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课讲了佛教的财富观。

  佛教对物质财富的看法是辩证的,即是毒蛇又是福报,关键是财富的获得方式是否正当,对待财富是否贪着,能否合理分配和使用。在对财富有一个正确认识的基础上,解决了物质财富的三个基本问题,要不要追求财富,如何求财以及如何分配和使用。最后,导师指出,财富其实不光包括物质的,还包括精神的,而精神财富是物质财富所不能比拟的。

  我自己的财富观是随着人生阅历,社会整体的价值观所影响的。

  我对财富追求经历了三个阶段

  (一)少不更事,欲迎还羞

  从小受家庭影响,爸妈很节省,在我眼里看来是钱很重要。因为我想要的都是钱换来的,而被父母拒绝的原因就是因为没钱。内心就是明明很想要,觉得是好东西,还要装得很不歇一顾的样子。

  (二)欲望打开,渐渐迷失

  随着改革开放。整个社会价值观发生了天番地覆的变化。西方的价值观,个性解放,将财富与地位,财富与个人价值,财富与社会贡献紧紧的捆在了一起,仿佛有了财富就有了一切。

  在这个大背景下,我的价值观人生观也不知不觉变成了财富观,完全相信自我价值的实现是要靠财富多少来体现的。在我人生的几个重大选择时,都是这样一个价值观支配着我的选择。大学选专业要能赚钱的(比尔盖茨的影响),本科毕业后读博还是读硕,留校还是出去,都是财富观在支配。包括从大公司到小公司,最后选择合伙创业,都是想钱钱钱,赚更多的钱,有了钱,就有了我想到的一切,地位,名誉和幸福生活。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你太想得到的,住往得不到,我在第一家公司呆了不到两年,从最初的小职员做到了项目经理,就因为钱给的少,有一个机会,就去了一家创业型小公司,在这个小公司呆了仅一年,就不甘心为别人打工,就又跳出来跟别人合伙创业。由于自己专业技能积累的不够,以及在领导力,如何处理人际关际,所谓情商方面差得太多,还有师父所说的因缘,机遇,福报,因此坚苦创业很久,只够勉强生存,离我远大抱负相距甚远。

  于是我痛苦,烦恼,身心疲惫,还伴随着自我否定。同学聚会时,也特别抬不起头来,看到别人事业成功和光鲜,各种羡慕嫉妒恨。于是我努力,超压力超负荷工作,加班。拿身体健康换财富。疲惫痛苦不能缓解时,就抽烟,最多时一天两包烟。为了赚钱,也开始突破一个又一个内心的底限,要去请客吃饭,要去讨好别人,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要去给人家送卡给回扣。还要想着办法去逃税漏税,自己还安慰自己是合理避税。内心尽管也很挣扎,但财富的欲望战胜了道德和良知。只有在夜深人静时,自己才感到空虚与迷茫。

  (三)半生已过,迷途知返

  特别是学习佛法后,才让我从那种状况中走出来。佛法教会我如何正确认识财富,财富只是工具,生存生活以及利益别人的需要,要做财富的主人,而不是他的奴隶。

  佛教的财富观告诉我,财富不应是个人的唯一追求,更与个人价值的实现没有紧密联系,也不是个人价值的唯一体现,更不等同于幸福。

  佛法告诉我,追求精神财富会让生命更有意义。她让我从物化的执着中解脱出来,给了我更大更广阔的视角。

  师父讲,“你是什么比你拥有什么更重要”。你拥有什么样的生命品质才具有长远价值和意义,而物质财富仅有现前的价值。而且做为满足个体生存需要,物质财富所需其实是很少的,将赚到的物质财富回报社会,分配给更需要的人,对个人才是拥有了最长久的财富。

  以前不理解为什么国外很多人死后都不留大量财产给子女,而是捐助于社会。几次跟儿子去公益助学,让我有些想明白了。教会孩子如何做人,如何保有珍惜的心,感恩的心,恭敬的心,以及慈悲善良的心,是留给他的最大财富。

  自己生命品质,心态的提升不仅为自己个人带来利益,也能惠及后代。

  现在我感觉比任何时候都更富有。我现在也会把部分财富去捐助呀,慈善呀,水滴筹呀等等,尽管不多,但当我劳动合法获取的财富给于了最需要的人时,其实真正体现了我在社会存在的价值,而我也在帮助他人中得到了快乐和生命品质的提升,这也影响了我的家人,朋友以及所有认识不认识的人,这才是最宝贵的不怕被偷并传承永恒的无价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