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学了当期法义才明白,忍辱的内涵和外延比我以前朦胧的概念要深广多了。过去朦胧的感觉,忍辱是一种情绪,是一种不得已的包容,现在才知道它还是一种修行的法门。

  我有做到耐怨害忍、安受苦忍、谛察法忍吗?

  在现实生活中,我碰到的情况,往往一件事情中就有这三种忍。比如昨天,我的两个侄媳妇分别向我抱怨诉苦,一位是夫妻吵架,一位是婆媳不和。他们都觉得对方给自己委屈受了,当然因为她们没学佛,不知到修耐怨害忍,所以对抗的情绪很强烈,要离婚,要去找派出所主持公道。

  我自己换位思考,想象自己是她们,我来修耐怨害忍,很自然地同时就要修安受法忍,观修清楚是什么原因让自己遭受到了如此境遇,用缘起法去思惟,对方对我的误会,让我受的委屈,之所以现在我招感这样的果报,也是我过去世中造下的业招感的,我曾经也这么对待过他们,不能怨他们,要坦然接受。正确认识这些事相背后的因果,并正确去对待,明了这种境况不会固定不变,然后去正确化解。而这个过程,同时也是接受佛法正见洗礼的过程,那也就是谛察法忍。所以我理解,这三种忍辱学处既是相对独立分开,但又是统一的。

  当然,这只是我的一种假想。真正碰到时,我肯定没有这么深厚的功力能一步做到位。其实耐冤害忍是很难的。大约半年前那次“呛呛滚”的嗔心,一开始是一种会忍气吞声的压抑,表面上没有发作出来,内心却是芥蒂很深的。最后终没忍住爆发出来了。修学后本课如果再碰到类似的情况,就要思惟:当他人伤害我时,他自己是最大的受害者;同时他伤害我也是因为他被被烦恼控制,没有自主能力,我应该把烦恼,和让我烦恼的人分开来对待,这样就不容易对他起嗔心了。知道在何处下功夫了。

  安受苦忍我也常有体会,我一贯就身体不好,很多时候在忍受病痛。出生在农村,渴望知识改变命运,只能通过苦读诗书考取大学,从农民身份中解脱出来。后来一路的自学考试,也很是艰难。我这也就是世间法常讲的励志,也是忍辱,但那时是一种被动接受,而不是安受苦忍。

  对于谛察法忍,同喜班阶段我是做得不行,对六道轮回没有生起定解,因为自己没有体证。现在在知见上虽然没有问题了,坚信佛法真实不虚。但具体行为却跟不上,过去的串习太强大了,正见还不是对手。

  今后应该如何调整?

  多思惟忍辱的好处,殊胜处。能忍辱就不会四处树敌,亲友不会反目远离,这样必然欢喜快乐,自利利他,对自己能起到保护作用,长养慈悲心,强化觉知力,是成就解脱的菩提之因;对他人不恼害,令人生欢喜安全之心,招感善缘善果。这五个好处,这些利益都是我想要的。

  想要,那就依教奉行,努力修好这一度。除了勤于观察修,我知道心行还会反复,更需要轮番观察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