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节课学习了人生五大问题:“何为幸福”、“我是谁”、“生从何来,死往何去”、“何为命运”、“活着为什么”;在学佛之前,这其中任意一个课题都是自己不太愿意触碰和深入思考的,因为这些话题太沉重,太复杂,而我又不具备直面它的勇气和智慧,所以我们用看似的忙碌和积极演绎着每天重复的生活,当欲望得到满足时才能感受到片刻的快乐,可是建立在物欲上的快乐是稍纵即逝的,痛苦和烦恼又随之而来。

  今天我重点对“何为幸福”、“何为命运”这两方面分享心得:

  ① 何为幸福:

  一直以来,自己也跟很多人一样,走不出处于世俗的世界,无法回避是一介凡夫的事实。上班、下班,到点吃饭、睡觉,每天三点一线的生活,已经习以为常。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进步,在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静下来的时候,自己还是会忍不住去触碰“人生的五大问题”:我对现在的生活状态满意吗?达到什么样的状态才能感到幸福?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要说我对幸福的理解,简单点说就四个字:知足常乐。具体点就是:能吃饱、穿暖、夫妻和睦,有属于自己的一个小窝,家人身体健康,能让父母在有生之年多享几年儿女福,有个代步工具,有几个知心朋友,至于工作方面,只要有一份事情做,够养家糊口就行,当然,如果这份工作是自己喜欢做的事那就更OK了。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正因为如此,今天很多生活在城里的人,虽然拥有了很多,但却谈不上幸福,他们的幸福指数也不会比农村人高(的农村包括周边旅游景点的农村,大家都懂的)。所以,当人的欲望被无限扩大化时,幸福指数也会越来越低,这个是有数据支撑的,研究表明幸福感的提升并不是和收入的提升成正比,有时候甚至会下降。举个例子:一对草根夫妻从贫穷到富有的过程,前期创业的时候肯定是相濡以沫互相扶持,虽贫穷但家庭和谐看到努力的付出带来物资上向好的改变时满满的幸福感。随着暴富后,丈夫开始变心在外面找小三,这个时候妻子不高兴了各种手段维护自己的地位,这时候这个家庭还有幸福感嘛,我想大家的答案都是一致的,闹到最后妻离子散严重的家破人亡。

  所以,我非常赞同法师的观点:“幸福是一种满足感,是一种不稳定的感觉”。当我们在讨论幸福感的时候,我又联想到另一个词安全感,所谓的安全感和幸福感是一样样滴,是一种不稳定的感觉(话说不稳定其实就是潜在风险的一种)。幸福感虽然和物质条件有一定的关系,但不是主要因素,也无法成为判断一个人是否有高品质生命的标准。因为,幸福感或安全感,无法用比如说你拥有多少钱,或达到什么样的条件等等这些外在的物质条件来衡量。幸福与否关键在于我们自身的心态,在于我们对自身需求的定位。如果一个人缺乏良好的心态,或对物质的需求永无止境,那么,幸福将永远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幻想。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幸福不仅是唯物的,更是唯心的。

  ② “何为命运”

  分享的是“佛教的三世因果,心灵因果和当下因果”。我们都听过“好人没好报,好人难当”这些话,当在生活中我看到自己或好人没有因为行善而有好的结果就会产生质疑后悔,甚至嗔恨,我干嘛要去当这个好人。我想这是因为我对果报的显现有着急功近利之心,希望每做一件好事,当一次好人就要因此而收获相应的回报,把它当做了一种交换,等价交换,并且要立马兑现,否则我们的内心就不会安宁,我们的行善就不值得。在本课学习了三种因果之后,我不会再纠结对方的回应,因为我们在决定做一件善事的时候,顺从的是自己的内心,我就好好享受当下的快乐和心灵的宁静,至于别人会不会回报,会不会有来世的好结果,便不会去强求了。因为不带功利心,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的行善才是真的善。

  “命运体现了生命发展的因果,是以不同心行作为因而导致的结果”。我们的起心动念,行住坐卧都会形成影响我们生命的力量,习惯形成性格,性格和人格决定了命运。身口意的业力是我们看不到的,所以经常会怀疑它的存在,真的会改变命运吗?这里我说一下关于费斯汀格法则(美国的心理学家),他说——生活中的10%是由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组成,而另外的90%则是由你对所发生的事情如何反应所决定。换言之,生活中有10%的事情是我们无法掌控的,而另外的90%却是我们能掌控的。

  因为每个人的内心都有很多不同心念在活动,其中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区别只是在于各自力量的强弱。如果不加选择地任其发展,很可能就被“我执”掌控,被“我执”发展的负面力量占据主动,然后心念→(影响)我们的行为→(作的多了)成为习惯→固定下来成为我们的性格→(性格)发展成人格→(最终影响)命运的走向。这样看来费斯丁格法则的说法也印证了我们佛教法义的正确性,佛教还告诉我们“过去和未来都是虚假的,活在当下,把握当下才能为未来的生命创造一个良好的基础”,所以不要忽视每一个善念或恶念的力量,只有对我们的思想,行为负责,把握当下,才能改造命运,成为命运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