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西下,华灯初上。吃完晚餐,散步在灯火通明的街上,像往常一样观察着每家路过的店面。?
  夏夜,难得清凉。晚风徐徐,轻拂着淘气的衣襟;霓虹闪烁,装点着冷清的店面。街道一如既往的干净与整洁,但才7点钟,至于干净得连一个行人都没有了?
  行至水果店,看到粉嫩待啃的水蜜桃,我随手挑了一个,问:“一斤多少钱?”
  “5块。”店主一边回答,一边走近,很麻利地撑开塑料袋,等着我放进去。
  “哪产的?”
  “山东。”
  山东哪里呢?不禁想继续问,但我止住了,想到这只是茫茫宇宙中一家普通的、小小的水果店。本来只是看看,但她良好的服务意识改变了我的主意,便挑了三个成色稍微好点的。
  过了马路,余光瞥到一个衣衫褴褛的年轻人,显得跟周围干净的环境格格不入。定睛一瞧,只见他坐在台阶上休息,一条裤子的裤管裂开了,露出了大腿,全身上下更是肮脏不堪,好似出生以来就没洗过澡。
  又看了一眼,他正好也在看我,我马上移开视线,生怕不自觉发出的异样眼光灼伤了他。但只一瞬间的对视,他那笑得无比阳光灿烂的脸庞,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他明明是无比落魄的模样,为什么还笑得这么开心?不怕别人以为他疯了么?他的笑容和他的处境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替他顾虑那么多有何用?想我自己,此时必是面无表情的扑克脸,一脸冷漠。这就是我担心伤害别人的原因吗?思及此,全身上下感到很不自然,内心深处发出的声音让我赶紧逃离。
  走着走着,想起前几天在台湾一个站台等公交车时,一位老婆婆向我要钱,而我只回了一个冷漠的表情。平时见惯了这样的社会现象,我很本能地选择不相信她的任何话语。
  以世俗的标准衡量,我这样做是为了防止自己的善心受到欺骗,是可以被理解的。但学佛11个月来,我开始发现这只是一个幌子,不论她要钱的理由是真是伪,都不能成为我拒绝布施一丁点钱财的借口。我行善,其实是在帮我自己,是在内心播下一颗美好的种子。万一她说的是真的呢?她那么老了,没有劳动能力,经济来源确实很有问题,而我只是举手之劳啊!
  那次,我没有采取行动;遗憾,成了我心头上的石疙瘩。
  我放慢了脚步,开始思索。他年纪轻轻,四肢健全,为啥不找份学徒工作呢?去修理店、洗车店干些体力活也是没难度的吧?但我不是他,不知道他过去经历过什么,所有我觉得理所当然的想法,其实都只是猜测,而非事实。
  我再转换角度,想着同样拥有人身,他却整天流浪街头,每日三餐都成问题,甚至连个遮风挡雨的居所也没有。而且他的现状也障碍了他进一步思考人生意义的可能,不知自己能做什么,不知未来要去向哪里,不知活着的意义何在。多么的可怜!我能为他做点什么?对了,我可以给他桃子啊!刚有了机会帮助他人,为什么又错过了呢?
  转角再往前直走,就到公寓大楼了。但那一刻我改变了主意,我还可以选择,选择往回走,给自己一个补救的机会。
  望着50米开外的街角,长夜的黑暗模糊了我的视线,内心只希望他还没走。
  回到台阶上,只见他刚好站起身来,背对着我正要离开。我站到他面前,坚定地直视着他的眼睛,并递了个桃子过去。他仍满脸笑意,轻轻地接过桃子,顺带把压在我心上的石头,也接过去了。
  “感恩你给我帮助你的机会。”我心里默念着,迈出的步履也变得轻盈了。
  夜,依然喧嚣,但心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