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节课学到了发菩提心后还要修学菩萨学处,以六度四摄为心要。成佛的修行要目标明确,方法正确,就是要通过方便与慧的修行,成就佛菩萨慈悲与智慧的生命品质。并且破斥了不重视分别与方便的两种错误观点。

  本课继续广引经论证明,方面与慧,成佛缺一不可。大乘菩萨成就无住涅槃,必须具备智慧和方便,一方面不住世间,就要修习空性慧,积累智慧资粮,才有摆脱凡夫心的能力;另一方面不住涅槃,就要修习方便,了知诸法的差别相,积累福德资粮,广泛利益众生。如果只修空性慧,就会系缚在涅槃,如果只修方便,就会心有所住,系缚在生死。菩萨道要悲愿无尽,积极利益众生,又要无所得,做了像没做一样。要修方便同时修慧,就能快速成就菩提。

  然后破斥了两种错误观点,一是破斥通达空性就无需修方便。八地菩萨可以长时间安住于寂灭的空性,佛陀仍劝诫他继续精进,而且看到众生还在受苦,应该发心救度他们,继续修习六度。菩萨还要修方便,何况是平常人。二是破斥不分别即是具足六度,外道入定时也不分别,声闻、缘觉征得了空性,但并不具足六度。六度相摄也并不是在一度中具足其他五度,而是在见的引导下行方便,又在修方便的过程中具足慧。

  这周小组交流,几位师兄说感觉这课有点绕,所以我又去看了一下本单元的修学地图,跳出来看看现在站在哪个台阶上了,然后再修学就觉得更清晰了。通过上单元生起了发菩提心以及受菩萨戒的愿望,这单元修学菩萨行,上节课了解了菩萨行的重要性,方便与慧,成佛缺一不可,这节课深入论证这一观点,让我继续做观察修,加深认识,树立“方便与慧,成佛缺一不可”的正确观念,并且生起我要同时修习方便与慧的决定。

  那我是否认识到方便与慧成佛缺一不可呢?我觉得我已经认识到了,从进入三级修学开始,就在接受这种教育,导师的反复教导以及师兄们的榜样作用对我有潜移默化的影响。但自己做得并不好,虽然知道修学和义工都要做,但不懂得用心,都是打折扣在做。从修学来说,并没有认真按照模式,保证每天固定的闻思时间,得少为足,通常看三遍就不看了。义工也积极在做,也知道义工是检验修学,培养慈悲心,可还是做出了一大堆烦恼,增长了凡夫心。为什么会这样?反思一下,我更多的把修学当成了任务,把八步骤当成了工具,我知道这个工具很好,我把它当宝贝一样,可是背会了以后就放下了。武器表面擦得很亮,里面却生锈了。每课也更关注于有没有理清正见,没有深入联系自己做观察修和安住修,武器和子弹都有了,却没有组装在一起用它来改变自己。

  如果老实安住于修学模式,达到每课的心行,按照一条道路走下去,就能证得空性。三级修学模式,就是慧的修行,将我们导向智慧;服务大众模式,就是方便的修行,将我们导向慈悲。以前觉得做义工可以积累福德资粮,但通过这两课的学习,我现在感觉福德资粮不是指人天福报,而是更好的利益众生的能力,要从五明处修学,也要掌握不掉入凡夫心的方法,培养更纯粹的发心,才能更好地利益众生。

  想想我以前的修学状态,修学是修学,义工是义工,也就是没有方便的慧,和没有慧的方便。模式具体落实到每一天,没有定课和自修,就不能保持正念,不管是义工还是生活工作中,心中没有本课正见,就不能做观察修,也就没有办法把义工变成修行。做义工仅仅是做事,没有能力摆脱凡夫心,不是做出一大堆烦恼,就是增加了自己的优越感、重要感、主宰欲。没有通过义工行来体悟空性,也没有通过义工行来培养慈悲,白白浪费了很多修行的机会。

  导师说,菩萨道一方面无所得,一方面积极利益众生,我以前觉得真的不容易。以前我还一直纠结,利他才是最好的自利,不执著利益,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我觉得很矛盾,不明白到底该怎么用心,经常是为了自利而利他,难免执著于自利。学了上士道之后,我好像比以前明白点了。修行就是要成就慈悲和智慧,我渐渐明白什么是慈悲,怎样培养慈悲,什么是智慧,怎样培养智慧,以前的内心矛盾也开始化解了。我现在觉得就像导师说的,只要训练得法,用心正确,同时发菩提心,完全有可能做起来。我感觉最近的义工和修学都更加有力量了。

  所以我要继续安住两套模式,同时修习方便与慧,用八步骤来自修,用正确的发心做义工,不断克服凡夫心,真正做到为利有情愿成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