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确修道理路,坚定修道之心

  对照学前思考,脑里马上出现一大堆佛教名相:略示修法、暇满人身难得、死无常、下士道、中士道、上士道,出离心、菩提心、空性见、方便与慧......知道最后要“舍凡夫心,发菩提心”。至于每一课与“舍凡夫心,发菩提心”有什么样的关系,每一课怎么修?关健核心部分是什么?到底是怎样的修行理路?非常不清晰。

  为什么会不清晰呢?想想自己也是花了功夫学习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通过本课学习我想从五大要素来分享:

  一、我是否清晰学修的目标?是否坚定三宝能够帮助我解决这个目标?是否确定导师、三级修学就是帮助我完成这个目标的?

  三乘佛法的核心目标是解脱,那我是否有解脱的需要呢?导师开示当我们累的时候、烦恼的时候、迷茫的时候,都会想到解脱,但因为找不到究竟解脱的智慧,更多是采取逃避的方式。观察自己就是如此,回想自己曾经的生活工作状况,面临这些情况,更多的是采用追剧、发泄情绪等等方式解决。而通过四年的学习,我深深地认识到,生命的觉醒就是我今生乃至未来际要完成的,否则生命无有出路!更因为我曾经以为的烦恼,通过三级修学、两套模式早在三年前就已经解决,并且通过学习,我还认识到生命不仅仅只是我认为的这些烦恼困惑,让我认识到我是谁?活着为什么?生从何来死往何去?......所以我相信三级修学是一定能帮助我完成这个目标的。

  二、是否明确解脱的对象?我想成就怎样的生命品质,是声闻乘还是菩萨乘?那么我应该发怎样的心呢?

  曾经以为解脱是从这一人生换成那一人生,是从现象上看解脱,而佛教讲的解脱,不只是改变一种生活的环境,解脱是一种心性之学,解脱最主要的是解决我内心的迷惑和烦恼,修行就是帮助我如何来完成这种生命的解脱。首先追求个人解脱是确定无疑的。三级修学建设的修学理路是菩提大道,是要带领众生一起解脱的大乘菩萨道。虽然我一直口口声声地说着要为利有情愿成佛,但是昨天当下那一刻我问自己是走声闻乘还是菩萨道,我退缩了,面对刚强难调的自己和众生,我首先想到的自己是否有能力?同时这种不自信带来的想法还有众生是否有成佛的能力?对于自己这种发心的不纯正,内心里对信、精进、无贪、无嗔、无痴等善心所力量的不足,同时也体现了对正见的力量不足。佛陀说每一个众生都具有潜在的佛性。难道这是假的吗?同时也看到自己这样的想法背后隐藏着急于期待结果的发生,如果不能马上实现,然后就会出现不自信,这也是对因缘因果正见的力量不足。师父通过几十年的探索建设的这条解脱之道,导师现在生命的呈现,坐看云起,带领众生走向生命觉醒,实实在在的榜样就在那里,我还不信吗?所以我发愿:为利有情愿成佛!

  三、当我明确了生命目标,是否就知道怎样完成这项生命改造呢?

  面对自己混乱的想法和需求,面对众多经论、八万四千法门,我是根本不知道从何学起的,如果就凭着我的感觉修学,那一定会出现那种盲修瞎练、不得要领、偏执一端、落入玄谈等等状态中,辜负了此生的暇满人身。本课导师再次给我们开示了解脱的修行理路,修行方法。

  首先要修戒:戒律是我们走向解脱的心路规则,通过修别解脱戒、菩萨戒来完成,即一方面要修止恶心行,同时还要修利益众生的心行。安住三级修学两套模式,修好五处用心,九种禅修,努力践行,时时检讨,一点点修正!

  其次是修定、慧(正见和止观):

  错误的认识是产生烦恼和痛苦的根源。如何才能去除烦恼和痛苦?佛法告诉我们,要建立正确认识。正确观念会发展出智慧,错误观念会发展出烦恼。只有建立正确认识,才能让自己变得智慧和健康,佛法提供的正见,就是帮助我们从各个不同角度了解生命的真相和世界的真相。佛法讲的缘起因果、无常、无我、缘起性空、诸法唯识,及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等,都属于正见的内容,

  如何把这些正见转化成我们的能力,转化成我们的正念,就是要修止观,而三级修学的八步三禅即是帮助我们完成观念的改变、心态的改变直至生命品质的改变的最有效的修行武器。

  通过本次学习,再一次让我清晰了自己的修学目标,成就之道,以及要围绕五大要素来修。三主要道颂是建立在《菩提道广论》和《菩提道略论》基础上的,提取了最主要的内容,即出离心、菩提心、空性见,可以帮助我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握了解佛法修学的精髓。

  菩提自性,本来清净,但用此心,直了成佛。导师在本课开示:每个生命都具备这种觉性,它本来就是清净的,成佛你只要去体认它,熟悉它,运用它,就能走出迷惑,走向解脱。

  信 愿 行!发愿为利有情愿成佛!

  愿以此修学功德普及于一切,我等与众生皆共成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