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虽缺 勤修补离堕类 证菩提

  心慈 

  转眼间,我开始修学到现在已经一年半了,回想自己这一年半的变化,真的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往日的情形还历历在目,虽说自己从小出生在佛教家庭,也偶有结遇善知识的因缘,但是对于修习佛法,我仍是个小白。那个时候我逢庙就拜,佛菩萨就是在寺庙中的塑像而已,而我只能是个徘徊在佛法大门外的孩子。

  修学以来,我通过同喜班的修学,坚固了自己对三宝的信心,树立了一些佛法的正见,在修习中感受到了法喜,我逐渐从佛法的小白在善知识的引导下走进了佛法的大门,我明确了自己的目标,我找到了生命的意义。可是在本次能依弟子之相的修习中,我问自己,我是一个合格的佛弟子吗?答案是,与曾经比较有进步,但是离具格的佛弟子还有很大差距。

  本节主要讲了能依弟子之相,即质直、具慧、求法义、敬法及师、善摄心听五个条件。

  质直:即没有偏见,不落入我法二执中,且能用清净心闻法,接纳缘起,接纳每一个人,尊重每一个人,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颗接纳的心。

  具慧:即具有基本的分辨能力,具备分清善说之法和恶说似法的智慧。

  求法义:又称求法义利,即发出离心、菩提心,以追求最究竟的觉醒智慧为目标来修学。同时还要依教奉行,不能将学习佛法和学知识一样,认识到佛法是要落实到心性的智慧。

  敬法及师:佛法在生命中起作用的程度就来源于对法和法师的恭敬程度,因为恭敬法和法师,所以才能够信受奉行。

  善摄心听:即谛听谛听,在闻法时一定要具足三种过和六种想,依照闻法轨则才能让自己成为一个合格的法器。

  以上五点便是对弟子之相的要求,包括自身素质和修学态度。学佛是生命改造的工程,我们是否能够实现目标除了有具格的善知识外,成为具格的佛弟子也是必要的条件。我想通过以下三点来分享我学习本节课的收获。

  一、三级修学给与我增上;

  正如前面所说,一年半的修学让我有了很大进步,自己的慈悲心、利他心、惭愧心、恭敬心、感恩心都在增长。自己对我和法的执着都在减少,也是这一年半的修学,让我有了分辨正法和恶法的分辨能力,这都是善知识的功劳啊。师父的慈悲大愿创建的修学模式才让我有机缘走进佛门,改善自己的生命。

  二、现阶段能依之相之不全;

  质直,看似简单,可是做到却很难。我们每天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自己的世界就是由往昔的业力呈现出来的轮回系统,带着强大的对自我和对法的执着,才有了千差万别的世界。我不停的问自己,我有一颗接纳的心吗?我有一颗能接纳所有差别和缘起的心吗?我对同学们分享的差别、不同见解的差别、生命形态的差别能接受吗?如果我能看透一切都是因缘的呈现,是不是就能不因和自己的差别而起烦恼,而去尊重这种差别,培养自己慈悲心。言质直者,为不堕党类。若为堕类所蔽,则不能察见功德,亦不能获善说之法。如《中观心论》:“以堕类故心热恼,终无通达寂灭时。“当观自心,有则改之。这是多么严重的过患啊,这就是闻法轨则中的远离垢器的原因,因为自我的执着,而让我们接受的法已经变了样子,无论如何努力,都不能入佛见地。

  敬法及师,乍一看觉得自己符合的,因为已经按照模式在修习佛法,一直很恭敬师父,可是再细细思惟敬法及师的内涵,我真的没有做到。师父说亲近善知识师为了听闻正法,听闻正法不是听听就可以,是要依教奉行,是要将所学的佛法落实到心行。师父讲的在我的生命中到底践行了多少?师父讲的法,我到底懂了几分?这样比较,需要继续精进努力的还有很多。

  善摄心听,自己在观听视频的时候经常分神,而且状态也不稳定,其实就是覆器一个,多么殊胜的佛法,多么难得的暇满人身,都是自己的不经意间浪费了时间,浪费了福报。

  求法义利,任何的事情都要导向一定的目标,世间法如此,更何况修习佛法,决定我们是否为大乘弟子的标准就是我们培养的是什么心,只有我们所培养的出离心、菩提心才能最终实现为利有情的弘愿。

  比对这些标准,惭愧之余也明确了修行和比对的方向和标准。

  三、当徐于求全加功努力而欢喜进修。

  以弟子之相的比较除了让我们升起惭愧心外,还是让我们升起精进心。佛法的修习,佛法的用心微妙,佛法修习的复杂以及凡夫心的强大都决定了我们选择了一条不容易的修行之路,在这条路上我们已经有了善知识的引导,更要让自己成为合格的法器,才能修行清净无染的法,最终改变我们自己的生命品质。

  器若相缺,则师随极清净,以弟子自身有过故,必至见为过失,或将说者过失复执为功德焉。时刻关照自己,时刻修正自己,有则改之,无责欢喜进修,与同修们共勉!

  感恩师父,感恩三宝,愿以此功德,普及于一切,我等与众生,皆共成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