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烦恼都应我执而产生,一开始看的时候,觉得说的很有道理,从道理上能够认同,但真正遇到烦恼的时候就不对了。

  本周的工作特别忙碌,其他部门给我们布置了一张表格,要求当天下午完成,由于过于复杂,本身手上还有一大堆事情,而领导又比较看重这个表,希望下午能做好,于是其他的事情催促我都置之不理,研究了整整一天,神经高度紧张,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在下班时完成了,结果晚上接到通知,说给我们的表错了,要重做。

  我一下子就嗔心上头,为什么搞这种事情?浪费我们的时间!把我们当什么?气的不行。领导第二天又问我,材料写好了吗?我就更气了,因为领导既不知道我忙了一天,也不知道我白忙了一天,只知道交给我的材料我还没写好。我心里骂道,哪有时间写材料,还被人耍了,越想越气。回头再看到法义,一切烦恼都是因为我执,是自己造成的。我不但没有化解,反而嗔心大起,我都这么辛苦了,凭什么要说我这么生气是我的错?我认真工作,努力发利他心,是别人不严谨,难道别人做错表也是我的错吗?为什么生气又是我的错了?

  本来单位计划出去培训,一切前期工作,买票、通知等大大小小的事情忙了两个月,终于准备好了,最后让领导审批一下,结果领导因为个人心情不好,发大火说就不允许我们出去,怎么样都不批,所以一切工作都白费,重新通知、退票、补手续费等等,于是我又嗔心一下子起来,这都算什么破事?把我们耍的团团转,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就因为你是领导。气的受不了了,想向法义寻求帮助,结果又看到,我执是一切烦恼的根源。我越想越不能接受,产生了严重的逆反心理和身体不舒服的反应。

  我从心里觉得这课我消化不了了,就不是我的错。

  后来,慢慢冷静下来后,我又认真、反复看了法义,师父仔细开示了烦恼的过患,其中有说到,我们为什么会被烦恼奴役?原因是我们爱惜烦恼,在乎自我的感觉,这句话点醒了我。确实是这样,我的想法是我很气,我是对的,我很受伤,领导很过分,我深深的认同我的看法,恨不得全世界都来认同我、怜悯我,知道我受了多大委屈。这就是情绪、是烦恼,但我就深深的认同这个烦恼,强烈的支持这个烦恼。那支持这个烦恼的结果是什么呢?也就是本课学习的烦恼的过患,伤害自己,伤害戒律,导致斗争,毁坏善根,永远轮回,忧悲苦恼,不能如法修行,刹那堕入无间地狱。如果是佛菩萨遇到这样的境界,肯定不会生气,而相同的境界我就会生气。所以不管谁对谁错,我生气了,还是因为我自己首先有个嗔心的种子在,确实还是我的问题。

  认识到烦恼的过患,要解决烦恼,原来我的想法全是外境的问题,但仔细想想,我能立马不工作吗?目前现状就是这样,我又无力改变,况且根本问题在我自己身上,解决问题最根本的方法当然是从自己入手。也就是不把领导当作冤家,而是把自己的烦恼当作冤家,当烦恼生起的时候,保持观照,当下照破。

  由于工作环境非常的压抑,我现在的状态是感觉像刀架在脖子上,不解决不行了,否则每天上班,每天痛苦,每天造业。于是我去实践,当遇到对境,情绪上来了,我立马提醒自己去观照它,觉知情绪,发现当我浅浅的觉知它的生起时,还不够,它还会左右我,于是我加大力度,仔细用力的去观察这个情绪到底是什么,是什么样子,当我生起正念时,我就和情绪分离了,情绪就立马像消失在虚空中一样不见了。但是一会儿,情绪又上来了,有时候忙于工作,正念不够,无法及时观照到,但是只要用这个方法,确实能当下就把情绪解决掉,让自己不受控制,从中解脱。虽然我的力量很薄弱,但是我很开心终于找到了方法,因为曾经苦于工作的压抑,总是没有情绪的出路。

  感恩导师的开示,否则我永远都不会认识到,原来烦恼才是我要注意的敌人,更不会知道到底用什么方法才能有效化解烦恼。

  因为当我们碰到那些我们自认为并不是自己的错所造成的矛盾时,会特别容易理直气壮的支持自己的情绪,既然我认为我是对的,我怎么可能去找自己的错误?谁都不可能在认为自己是对的情况下再去检讨自己,只会拼命地维护自己、拼命地向别人申辩自己的正确,其实这时候的烦恼就很容易把我们控制住了,这其实是一个陷阱。

  虽然知道了方法,但觉性的力量要成长的道路何其漫长,不过,我知道自己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就有信心一直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