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每天五点不到就起床、定课、自修?为什么每周都要花时间小组共修、班级共修?进入三级修学模式足有一年半了,我每天如此学佛,为了什么?
  感觉这些问题在心中已经淡化,学佛仿佛只是因为有一个叫做“每天学佛”的程序被成功加载到了轮回的系统中,并且和其他不良串习一起,在轮回这个永恒地系统里运行着。
  日子还是照常过,只不过略微忙一些,甚至相较于没学佛之前,还少了那么一些放浪形骸,少了那么一些本能层面的享乐。可是,我是为此而学佛的么?
  我才24岁,生命中的一切仿佛刚要开始,一切都是闪亮的。外面的世界何其精彩,吸引着我流连忘返。同学打游戏的时候,我在自修;同学相约游玩的时候,我在共修;同学节假日出门旅游的时候,我在做义工……为什么?我只是为了和大家做不一样的事情而学佛的么?
  我喜欢做让自己舒服的事情,并以此为人生的终极目标,学佛的过程仿佛与此有些矛盾;我生气就喜欢暴跳如雷,但佛法却让我观察事情背后的因果,化解情绪,理解他人,慈悲他人;我喜欢做不费脑子的事情,像一个懒懒的蛋蛋一样趴在那里,而导师却告诉我仅仅闻思佛法还不够,要反复多闻,反复多闻还不够,还要“两套模式”还得做事。
  我是为了让自己不舒服而修学的么?
  那么问题来了,我,为什么要学佛?
  观察修:学生时期每年最难熬的是什么时候?那肯定是期末考试之前。最爽的又是什么时候?是刚放假的时候,要是长翅膀就能高兴得飞起来。那这个高兴到飞起来的感觉会持续多久?可以是永恒的么?当然不是!事实上,每当快开学的时候,就已经无聊到想开学了。那么,假如,让放假无限地延长下去,这还是让我们快乐的事么?
  在轮回中,所有眼前我们贪著的快乐体验不都是如此么?我喜欢趴着不动,就趴着好了,趴100年试试?而在轮回中,我何止趴了一百年!
  所以说让我感到舒服的不是趴着,而是因为站着坐着使我痛苦很久,所以趴着才会显得让我快乐。试想,一个卧床很久的病人,一定会因为能够走路而感到幸福,因为卧床带给他太多的痛苦了。
  也就是说,我所体验到的每一份世俗享乐,都是用十倍百倍的痛苦换来的啊!我怎么可以因为短暂的享乐而忘记曾经受到过的痛苦呢?但这,就是凡夫的忘性。
  所以,天下最大的谬论就是:“你虽然现在痛苦,但忍过这一段以后就好了啊!”这是很多人的信仰,也是支撑很多人活下去的理由。但如果老了,生命走到尽头,就可以证伪了。可能这就是为什么学佛的人里长者居多的原因吧。
  学佛,是唯一能够终结这些愚蠢交易的方法。而且学佛也不是:“你好好学佛吧,你虽然学佛的时候很苦,等你死了,出离轮回了,你就幸福了啊。”学佛是:“你好好学佛吧,只要你的方法正确,当下就会体验到无限的喜悦,你的人生当下就会发生转变,你的生命将得到无限的利益。如果成就了,你将获得永恒的宁静与喜悦。”所以,选择世俗享乐,还是学佛?显而易见。
  虽然,有理有据地分析出来了,但正所谓凡夫的劣根性,每次站到世俗享乐面前,我就立刻把佛法的大利益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什么轮回,什么生死,玩完了再说。
  导师也曾开示过,这就需要依正见常做观察修和安住修,不断思维过患重复正确。所以我决定,一有机会就重新思维学佛的意义,以巩固自己的心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