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课修学分享

  我是怀着忏悔的心来修学这课的。第一遍学习时我被强大的我执控制:二种妄见关我什么事?几百年前批驳的情况现在是不是过时了?当时这课就糊弄过去了。这次听慧昭师兄分享:导师的77课就是77个心行站点,构成一条成佛之道,所以每一课都要达标,否则就会掉链。于是我想这次一定要重新学习做好理解。

  对法义的理解:

  这是一篇精彩完美说服力强的论文!

  一、首先抛出论点:止、观是修行的两个层面,缺一不可。

  接着说理由:

  1、引三部经论权威说明:

  《庄严经论》云:修行从闻到思(如理作意)到修成通达真实,闻思修是一个修行整体。

  《现观庄严论》云:唯识w修行从加行位到见道修道位,大乘圣者都数数思维(现量比量)。

  《集菩萨学论》云:要想身、受用、福德充足,必修“守护净长”四法,这个修,就是修止修观。

  2、既然止观这么重要,《道次第论》中什么时候修观、什么时候修止?怎么修?要明确。

  修观:对善知识修信心、修暇满意大难得、念死无常、业果、流转过患、发菩提心等,要殷重不间断地修,从正向心理的生起、成长到壮大。

  修止:止是每一课目标心行没达标时,要作意调整,直到目标心行生起就安住不动。(不必再观察)

  止有两种即“有所止”和“无所止”。在初的常规修行中要有所止,但到了最高修行时一定是无所止。就是心无特定的所缘境,但又了了分明,不会散乱。

  以上是立论的部分。

  二、抛出要破斥的两种错误认识,是因为不明白以上的道理。

  第1种:黠慧者唯当修观,姑萨黎唯应修止。

  第2种:用分别慧数数观察只限于闻思之时,修的阶段不应分别。

  宗大师破斥一:两种人都要止观双修。而导师更清晰地告诉我们,止和观的功用不同,观是调整、熟悉的过程,熟悉之后就定在这里,此过程是训练心不可缺少的程序。聪明人不修止就没法完成心行训练,姑萨黎也应思维,获得正见,生起恭敬善知识、无常、念苦之心。

  破斥二:如理分别本身就是修行的范畴,这种人把分别当成著相、当作成佛的障碍,是不能区别非理作意(错误执著)和如理作意的正思维。

  三、从入定前到入定中说明应如何有效落实止观。

  入定前无非就是观察修安住修。如高明的冶炼煅师将金银入火烧之,令垢秽悉净——喻我们的烦恼恶行、黑业果、世间过患,会让我们难受而生厌离,如金在火去除杂质;之后再将金银入水洗之,令其调柔随顺——喻我们对三宝功德、白业果、菩提心胜利等数数观察,会内心润泽,如金在水生净信。

  入定中,止观可以对治昏沉掉举。昏掉是修禅定的两大障碍,修止就是让昏掉停下来。怎么停?——昏沉时,以猛利无间念三宝等功德,生起欢喜、兴奋,会很有精神;掉举时,以猛利无间念死无常、苦等过患,心生恐惧,就不敢贪著兴趣,而进入厌离频道,止于正念。

  以上是破的部分。

  心得感悟

  这一课其实就是讲止观的重要性。有多重要?没有止观,就不可能调整观念、调整心态、到成就正向心理,就不可能改变生命品质。所以止观是修行不可或缺的重要方法。

  比如修依止法,对导师的依止,我从第一次见到导师至今差不多十年,就是一个对导师功德恩德观察思惟、安住熟悉的过程。

  首先是导师的说法恩。“佛非水洗众生罪,亦非手拔有情苦,非将己德移于余,唯为说法令解脱”。导师代佛说法,把我从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典型凡夫,不知疲厌地引导到菩提道上。像我这样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三观不正、满身尘垢的人,要转变观念有多难?然而导师总是弓下身来,用尽各种方便善巧说法,我第一遍学不会,又带我学第二遍,不嫌我根钝,只怕我们不学。而且学了五年,真真实实的全免费。——在这样一个一切向钱看的贪婪世界,我无语,无法表达自己的心情,唯有好好修学。

  学师父的样榜,最令我感受深的是师父的悲愿无尽,随时随地流淌,让每一个众生都感受得到。记得有一次师父在普瑞弘法,路过一池潭边,两只大白鹅噶噶噶地跑上来,师父停在它们面前,从师父的手势可以看出在跟它们说话,后来他们伸长脖子站在原地噶噶叫着,我当时的感觉是这两只鹅好有灵性好有福报。

  我们进入同修班,第一课学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要发心,为六道一切众生成就佛道而修学佛法。”这是我见过最大最大的愿,天底下没有哪个愿有这么大的了——无限的众生,究竟是利益!当时我震憾了,这个来头太大了,我没有慧根也要会跟。也是从那一刻起,我发誓跟着导师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

  还有学导师的教法。总为菩提心,特点是模式化。具体有态度模式、方法模式、修学模式、服务大众模式等,总模式是三级修学,师父说我们都应该是这个模式的产品。这是导师的期望,也是我的目标——因为这个模具太好,成不成就,就看我自己了!

  还要学证法,就是本单元的略示修法,特别是本课的止观双修,在接下来的每一课,都要这么修:按照导师开示的八步骤三种禅修去落实止观,会很清晰、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