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法义进入修习菩提心的第二种方法,即自他相换法。

  这来自寂天菩萨的传承,属于文殊、龙树深观体系的传承。

  一、自他相换的意义。

  1 初识自他相换。若想要快速救度自己或别人,应该修自他相换法。这是一种最秘密的,甚深微妙的修行。(来到了一座宝山,而现在钥匙也给我们了)

  2随后用三个偈颂,说明自他相换的意义。

  1)先抛出一个命题。世界所有快乐,来自愿他人快乐;世间所有苦恼,来自只想自己的利益。

  2)说原因。引用凡夫和佛陀的对比,凡夫利己却制造了无尽的痛苦烦恼;佛陀利他得到大解脱大自在。

  3)观过患。如果不修自他相换,不仅不能成佛,世间安乐也是得不到的。(不懂这个道理,不就是白忙活一遭,注定了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人生么)

  4)得出结论:

  我爱执,是一切衰损之门;

  爱他执,为一切圆满之处。

  这是告诉我生命的真相了。

  导师把这里面的原理也说清楚了,利他能破我执,瓦解产生痛苦生命的本质,从而才能开启生命的智慧的宝藏。

  心得:

  读到这一段,有一种寻寻觅觅半辈子,终于遇到了未学佛法闻所未闻的生命的真相的感叹。

  看看自己的生命状态吧,只需要稍微冷静的去观察,是不是成日里心念起伏?被我执搞得烦恼不断。看着这个人起了嫉妒,看到那个人起了傲慢。想做件事,担忧家人生气、领导不满。成日里心慌慌的,没个安顿的时候,要不就是东想西想,停不下来,要不就是昏昏沉沉,浑浑噩噩.........心里你方唱罢我登场,真个是没一刻消停啊。这就是,只爱自己带来的过患,心心念念里只要为自己想,想着怎么着让自己舒服点、快乐点,结果在这种自己的快乐神圣不可侵犯的价值观下,导致的人生是日益增长的烦恼和不安。

  反而是,若是做了利他的事,内心容易平静,比如做读书会,看到书友的喜悦,内心真是一片空明的喜悦。

  果真是,世界所有快乐,来自愿他人快乐;世间所有苦恼,来自只想自己的利益。

  其实,只想让自己快乐,反而并不是真正的爱自己。虽然处处求快乐,但是心念里是不爱自己的,不满足的,厌弃自己的,充满匮乏感的。这是填我执的坑。我执是一切衰损之门。回想自己的人生,出现了两次明显的衰损,一次是10多年前,初到时,顺遂自己的快乐导致了从身心都痛苦得无法排解的状态。还有一次,是2013年,一心追求“个人理想”的人生,导致了理想看起来实现了,心灵“破产”了,身体也消耗过大。那段时间多么像杰克·伦敦的自传体小说《马丁·伊登》中的男主人公,当他费劲心力成为作家,得到美丽姑娘的青睐,他的人生信念突然崩塌了。

  反观现在的自己,积习仍然在,这不是一时半会儿能纠正的。所以,衰损之门,仍然开着。幸好有每天的法义和义工行,每次用心的义工行和自修,都能让人元气满满。

  “重病”未愈,岂能不好好吃药?

  什么是最好的药?爱执他是一切圆满之门。

  所以,认识到自他相换的意义,我修是不修?不修,就是日益衰损;修,则是开启圆满之门。

  到这里,不敢不修的心生起来了。

  二、自他相换的成立及原理

  1 自他相换的成立

  那么,对这套修法我有信心么?我能修起来么?我就是我,他就是他,凭什么就可以相换呢?(过去的经验冒出来,小嘀咕不断,产生了疑惑和怀疑,还试图退却)

  1)宗大师抓住了凡夫心的这个念头,在这里举例告诉我,昔日仇人,听到名字都憎恶;后来和解了,不见面都不舒服。所以,将自作他,将他作自之心,有理由生起。

  2)寂天菩萨说也是这个例子,然后说,将自为他,并不难。

  3)说到这里,心还有个疑问,凭什么我的心就可以这样换来换去的呢?导师进一步把心行原理说出来:

  心的原理,是缘起的,又是无常的。

  因为,心,是缘起的。所以,心,是可以训练的。

  我,需要对心做健康的训练。

  以前的训练,不健康、无聊的多是。

  现在,要训练正知正念。

  2 说原理。

  寂天菩萨说,你不应退却,心通过训练是可以做到的。

  “把我的身体想成是他的,不是我的。其实,我根本了不可得。”

  宗大师知道,我们会疑惑,他的身体确实不是我的身体,我怎么能生起将他作自的心呢?他说,我的身就父母精血和五谷和合而成,并不是我的,只是我出生以为它是我的,串习了我执,以为是我的。同理,这样的话,对于他人的身,我产生这样的爱执也是能生起的。比如,父母对儿女,就是把他当作我的,看成生命的一部分。

  所以,认识到这点,将自作他是可以修起来的。

  导师继续解释:

  他说,他发现了,我就是一种设定。如同房子、衣服、工作单位、爱人,我加了我的感觉,就当成我的了。

  当然,对我的设定还有大小。有的人只有自己,有的人是家庭,有的以一个城市为我的,有的是一个国,有人可能是一切众生.......

  这都是设定。“没有一个固定不变的我,事实上,它是一种因缘假相”。

  所以,自他相换,完全有可能。因为自和他,我和非我,都是设定!!!!

  “你只要改变这个设定而已”。

  心得:

  1 自他相换何以成立?因为心是缘起的,又是无常的。仇人成朋友,朋友变冤家。观察影视剧中,演出百态人生。《红楼梦》中,”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都说明心的不确定性。因为不确定,所以是可以训练的。

  观察以前的训练,不健康、无聊的多是。比如,和人攀比产生痛苦;贪恋美食产生贪心;贪恋情感,产生思念的苦;贪恋环境,地位、名利、认可......这都是在训练贪嗔痴。这种训练让自己吃了不少苦头。想想那些突然内心很崩溃的瞬间,那些痛苦难耐的瞬间,不都是我执创造出来的苦么。

  现在要训练正知正念,这里的正知正念,就是:把追求自己的快乐和在乎自己的利益转换到他的身上,将冷漠他人的苦乐之心转换到自己身上。一切人世间的福报到成佛的大慈大悲,都是从爱他、利他中产生。

  观察自己的生活,与有些人关系和谐,源自内心里希望他们快乐,愿意给予他们快乐,比如一位20多年没见、上学时也几乎不说话的同学突然生病,去探望,去教会站桩,20年不见,却相处温暖自然,一见如故;与另一些人,比如单位的同事,完全的冷漠不关心,我们在一个屋顶下也快20年了,彼此漠不关心,形同陌路。如果我能把对同学的付出,哪怕给十分之一到他们,会是什么样?

  这都说明,一切都在于心的训练。对同学,我训练了给予快乐的心;对同事,我训练了冷漠的心。从前面的训练中,我也收获了很多福利,比如平静喜乐的心;从后面的训练中,我“收下”的是内心的对抗和冷漠。

  观察到这种心是可以修起来的,能够成立的。利益和过患也在前面做了观察,那么,我对修自他相换有没有信心?

  2 自他相换的原理是什么呢?俱生我执,导致一出生就把这一团身体当成了我。其实,它就是父母和五谷等因缘和合而成的。既然我能对这一团身体产生爱执,对于别人那一团一团的身体,是不是也可以培养出来爱执?

  这是显而易见的。

  一切,都是因为我的设定。

  这让我想起了《大话西游》中,紫霞走到一个山里,对着大山一指说:“我宣布,这座山和这里的一切都是我的了”。然而,她的天真宣布,最终面对的是稀里哗啦的结局。

  我,也是如此的啊。任何东西贴上我的标签,我就“宣布”这是我的了,我的父母,我的老公,我的同学,我的衣服,我的钱.......还有,我的身体,我的想法.......他们都变得神圣不可侵犯,必须经过我的许可,别人才可以分享。然而,哪里有我的东西呢?我成了紫霞,眼巴巴的看着,“我的”一切,都在消散,都在衰损。看着自己变老,父母变老,看着文凭变成了一张没用的纸,看着我喜欢的人们居然还喜欢别人.......我就开始了“抢救”人生,用各种手段,讨好啊,奋斗啊,“孝顺”啊,心心念念,都想让一切衰落得别那么快。人生变成了一场疲惫不堪的“战斗”。

  其实啊,“这种我,是我加上去的,不是它本身具有的”。一切都是缘起的,花开花落,春去秋来,就是这样平静的流转。而我,对贴上了“我的”东西,变得不再。有句话说,若非生活所迫,谁愿负重前行。但是,茫茫人世间,放眼一望,地铁里、公交车上,有几个不负重前行的人?

  因为,我不懂生命的真相;

  所以,本可云淡风轻的生活,变成了咬紧牙关的前行。

  设定为我的,我就努力抓取;设定为不是我的,我就冷漠不闻。导师说,这就是一个错误的设定,事实上,它是一种因缘的假相。

  这只是一个设定。那在缘起的世界,我可以改变这个设定。

  把他当成我的。如同父母把孩子当成生命的一部分。爱情歌曲里唱,“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从此爱上你的爱,痛你的痛”,把这种爱转换到众生身上,也是可以的。(忍不住想,以后听爱情歌曲,把其中那个“他”,换成一切众生,是不是有助于去体验那种爱众生的心?)

  我执画了一个小圈圈,只有圈圈内的才关心。现在,我把圈圈放大,家国天下,都放进来;一切众生,都放进来。毕竟,本来就没有我,我也是他们的,来自父母和五谷的滋养,才有了这个“我”。

  缘起的世界,没有我和我所,心态破了我执当下就能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