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吁……”(跑错了,请停下)

  本期讲了依止善知识为入道根本,重新归纳所设站点为:

  一,所依善知识之相(前四德后六德)

  二,能依弟子之相

  三,依止之法(意乐和加行)

  四,依止的胜利

  五,不依止的过患

  六,总明其义

  纵观一看,站点清晰流畅,完全是顺应了我的凡夫心。

  在学习了前面几节课的内容后对本论及作者已生起信心,自然就信奉本论讲到的内容,比如选择善知识的标准、作为依止弟子的标准

  按照标准来一一对照自己所依止的善知识后,得到的心里结果是,我很幸运,所依止的善知识是完全符合标准的,心里变得越来越踏实。

  如果没有这些标准的呈现我的内心是茫然的,很容易落入盲目崇拜,随波逐流中。即便依止,因为没有标准去验证,内心容易起疑,不确定,不踏实,心是飘忽不定的,那我将在“疑”的路上稳步前进,始终无法落实到“解”,更何况“行”和“证”,我的成佛目标变得模糊。

  所以标准的呈现很重要。

  接下来再对照自己,一下发现了问题。

  如果没有这些标准我还在自以为是、我慢、自大、狂妄、不服、坚决不改,我行我素的这条路上稳步前进。因为有这样的心理占据主导,那对于本论讲的法自然无法虚心接受,还是各种“疑”。

  没有标准对照时还以为自己各方面不错,只是有那么一点毛病需要改改,改改还生起了优越感。把自己往模子里一塞才知道,哎呀,那真是差了好远好远,哪哪都需要修剪。

  通过对照,心生惭愧,再想到我都是一个这么难调难伏的刚强众生了,可善知识还没嫌弃我,还没舍弃我,而是通过不疲厌的讲经说法造论开显,创新,铺设方便之路来接引我,为啥?因为具悲悯,所以不舍一切众生。

  数数思惟,在我的生命里父母、亲人、朋友也有恩于我,但善知识这种因慈悲我而累生累地世寻求我、醒觉我、拔济我、无论怎样也不嫌弃我的恩德是没有什么可以替代的。

  思惟到自己存在那么多问题,距离合格的弟子还有那么远的距离很容易落入不自信的心理,容易破罐破摔,即便不摔,也就是凑合着跟着学学,混混日子,感觉比不学还强一点。

  但是思维到善知识恩德后就悬崖勒马了,善知识这么费劲巴力地捞我,我再堕落就不对了,我要配合善知识,为了拯救我自己,我们一起努力!

  通过反复忆念,这面镜子在内心落实,可以随时照照真实的自己。

  看清了自己也就生起了改变的决定,那具体要怎么做呢?

  接下来就讲了“加行”:

  一、内外财供

  二、身口给侍

  三、依教奉行

  重新思惟内财和外财的供养我做到了吗?

  我的身语意哪些是有问题的?哪些时候是有问题的?我这样对得起善知识的恩德吗?

  我的钱都花在哪了?有哪些不是生活和修道必须花的?哪些是在满足自己的欲望?供养善知识我舍得吗?供养善知识的比重大于我满足欲望的消费吗?

  抱歉我亲爱的自己,我的答案都是否定的……

  又一次生起惭愧,那就再忆念善知识恩德,进而生起决定,逐步提升心行。

  这件衣服这不正符合我的风格吗?我穿上一定特别好看!价格也不贵,还能让大家感觉学佛也可以很时尚……停,太可怕了,我并不需要它,师父每天只是一件素衣,我这样不“像”师父,像凡夫。师父自己不会这样做,那就不是他欢喜的事。他欢喜的是“生命的回归”。

  虽然无法跟随在善知识身边去侍奉,但我要珍惜每一个接触的机会。

  打水、递东西这些眼里见得有,口颂功德是自然地分享。

  学习善知识的一举一动,吃饭、走路。

  有幸在西园寺赶上导师表堂,我几乎全程看着导师吃的。

  他像个普通人,也是用筷子夹起来送到嘴里嚼然后咽下去,而不是用神通看着就饱了,碗里饭不多了,也会送到嘴边用筷子扒了……

  可他又不像个普通人,他吃饭不看手机,不聊天,每个动作轻重缓急都是刚刚好,吃完了不急着起来,等大家(法师)吃完一起走……

  他和我们一样,又和我们不一样……需要什么样的愿力这样“陪”着我们成长?连吃饭都要教?我是个啥孩子呀!

  我何德何能遇见这样一位不平凡的人。

  在拈花堂起身迎接导师,我偷偷抬起头看导师一眼,正与导师四目相对,那传递过来的举身的微笑是散发着光芒的,给了我莫大的力量,这就是“加持”吧!

  导师每走一步路都是平稳而不急不缓的,每每忆念起的时候我就停止“焦虑”的走路状态,学着导师的样子,慢慢走,微笑……(我尝试像导师一样笑,坚持不了一会表情就变得僵硬了,还哆嗦……)

  “随师喜当做”,善知识强调的,一定是他欢喜要我去做的。

  师父强调安住修学,那我就安住,思惟学习怎么安住。

  书院提倡小读,那我就做小读,思惟学习怎么做好小读。

  导师近些年重点谈“文化”,那我就跟随导师把佛教作为优秀传统文化来重点宣扬,思惟学习怎样体现“文化”。

  通过数数思惟我已到达这一站点,能否坚持下去呢?凡夫心太强大,再被它主导怎么办呢?就短短这些日子还再反复呢可咋好?

  于是宗大师来了一剂强心剂“再给你说说依止的胜利和不依止的过患”

  通过数数思惟,不断对依止的胜利生起向往和信心,对不依止的过患生起恐惧和躲避心。所以我应如法依止,并长时依止,才能更好地去接受接下来要讲的修行方法。

  可是善知识太了解我这凡夫习气了,所以还不忘鼓励我,一旦做错,忏改防护啊……

  我重新理解了为何佛法通达真实,为何诸佛菩萨的生命品质都是无缘大慈,同体大悲,因为不这样我没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