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课学习四种不定心所--睡眠,恶作,寻,伺,特征、作用、如何运用,我认识到睡眠、恶作都是通三性的,且我的生活中也离不开睡眠、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这样的心理,所以我决定要依照法义所言,善用睡眠、恶作的心理,为修行服务。认识到寻和伺代表心的粗和细的分辨心理,这是整个修行过程中将佛法正见转变为我自己的正见中常用的两种心理,所以我必须要用好寻和伺,将佛法义理转变为自己的心行。

  总的来说,有这样几点深刻的体会:

  1、该怎么正确对待睡眠

  导师说了这样三点:1)适当睡眠,不要贪睡,不要放逸;2)带着善心、光明想入睡;3)右侧吉祥卧入睡。

  自己之前对待“睡眠”,要么是贪睡,要么是睡时带着愧疚,要么是昏昏沉沉的状态中入睡,从环境到姿势更是乱七八糟。一对照,真是问题很多。

  修学之后,知道健康的身体、修行,都要以高质量的睡眠作为保障,所以生命是需要睡眠的。

  入睡时的状态很重要,让我也想到陪伴孩子入睡时孩子的状态也很重要,要让大家在有爱的氛围中入睡,而不是烦躁抱怨。

  所以,我决定,从今日起,整理睡眠的环境,让睡眠也充满仪式感。睡之前和孩子共读有意义的故事,带着一颗有爱的心入睡。睡时尽量吉祥卧,观想处在慈光之中,安详入睡。

  2、怎样理解导师说的“精力十足地打坐”

  导师说,修行要讲究质量,不在于时间长短。睡觉就好好睡觉,打坐就精力十足地打坐,做任何事情都积极主动地去面对和解决。我突然感受到这是一种生活态度,一种专注、积极的生活处事态度。反观以前,自己在面对各种事情时,起先是会有抵触和抗拒,到现在基本不会抗拒,能接纳和处理,但离这种充满精力来迎接的状态还是差很多的。

  所以,我决定,从今日起,做任何事情,都专注努力地去做。睡觉如此、修学如此、工作如此、陪伴孩子如此、吃饭如此、走路如此。让身和心在一起,是最好的休息,也是最好的修行。

  3、如何用好“恶作”来修行

  恶作,就是对自己过往的身语意行为产生一种后悔的心理。比如我后悔不该那样想,不该那样表达,不该那样做。

  因为有恶作,然后会有悔。恶作是因,追悔是果。

  以前常会说要忏悔,我为什么要忏悔?因为什么行为给他人造成了不便或伤害,所以我需要忏悔。那我如何知道他人受到了伤害?可能会比较粗大明显的伤害我能觉察到,并进行忏悔。但对于一些比较微小的,甚至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去觉察。

  那这课学习恶作,认识到恶作,然后会悔,悔就会让内心不安定。“内心不安定”--相比对他人造成伤害,这种“自我内心不安定”的感觉更容易被自己觉察。

  所以,我决定,但凡有觉察到内心不安,找到不安的源头,当面忏悔、及时忏悔、发露忏悔,让心保持干净。

  4、如何用好寻和伺来修行

  寻和伺,是心的造作,对境界的重新分辨、认识。

  我想到,“现象只是现象,关键是用正确的观念来看待”。

  现象只是现象,我往往会用自己的经验来分析和看待,这往往是错误的。我应用所学佛法正见,用好寻和伺,心用佛法正见对境界进行重新认识、重新审视、重新解读,从而可以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当我的心从很粗重的错误中走出来,越来越多的时间活在正念里,仍要用好伺,对细微的心念变动进行识别和调整,让心更纯净。

  所以,我决定,在每一周的修学过程中,我都要用好寻和伺,用好心的这种分辨、造作的能力,来调整自己的观念和心念。

  愿以此功德,普及于一切,我等与众生,皆共成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