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法义学习内容共三篇:1、《发心求正觉,忘己济群生》2、《我的出家生活》3、《并非名僧的高僧》。围绕是法师出家、学习和教学及走上弘法道路、从事弘法事业等经历展开,以下是我学习归纳的主要内容。

  自号山人的济群法师,居于五老峰阿兰若处(梵语,意为寂静处),弘一大师掩关静修地之一。法师说:我似乎生来就是为了出家。“发心求正觉,忘己济群生”是法师始终不变的愿力,正是这份愿力的推动下,法师往返于兰若与尘世之间,法音广宣,度众无量,足迹遍布海内外各地。有着以“出世之心行入世事”的境界。因为慈悲,所以入世度众;因为智慧,所以不著世间。法师对佛法概括为,佛法是了解生命的智慧,是究竟解脱人生痛苦的方法。

  以下是法师出家及学佛的因缘:

  法师从小因为家中常常接待很多南来北往的出家人,受家庭的影响,自己也有足够的善根,故能童真入道。出家过程中通过对佛法的深入学习,更坚定对三宝的信心,又因为弘法的原因,对社会有了更多接触后,越发认识到,追求真理、智慧和解脱的人生是最有意义的。

  法师出家时,宗教政策还没有落实,佛教仍被社会视为迷信。法师最初在支提寺,受寺院僧人真心向道,信心非常坚固的熏习,了知到出家的目的是“了生死”,这也是法师最初接受的佛法教育。其后法师又到了闽侯雪峰寺,过着农禅并重的生活。一方面这种生活养成山野之人的气质,并始终保持对大自然的喜爱;另一方面也为僧格养成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法师在成长过程中亲近过三位老人家,让他认识到依止善知识的重要性。一是鼓楼涌接泉寺的普雨老和尚,二是广化寺的圆拙老法师,三是南寺的妙湛老和尚。

  法师是如是走上弘法道路的:

  法师是第一批进入中国佛学院的学生,毕业后来到广化寺,又继续学习,使法师在佛学院所受的综合教育的基础上,对戒律、俱舍和唯识有了进一步的研案。读书之余,也在佛学院讲课。1988年来到南寺,在阿兰若处静修。这种清净的自然环境,对法师的学习、修行和弘法事业都有很大帮助。

  另是个沿海开放城市,有因缘接触到很多来自海外的法师,从中了解了对海外弘法事业的发展情况,萌生了弘法的愿心。首先是在南的圆通讲堂,和湛如法师一起为信众开设“正信佛教” 和“人生佛教”系列讲座。在厦大研习历史时,又得以在厦大学举办“佛教文化研讨班”,开始向高校弘法。其后,又应邀到各地举办佛学讲座,走上弘法道路。

  法师几十年来内修外弘的历程:

  从1992年开始,法师一直在国内外举办各类佛学讲座。在弘法过程中,体会到社会对佛法的需求,而教界能够从事弘法的人实在是寥寥无几。所以,培养人才是教界当务之急,因为“道在人弘”。并不断探索教学模式,法师在闽南佛学院担任研究生导师,同时也在西园寺主持“戒幢佛学研究所”的工作,和教内外有志于佛法之士共同实践对佛法教育的一些想法。对于佛学教育来说,研究人才的培养当然是不容忽视的,并且还招有研究生,旨在致力于佛学研究的僧众创造条件。同时,还发行了各自的学术期刊。但是,研究佛学并不是学佛的唯一目的。学佛的关键是在于自利利他,自觉觉他,学以致用,能以佛法智慧为民众提供精神食粮。

  法师举办了很大的讲座,但讲座影响的范围是比较有限的,整理成文,就能利益更多的人。目前已出版的书籍有四大系列,以“人生佛教系列”适应面最为广泛;“佛法修学系列”主要是针对信众引导,并以皈依、发心、道次弟等建设为基础;“戒幢论丛系列”侧重于学术性;“以戒为师系列”希望通过对戒律的简明解读,使僧团大众对法和律具备基本认知。法师还通过音像制品来弘法,比书籍的普及面更广,通过网络弘法,比传统弘法方式有更为广泛的覆盖面。鉴于佛教界普遍师资不足的问题,还开办了“网络佛学院”,利用网络特有的优势,通过视频为散居各地的学佛青年上课并进行指导。

  世间万法皆是因缘所生,法师成就佛教事业也是众缘和合。宽松的政治环境,南寺和闽南佛学院提供的活动的空间,第三是西园寺普仁大和尚的全力支持,各地护法居士的积极协助。但最主要因还是法师对弘法事业始终保有一份愿心。

  法师认为,作为一个出家人,首先要明白,出家人的本份是内修外弘,自身的佛学素养和道德提高了,才能给大众以正确引导,否则就会将他们引向迷信、盲信的误区。而作为寺院(佛教也称为“道场”)来说,除了给僧人提供修行办道的环境,也是民众净化身心、舒缓压力的净土,及普度众生。定位准确了,才知道寺院应该以什么样的形象来面向社会。

  《并非名僧的高僧》一文说到,高僧的标准。《高僧传》中,即对“高而不名”,和“名而不高”,作了区分。我们不能凭名声来作出判断,就像社会上许多名人,其道德素养未必能作为大众楷模。当然,也有很多既高又名、实至名归的大德。法师所理解的高僧,是依戒定慧三无漏学修行有成者。是否高僧,主要取决于自身的生命品质,而非外在的身份、地位、名声。

  学完此篇联想自己,虽然没有法师那样的福报和善根,但也是很幸运的,能在后半生遇到佛法,遇到济群法师,遇到三级修学,遇到师兄们。在这个时候学佛有一定的人生阅力、一定的经济基础,一定的时间,每期法义学完后有一下很好的对照,闻思。但的确,如法师说的:人到中年后,性格多半已经定型,要改变以往的不良习气就很困难的。感觉学习过程中知识增长不少,但还是有点学是学,事是事的味道。遇时时串习很快就出来了,贪慎痴三毒深入骨髓、血液,但好的是能觉知病兆,用所学正见对治,有时三毒会被我战败,自己有种成功的喜悦,但很快三毒又悄悄的上来了,不甘示落啊。所以,我觉得学佛就是战胜贪慎痴病毒的过程,这将是一场持久的战争,坚定信心,相信每个人自身都有成佛的潜质,不断开发,总有明心见性的一天,这一生不行,下一生继续,下一生不行,下下生,下下下生┄。

  果珠感恩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