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了具德善知识,作为具足质直、具慧、求法义三项条件的弟子,应对依止师产生绝对的信仰,发心依止。如法依止包括思想和行为两方面,思想方面(即意乐依止)要做到净信为本和念恩生敬。

  在修行过程中,信既是基础,也是一切。《道次第》依止法所说的信,主要指对依止师生起清净的信心,应当视师如佛。只有视师如佛,对师长生起圆满的信心,才能如实、完整地接受师长所说的法,并落实到心行。我们不断忆念师长功德,在内心形成稳定的力量。即使偶尔看到师长的过失,因为忆念功德之力强盛,也不会因此障碍对师长的信心。如有寻过之心,正是自己凡夫心的显现,应当励力忏改防护。

  学习了本课,我不禁想起2017年11月在西园寺参加心理学与佛学论坛时,第一次被济群法师被感动的经历。在那之前我隐隐知道佛法是大智慧,也看了几本书,但是对于很多佛法道理都不能理解。济群法师在三宝楼的讲堂里讲述心经的生死观,当他坚定又平常地说到生命是无始无终的,这一生只是生命长河中的一小段,下一段也许形式会改变,但生命没有终结。我开始打破过去受唯物主义影响无法相信三世轮回的想法,法师说得那么斩钉截铁,理所当然,让我感到轮回也许真的存在,只是我不记得所以难以相信!法师说:所有的烦恼都是因为执着,简单一句话戳中了我那两年烦恼的根源,突然感到如醍醐灌顶。而之前我花了很长时间在心理学的框架内探究原生家庭对我的影响,在这句话面前显得是那么微不足道。法师说:觉醒和解脱的生命才是成功的人生,这正是我要追寻的人生意义啊!可是社会主流价值观却并非如此,使得我不能坚定自己的想法。法师又说:心理学以哲学为基础,而哲学又离不开佛学。原来如此啊!怪不得我总觉得心理学的视角太狭窄,不能彻底解决我的困惑。

  在拈花堂聆听济群法师与心理学专家的交流中,我进一步感受到了导师的定力和智慧。导师的发言总是显得很坚定,又娓娓道来,智慧中透着慈悲。让我的心在法乳中汲取营养,在法雨中沐浴甘霖,宁静而舒适。但是有一场讨论导师不在场,专家们对一个问题展开了争论,旁边的同行问我:你有没有觉得今天济群法师不在,场面有点躁动?确实导师的摄受力能帮助大家更好地调服这颗凡夫心。我感觉遇到了有生以来最值得我尊敬的一个人,我当时生起一个决定:我要跟着济群法师学习佛法,做他的弟子。从回来后,我就马不停蹄地参加读书会,很快进班学习并且皈依。从此我对于佛法的信也更进一步,而这和对导师的信有很大关系。在后来的学习中,对于我初次接触或很难理解的法义,我不再怀疑,我知道佛法是真理,只感叹自己无明愚痴,与正法迷失太久。

  后来也有几次在西园寺被导师感动的经历,让我感觉很不可思议。看到导师身上的袈裟,忍不住流泪。远远看着导师和蔼可亲的样子,心里静静的、暖暖的。对导师的弘法利生事业充满了感恩!大概因为这种被摄受的经历,让我产生了对导师的净信,我几乎很少观导师的过失,我想即便导师有些小过失,说不定也是一种示现,或是来考验弟子的。导师摄受了那么多弟子,在我心里他是智慧和慈悲具足的人。以后我还要经常把导师观想成佛陀,生起对导师的感恩,并珍惜闻法的机会,信受奉行。

  为什么我对师父生起了净信,还是有许多烦恼呢?在本课视频中,导师强调要多闻多思,还要方法正确,反复训练。因为我这个凡夫无始以来积累的习气实在太多了,而修行就像升级打怪兽,从打败粗大的烦恼到聚焦微细的烦恼,再到挖掘烦恼的本质,最终证得空性,非一日之功。通过之前的学习,我放下了对工作的执着,且能独自承担两个孩子的养育任务,比前几年有很大进步。最近的烦恼聚焦在不能接纳孩子的一些行为,而生起烦恼。由于最近闻思较多,也能挖掘出很多固有的错误观念,这个过程非常痛苦,但是有所领悟后也伴随着喜悦,有好几个时刻突然领悟到自己错在哪里,应如何转念,而感到欣喜。有几天女儿还给我打了满分,即便有时会对孩子不满,也能在事后意识到自己的错,向孩子道歉,或询问孩子对我的建议,不像以前发火发得理所当然,觉得我是为孩子好。但是对照八步三禅的学习方法,我总是在安住修这块欠缺很多,很难安住或安住时间太短是目前存在的最大问题,这就使得观修得来的正确观念和心态难以持久,冷不丁一个境界来了,首先启动的还是串习。目前想到的对治办法是强制座上定时安住修,如果不能安住再重新观修,多思维利益过患,调整到正确观念心态后继续安住,以此来调服散乱心,改正错误心态,使正向心态更加持久。只要老老实实按照导师的要求学习,我想一定能解脱更多的烦恼。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感恩大家的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