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节课的学习让我更能体会到:人生本质是苦 这一永恒命题。

  第一次感知:“我”与“别人”

  童年时期,总有一段无忧、懵懂的时光,在那段岁月里,我和别人是没有区别、没有对立、没有竞争与分别心。

  成长中,总会发生一些事情,让自己突然领悟到“我”与“别人”不仅是两个词语意义的差别,也代表着不同的个体,这个个体的外在表现(比如相貌、成绩)是有区别的。

  4年级的时候我从村里的小学转到镇上的小学读书,在那里遇到了我最好的朋友,我和她是同桌,每天两个人就像合体一样,到哪儿都不分开。我很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感觉:懂事、节约。后来老师调座位把我们两个人分开了,我控制不住情绪,痛哭起来,放学回家路上,一边走一边哭,大约哭了20分钟,遇到了来接我放学的妈妈。妈妈看到我满眼泪痕、不顾形象的走在大街上,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告诉她:老师把我和最好的朋友分开了,我想一直和她做同桌。妈妈问:你的同桌成绩怎么样,比你好么?我愣了一下,如实回答:她成绩比我好。妈妈继续说:那你还有什么好哭的,你成绩差怎么配和她做朋友,有时间在这边哭鼻子,还不如回家好好学习,超过人家。

  就这样完全没有安慰、没有逻辑的对话,在我的心里得到的暗示是:原来朋友之间是相互独立的个体,也是存在竞争与对比关系的。

  分别心升华,我执心渐起,嫉妒、我慢之火燎原

  此后,我的心思开始渐渐去关注“我”和“别人”的不同,并在内心进行比较。这次我的语文考的比她好,今天我的衣服穿得比她好看等等。当我过多抬高自己,贬低别人时,所面临的烦恼也在不断增加,每天总是把目光和精力放在对比上,没有办法去找寻、进行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虚度了光阴;而且在对比中渐渐产生了两种不良心态:嫉妒和我慢。当别人拥有我缺失的事物时,我就觉得她们配不上这些,嫉妒她所拥有的;当别人通过一天天努力超越我的时候,我却慢心升起,固步自封,看不到别人的努力与长处。

  自种恶业,自尝恶果

  长期处于比较、嫉妒、内心不平衡的状态中,身业和语业也开始发生改变。有的时候听到别人表扬一个人的时候,我偏偏要说出这个人缺点,发表离间语,总想把别人拉到自己的战线来一起吐槽别人。在恶念的念念相续中,我的心越来越狭隘,周围的一切人、一切事都是我可以吐槽、对比、嫉妒的对象。我的朋友越来越少,在人与人的关系中亲密感越来越低。

  认清事实,希求改变

  去年年初,老公二姐夫到工作,他们一家三口住在嘉定,离我们很近。二姐很孝顺,经常会来我家看看自己妈妈(也就是我婆婆)。起初我还能热情款待,烧一些拿手的家常菜等待她们到来。后来因为两个孩子在一起打闹,哭哭啼啼的,当我发现是二姐家孩子把我们家宝宝惹哭、争夺他玩具的时候,我就心生恼意。在内心里我希望我的小孩是不可以吃亏的那一个。

  就在这样的心态中,我把一个亲情关系处理得乱七八糟。我其实很喜欢二姐,但是不知道怎么和她的家人一起和谐相处。

  学习佛法之后,我开始尝试去观察二姐的家庭,发现她的孩子之所以总是喜欢抢我家宝宝手上的玩具,是因为他想获得关注,他的父母经常在玩手机,不和孩子互动玩耍,他有需求的时候总是很不耐烦的回应着他,所以孩子极度渴望关注,才会想着从比他弱小的弟弟手上抢玩具。

  打开心量,不住于相

  明白这样的因缘之后,我开始同情他,对他也开始包容起来,比如他把我家的墙壁纸上画了很多无法擦拭的线条,我也就一笑而过、抢我们家宝宝玩具时,我也会试图用新的玩具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让纷争停止。

  上周六他来我家玩,我家宝宝想抢他手上的玩具,他不给。我家宝宝就走到他前面轻轻打了他一下,然后他重重的打了我家宝宝。二姐看见了,准备一顿咆哮,我见状赶紧把他拉到旁边,对他说:雨辰现在很生气,对不对,因为你喜欢手上这个玩具且还没玩好,弟弟就来和你抢,但是你不想给他,在弟弟欺负了你之后,你才想着也这样回击回去,对么?但是舅妈相信,在你的心里,你是很喜欢弟弟的,你也不希望这样对待弟弟,对吧。我们可以想一想下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们不生气、不发脾气能不能解决,好么? 他听了以后,抱住我,开心的笑了。

  我想当我不把“我的”和“别人的”孩子 这两个个体独立起来,且将我执去掉后,平等无分别地看待一个问题,一件事情,用情感引导的方式尊重孩子内在感受,这样才是对他好的教育。

  那天晚上,临走时,他一直吵着说:我喜欢舅妈,我想舅妈去我家。这句话深深温暖了我。

  原来,不住于相,可以给别人快乐,也能让自己宁静、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