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第十四届菩提静修营迎请组

文|观莨

  义工前行会即将结束,静修营迎请组组长慈万师兄在人群外明目圆睁,细细端详着人群。他正在物色为众生请法的人。时值暑假期间,有经验的迎请义工极少,靠这种方式“私募”新义工,还是开天辟地头一遭。迎请义工必须相好庄严,身高达标,年龄合适,所幸的是,新招募的义工原来所在的义工组大开绿灯,欢欢喜喜地放人,迎请组总算满员了。
  一天不落刻苦训练的结果,静修营期间的三次迎请都顺利圆满。最初被慈万师兄笑称“野马难驯”的义工师兄们,是如何调整心行,合而为一的?请看师兄们真诚的分享:

  我们这样调整发心——
  在单位工作时,自己的心比较浮躁,这次特意来亲近导师,祈请导师加持。当我近距离看见导师的笑,那是一种浑然天成的笑,发自内心,特别温暖,让迷途的孩子一下子找到了家。
  作为一名老义工,心里有麻木感。当其他师兄提醒我时,自己还有些烦躁。如量法师开示说,迎请,不是代表自己,而是代表营员,代表台下未皈依的人,代表所有众生。我的心一下子就调整到位了。
  虽然我们吃饭、洗碗都在一起,貌似“连体婴儿”,但台上和台下毕竟不一样。起初,在训练时,我只顾自己做得好不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与大家配合。后来认识到,如果台上有两个人,那么这两个人就是一体的;如果有十个人,那么这十个人就是一体的;全场上千人,这上千人就是一体的。这么一想,与师兄们就没有距离了,心轻松了,配合就默契了。
  如果说去年被迎请组录取时我的雀跃,是有虚荣心在作怪,那么今年被录取时的平静,其实是隐藏着慢心,我执。我认为,去年已经训练过,自己的动作应该没问题了。但事实上,在排练时,不是踩到海青,就是与配对的师兄不协调。佛法讲缘起,每一次训练都是不一样的,因为心是不同的。唯有放下慢心,放下我执,才可能圆满完成迎请工作。

  迎请与修学的关系——
  迎请不是面子工程,是身心合一的智慧参与:既要无我,又不能完全无我。如果有“我”,动作难与团队统一,所以要无我;如果无“我”,容易陷入放逸,动作会出错,所以要有我。真正去体现“佛门礼仪”这个殊胜修行的妙用。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若平时不训练,稳定的心行从何谈起呢?
  当我看见导师礼佛,全身心地伏下去时,我的内心也生起虔诚的礼敬之心,生起一种为众生请佛的恭敬心。我们每日在垫子上练习,而过去先贤,他们也许是在青石板上,又或者是在更艰难的条件下礼拜。佛法得来不易,有缘听闻佛法、皈依三宝,我们何其有幸!自己被这样的恭敬心围绕,内心欢喜清净,之前因为练习而带来的膝盖疼痛,也就不再执著了。诚如导师说的,当我们内心充满恭敬时,我们的心是与法相应的。
  “要不咱们再来一遍?再来两遍?” 这句慈悲的问询,出自组长慈万师兄之口。我由此领悟到,迎请不是简单的动作演练,而是“重复正确,纠正错误”的修行过程。动作出错了,调整,不断调整;正确了,巩固,重复正确。修行不就是这样的练心过程吗?
  迎请组的工作涉及到供养、礼敬等修行。直接与佛菩萨、导师面对面,是非常好的集资净障的机会。来之前,我把《普贤行愿品》读了几遍。最近定课时“供养支”观想不起来。在静修营训练时,一下子就能观想成功,将眼前的香观想成须弥山这么大,整个银河系这么大。如此观想,感觉周边的环境和自己仿佛都空掉了,内心很清凉。这几天只要一观想到这个,原来的烦心事就都不是事了,极大地激励了自己修学的信心。
  身穿补丁服的导师,却关心义工服、营员服是否舒适。烈日当空,导师不辞劳苦,逐一探望各个义工组。因缘殊胜,我不时有机会可以亲近导师。可惜,过去我不懂珍惜。这次,面对导师,我的眼泪忍不住哗哗直流。多少世的善缘才换来今生一次相见?我还能有多少次与导师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人身时日未知剩余,我愿真正发起忏悔之心,随师喜当作,精进修学。
  我以为自己做服务行业,对人热情又有爱。可是,当我站在台上,看见一些营员因长时间站立而站姿不正时,我心里首先生起的并不是慈悲心。对比组长师兄训练我们时的慈悲,对比其他师兄对我的孩子的殷切关心,我心里非常惭愧。智慧不起烦恼,慈悲没有敌人,我发愿,要学习他人的慈悲,将自己一直想做而未做的老年读书会做起来。

  我们发愿——
  莫将利因当香花,我发愿减少世间执著!
  我发愿让更多的人进入三级修学!
  我发愿做辅助员!我发愿带好班!
  像吃到棒棒糖一样甜蜜,我愿继续为众生请法,愿暖心、融洽的氛围长久萦绕!愿依教奉行,以报师恩,以报佛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