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学习法义,明白了观察修和安住修在八步骤三种禅修中是时时刻刻都存在的。观察修和安住修其实在生活当中也是随时随处都在做的,祇不过就像法义中说的那样,我们是按照自己之前的串习、习惯、惯性思维去做而已。

  反观自己,发现自己平时做决定,很少纠结,因为我知道,纠结到最后,决定还是要做的,何必耽误时间去纠结。比如我这次所做的离职的决定,也没有过多的纠结,就是在考虑,单位正是合并、建章立制的关键阶段,会很忙,如果把时间都花在工作上,我的修学肯定要停滞,这个是我不能接受的。但另外一方面我又在想,如果不把这个任务承担下来,我自己这几十年的经验,不幇到企业,岂不是一种浪费和不负责任的表现(其实自己瞬间也观到,这是我执和我慢的一种表现,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地球离了谁也还是继续转;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没有谁敢说自己的就是一定是最好的)。再有就是,由于这段时间大量耗费的精力和体力,身体也已经出现了红灯。按常规,我每年都要住院一段时间,拍垂体加强动态核磁共振,还要全面检查身体来调整药量。医生已经提醒我不能再拖了,让我在年末之前抓紧时间去医院检查。而这个工作的推进、培训和跟进,没有半年时间是不可能上轨道的。

  但和老板谈离职时,也不会是一帆风顺的,我们也要站在老板的角度,帮他考虑到最佳方案,不能只顾自己,而伤了企业和老板的心。佛法智慧告诉我们,真正的利他,才能自利。

  我们是这样交流的:老板说,现在企业离不开我。我就跟他讲,趁我没有把自己的一套管理体系拿出来之前,我先离开,对接任我的人来说,她就能按照她的思路来跟进这件事,更有利于她工作的推进。比她一到任,既要拿出精力来熟悉单位的实际情况,还要熟悉我的思路,然后再结合自己的打法去跟进,要省时、省力、高效的多。

  老板又说,要么你就请一段时间病假,等你住院回来以后继续做,我就不找人接替你了。我就跟他讲,我本来就是因为工作强度太大了,身体吃不消才住院的,回来以后工作量仍然在那儿,工作强度也没有变,我的身体仍然接受不了哇。另外,我也耽误不起您的时间呀,您现在是急于重建调整的阶段啊。

  他看说服不了我,就说我是真的觉得我们合作的很好,我很需要你这样的人来帮我。我就说,我很感激您的认可。难得我们有缘相识共事,也希望此后我们成为朋友,若需要我专业上的帮助,我在身体条件许可的情况下,一定会不遗余力的,但只是帮忙,不谈钱。

  在这样融洽的商谈下,彼此也都接受了这个结果。

  所以通过这件事,我的感受就是,我一定要观明白自己到底要做什么?我最根儿上的坚持是希望能有好的身体,继续修学,这是原则,那么我就坚持住这个原则,用对方也能接受的理由和态度来说服对方,好来好走。

  其实这些都是我在做观察修和安住修的一种表现呀。根据佛教的财富观,我没有把钱放到第一位,我相信了慧修学长的引导,分清了红豆子和绿豆子(修学佛法是当下最重要的事)。也明白了法身慧命的重要性,决定让自己在生而为人的这一生中,做更该做的事情。当然,所有的决定一定是在能保证自己基本生存的前提下。也通过自己的这种观察,破除了自己的我执和我慢,认识到“我”不是最重要的。当我确认我所有的这些观察的基础都是建立在这段时间学习的佛法正见中,我就安住于这种观察,并积极行动去达到这种结果。

  而若是从前,没有这些佛法的正见作依托,离职的时候,考虑的更多是自己的感受,不可能去在乎老板的想法和处境。甚至老板若是出于挽留,给出更好的待遇时,我都会因此动摇离职的心,毕竟,对于钱,是很难拒绝的嘛~正是因为学习了佛法,重建了知见,自己才会通过观察修和安住修有了坚持,心,更安定、更有力量啦。

  感恩遇见了佛法,感恩导师为我们修学佛法提供了禅修的方法,我会在生活中践行好八步骤三种禅修的方法,思维、观察、安住好自己的心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