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法义总结:主要讲破斥二种妄见,一是认为止观是适合各自修行者,将两者割裂开的认识;一是认为观只是修之前闻思所需,修时完全不需要。实际上,止观两者是缺一不可的,止是不分别,观是调整,这两方面在修行中缺一不可——无论是黠慧还是姑萨黎,都需要止观两方面修行,不是单修一方面就可以的。就第二个问题,持此观点者是将不如理作意和如理作意混淆,认为一切分别皆不可以,而实际上要用如理作意之正分别,由此才能运用心之拣择功能,使之能为修止之前方便以及对治修止时的昏掉等问题。

  心得分享:

  1、以前重视观察修,不重视安住修,结合之前的内容,就是在座上观察了,生起了一下感觉,座下不去时时串习。其过患是法义没有力量。而就拿我下早晚课来说,还会能保持相应心态大概20-60分钟,往往就接下去下边无论是诵经、念佛的功课了。可是这个殊胜的教法,却没有做起来,比如这一单元是以依止法为所缘起修,我发现座下思维的就很少。一方面,作为主要的原因就是自修和共修的力量,不强,没有生起“非如此不可”的笃定之心,说明自修和共修时的效果需要增强;另一方面,固有的观念力量果然很大,就像导师强调的——殷重和无间。由此我想到,之前皈依修学手册时学到念死,这件事在内心的力量就比以前大了。可见,就是殷重和无间去修的力量。可能问题就是在:对外在环境的黏着,对法和法师的希求心没有力量,常见、凡夫心、自私的心很强大,缘起、菩提心、无我利他的心很弱;由此要把八步骤更深入的用起来,除了重视观察修调整好之后,要赶紧安住于这种良好心行去做事,由此不断调整,直至熟悉和纯熟。

  2、观察修也不是真的重视,只是认为观察、思维一下就是观察修了,可是到重要点时,用起来还是不稳定。比如对治昏掉,我只是运用过其他的方法,而不是从三宝功德和生起对苦的厌离心这些方法来对治,由此小组共修时这一点还分享的不正确。说明法义本身就不明了,难怪用不起来!

  分析以上两个表现,发现自己就是在这两个方面持的是妄见,而且基础本身不牢固,加上这两个妄见的反加持,结果就是仍然是修学效果甚微。今后要从这两个方面努力:一是要把修学继续做好,不断提高;另一个是重视观察修和安住修,特别是安住于调整好的心行,然后通过做事和其他方面来发现问题,及时调整,不断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