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有思考过:圆满人生这一词语。对比千万人的生活状态我冥思苦想得出的结论就是想消费的时候有金钱支撑,哭泣的时候有肩膀依靠。我盘算着,这也算是物质和精神双丰收。

  但是在忙乱与无常的生活中,喧嚣与变幻的尘世间,在步履匆匆的人生路上,我的生活反而越来越迷茫:工作的收入只能维持正常的开支、无法满足我澎湃地奢侈欲望;忙忙碌碌的生活让我没有时间去陪伴朋友和家人,和可以说知心话的人渐行渐远;高强度、高压力的工作让我的身体也面临健康警告,我不断问自己:这就是我想要的人生么。

  学习了《生命的回归》这节课后,我才发现原来,我对人生的认识是不究竟的。

  凡夫的心中,充斥着无数飘忽不定的想法。我们每天徘徊其中,被种种情绪左右而不得安宁,这些情绪刺激着我们的感觉,控制着我们的认识,进而主宰我们的观念。让我们混淆了名、与实,把虚假当成真实, 把短暂看成永恒。一旦因缘成熟、无常来临,我们的信念就会轰然崩坍,陷入无法自拔的痛苦深渊中。

  就像这次宝宝回老家,孩子爸爸说农忙回去半个月就回来,让我不要太牵挂。前车之鉴,去年回家了两次,一次一个月,一次两个月,我知道这次也不可能半个月结束,心里没有把他告知我的归期当成真实的期待,所以现在他已经回家三周了,我心里也没有去年那么焦灼、难过。因为我突破了虚假与真实的界限,没有让它进入情绪系统中。但是这样的认识是依靠经验就猜测的,不是用正见确立的,很容易被摧倒。

  在和宝宝视频的时候,我看他躺在床上翻来翻去,也没有人引导他玩玩具、陪他做游戏,我就难受。聊了半小时左右要和他挂断视频,他却舍不得挂,吭叽着说:不要。然后脸上露出委屈地想哭的表情。我看着视频那端小小的人,情绪也被带动起来了突然也很想哭。我觉得肯定是宝宝想我们,在家没有人陪他想着点子的玩,也没有人给他读故事,他肯定是感觉到孤单了,就这样我越想心里越难受。等到老公回来,我就和他说你看孩子在家多可怜,他太孤单了,都舍不得挂视频,此时伤心的情绪随着情境的表达又转化成嗔心,我把原因推到他身上,都是因为他不好意思和自己的父母提回的事情,导致宝宝一直回不来。

  当发现自己进入了情绪的牢笼中,束缚了身心时,我赶紧止念。想办法去寻找正见平息。

  1:我的认知模式决定了我所认识的世界,而我的认知是带有浓厚感情色彩的混乱和合。我看到宝宝在视频那端的表情,就开始用自己的认知系统进行加工,我主观的把想念、孤单、委屈等词加注在他的身上,然后也把自己困住在里面,任由情绪的丝线把我越捆越牢。其实他内心真实的想法,可能并不是我所认为的那样。

  2:正见无我、空。之所以会那么在乎孩子一个细微的表情,究其原因是因为他是我的孩子,所以我才会用放大镜去观察他的一切表现,这是我执所产生的错误认知,所以我要学会放下。

  3:愈是自然的东西,愈接近生命的本质。我总觉得孩子回到农村,就会变成野孩子,特别是那天听到他学爷爷说“滚蛋”的时候,心里更加确认这样的想法。以至于都忘记了农村的自然美。硕果饱满的麦粒,茁壮成长的小稻,无不是自然最美的馈赠,可惜在我浮躁焦虑的世界里,没有给孩子打开这扇美景的窗户。我尝试着放下内心的焦虑,告诉孩子,去吧,去田野里肆意的奔跑吧,去感受自然的生命力。这才是你生命中最好的养分。

  正念关照到这里,我的内心已恢复平静。是我的感觉自导自演了这场伤心的剧本。注入佛法正见后的自己,对每种想法的产生,都清清楚楚,对每种情绪的出现,都能明明白白。我想自己和情绪的位置会慢慢转换,我会慢慢掌控情绪,成为情绪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