以修行的法门,只是作为凡夫的我们,心太粗,业障太重,而菩萨化身而来的祖师大德们是如此慈悲,已经做了多少努力在为我们解释,为我们扫清障碍,关键在于,我们是否认识到我执的危害性,是否真的在寻找方法去破除,只有真的下定决心,并誓言追随祖师大德及明眼善知识,我们才可能走出这轮回的迷宫,而这,不仅仅是一个美好的愿望及祈祷,更关键的是,用心去学习,去熟悉辨别我们的各种心念,但前提是,我们必须得一招一式地去辨别去操练,因此,百法的学习令我欣喜,终于要好好理理这个混乱的内心了,这个仓库旷久未整了,电脑都必须三不五时地杀毒检验一下,更何况是心这台精密的仪器呢?

  这一生是如此的短暂,再不好好认清心的这个狂野的世界,“我”到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觉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