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佛传》这部分内容,让我对佛陀传奇而又真实的一生有了初步的认识与了解,对佛陀崇高的人格、圆满的智慧和无限的慈悲高山仰止心向往之。学习佛传进一步纯净了我的佛教信仰,让我明了学佛不是停留在一味地祈求佛菩萨保佑,而是要真正学习佛菩萨无限的智慧和无量的慈悲,以佛菩萨究竟圆满的人格作为改造自我生命的总目标。走近佛陀让我明确了学佛的对象和内容,认识佛法让我系统地了解了佛法修学的纲领和体系,这些内容对重新建设我的佛教信仰、重树佛法正见以及坚固学佛道心都具有不可估量的意义。

  佛陀生于帝胄却能毅然决然地舍俗出家,这一伟大的行动不得不令我震撼。犹记得在师父的开示中经常会听到这样一句话:“出家乃大丈夫所为,非王侯将相所能为也!”是啊!佛陀就是这样一位大丈夫,伟大的人天导师。佛陀出家的经历让我对“出家”有了全新的认识:过去的我对出家的认识仅仅停留在剃发染衣、晨钟暮鼓和青灯古卷等等名相上,而学习佛传后我认识到佛陀出家是基于他对人生无尽地思考与追问,是一种智慧的选择,这种智慧的选择可以将迷惑混乱的生命导向解脱自在的人生。

  出家是对自己尽未来际生命工程的改造和践行,不仅仅需要具足善根、福德因缘还要有众生来成就,这就是重要的缘起,佛陀出家主要基于他的广大发心同时也得到了诸如阿私陀仙人、车匿和白马犍陂等众生的成就,所以出家也是要看各人的因缘,这个因缘的重要缘起便是取决于累生累世所造作的业力推动和驱使,还取决于各人福德资粮的厚薄。而学到佛陀求道,我真正认识到佛陀求道的目的是要寻找一条通往解脱的道路,寻找一条通往生命觉醒的道路。

  佛陀曾经尝试过99种外道的修行方式,不论是修升天人、修苦行还是修禅定,这些都无法究竟地解除生命的迷惑和烦恼。而这种迷惑和烦恼却根源于我们的心,是魔对凡夫心遥控的一种相状。迷与悟也是在一念之间,反观我自己,当我面临这个纷繁多变的外境,身处无尽的痛苦和烦恼的时候,这种对境往往是滋养我“魔性”的温床,我的生命状态会在自觉不自觉中被这种魔性沦陷。因而我需要一种佛法的正见来引导我做出一种智慧的选择,这种选择能够调伏当下我这颗躁动混乱的心。佛陀求道、降魔乃至最终在菩提树下夜睹明星悟道成佛,这其实也留给我思考佛陀是如何对自己的生命做出选择的,佛陀是如何通过禅定将这种通达宇宙人生的智慧导向生命的审视。这让我体会到不论修行还是工作生活,事实上都需要一种佛法智慧,都需要一种佛的知见,这种知见能够让我在修学中戒骄戒躁、恭敬谦卑,在每一个对境中真切感受自身存在的问题,从而对佛法生起真切地渴求,坚定向佛陀学习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