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义:1、佛教生命观是建立在缘起、无我的基础上,身、语、意三业形成的业力是决定生命发展的核心力量,有情的观念不同,经历不同,就会形成不同的生命力量。当这些力量表现出来并产生作用时,就决定了未来生命的存在形式,即六道轮回中的某个角色。因此生命具有很强的塑造性。

  2、三世因果、六道轮回、四谛法门、三乘修行都建立在业力的基础上,所以深信业果是止恶行行善的根本,只有止恶行善才能使生命究竟地离苦得乐。

  3、业的基本特征有四点:

  一、业决定之理,一切快乐的结果都是从善业产生,痛苦的结果都是从不善业产生

  二、业增长广大,由微小的善业能产生大乐果,小恶业能产生大苦果

  三、业不作不得,未造苦乐的因,苦乐之果决定不生。

  四、业作已不失,已造作的业因必定招感果报,善恶业不能抵消,自作自受。

  感悟:回想起自己的生命路程,也能够感受我的生命形态是由自己的身、语、意三业形成了这里要分两个阶段来说,一是未学佛之前,记得小时候那时好象是一张白纸,随着不断吸收不同的文化,慢慢形成几年前的我。因为接触到酒,于是不断培养贪酒的习惯,最后到了无酒吃不下饭;本来不识股票为何物,但通过不断的买卖、不断的研究,最后到了一时不看就心里难受的地步。本来特讨厌说假话的我,为了多骗取他人的财物,每天不断说着假话,说到最后自己也习以为常了,后来每说一句她们就问我,真的假的?嗔心、嫉妒心、慢心等也在我的不断培养下壮大起来的。所以说是我自己通过不断努力形成了我未学佛之前的那个我。原本以为生命就这样了,按照这样的道路走下去一直到生命结束了。还好遇到了佛法,遇到了三级修学,看到了生命的可塑性。现在通过修习不断改变之前的错误的观念、不良的习惯,受持戒律,止恶行善,心行也发生了改变。酒也不喝了、妄语也不讲了,内心贪、嗔的力量在慢慢减弱,慈悲力量在慢慢增长。所以现在通过修行我把我改变了现在这个我。这时我忽然明白了必须要去服务大众的原因,那就是通过座上的发愿的力量是不足的,要想真正改变生命,必须再通过座下的行为不断重复,内心的慈悲力量才能壮大,才能成为生命的主导。

  业果规律使我进一步明白,我现在能得到暇满人身、有这么好的修学条件无不是来自我往昔所造的善业,同样我所受身体的痛苦和受到他人的伤害无不是来自我往昔所造的恶业。以前遇到别人对我形成伤害,我总是本能地认为是他们的问题,从而产生敌对情绪,直至产生冲突。学佛后要培养慈悲心,减少嗔恨心,于是学会了忍让。现在我认识到,他人对我的伤害,无不是是我往昔先对他种下不善的因,才有了今天他们对我的不善行为。如果我不曾借过朋友的钱不还,哪会现在有他借我的钱不还还跑掉的道理?如果不是我曾经对我同事造成伤害,何来今世他对我恶语相向还找人打我的道理?如果不是我曾经对我老婆造下种种不善因,何故我们今生一直怒目相向?明白了这个道理,我不但要在他人伤害我时生起慈悲心、感恩心,同时还要生起惭愧心、忏悔心,是他们提醒我,是我往昔造下了不善因,他们才会这样对待我。了解了业果原理,我明白我要想成为一个健康的人、慈悲的人,要想未来得到快乐,就必须止恶行善,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同时还要对往日所造恶业努力忏悔,只有这样在未来生命中身心清净,自在快乐。

  星期四下午提前回来带老婆去看病,她的的嗓子有点难受,其实前几天已经带她去看过两个医生了,也抽血化验了,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但是她就是一直觉的不舒服。这次看完后,医生对她说是慢性咽炎,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注意保养就行了。谁知她回来后一直唉声叹气,一直报怨,说为什么她会得这个病。要是以前,我劝两句我就不再理她了,心想又不是什么大病,我这几年病成这个样子也没有向你这样。本来想看看书的,书拿到手了,我心看书的目的是干嘛呢?还不是为了增长智慧培养慈悲吗?现在老婆心里难过我为什么不想办法化解她的痛苦呢?这不就是培养慈悲、消除冷漠的好机会吗?于是放下书,在网上找艾灸咽炎的穴位,等艾灸好后,一起去共修的路上,我问她好点了吗?她说哪有这么快,但是看的出来,她的心情好多了。前两天还因为一点小事对我不理不采的她,又和我聊起了共修,聊起了家常,果然,善行得善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