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法志

  自从接触了佛法,看到了佛法对素食的赞叹,吃素有诸功德,我便生起了吃素的愿望。特别是有机缘去寺院住了几日,寺院的斋饭竟让我久久回味,从那时起,我便从心底生起了吃素的愿望。
  我要吃素。当我初学佛的时候,希望把寺院的一切都搬回家来,不仅是从寺院请了木鱼、磬,学着早晚课唱念,吃素更是必不可少的。那时候,我认为学佛就要彻底地学,不能吃肉,不只是我要吃素,家人也要吃素。这样的观点,结果可想而知,我遭到了群起而攻之。
  以后的日子里,我读了《善生经》《优婆塞戒经》,渐渐明白了,在家众与出家众是有区别的,不能照抄照搬,作为在家人,有在家人的生活方式。虽然吃素依然是我的向往,但是为了随顺家人,我开始吃肉边菜,吃三净肉,也不再干涉家人吃肉,只是坚持一条,就是不允许家人吃活物。在这样的协调之中,过去了很多年。
  可能是因缘成熟吧,我终于在工作应酬与忙碌中,检查出了脂肪肝,胆囊炎了。可我很开心,因为可以名正言顺地吃素了,家人也不再严厉反对。那时候,萝卜、青菜、豆腐成了我的最爱,虽然有时觉得一日三餐就这几样也索然无味,但我依然坚持。我觉得自己似乎找到了修行的状态,每当与人说起,我都会自豪地说“我吃素”。似乎吃素就高人一等,当时自我感觉良好。
  可是,一次体检,我被检查出营养不良,很多指标都低,我的吃素再一次遭到了家人的反对。我从心底也反省着自己的吃素之道,我把吃素简单化了,只求简单省事,而忽略了营养搭配,科学合理。我和家人相约,我重新科学吃素三个月再检查,如果指标合格,家人就支持我吃素,否则,我就“改邪归正”。后来,天遂人愿,我可以继续吃素了,但我也明白了一个道理:吃素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济群法师的开示《素食,不仅仅是吃素》,我才大梦初醒,恍然大悟:原来,吃素真正的意义在于修习慈悲心。而我呢?把吃素当成了一种生活方式,或者说是一种自我炫耀的资本。这哪里是在吃素!分明吃进去的是我执,是自我的优越感,是无明。于是,在一遍又一遍的闻思法义之后,我决定:吃素,重新(心)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