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修是心地功夫,关键是改变我们的观念、心态、生命品质,形式只是辅助手段。用好观察修、安住修、轮番修,也是在禅修。带着八步骤修学,就是座上修,就是禅修。
  其实,观察修对我来说,很熟悉。约两周前,朋友微信告诉我,帮我找到了一串白玉的佛珠,他发了图片,让我有时间就去取。我大约是四年前与这位卖玉的朋友认识的。认识他之前,我特别想买一串白玉珠子,之所以想买,是因为听说可以辟邪;之所以要白色,是因为十来年前一个算命的相士说,此色的装饰最适合我的五行(涉及到自己的命运,感觉很重要的)。于是,我先买过一串象牙的,又因为十牙九裂、雕工硌手,所以我一直在寻找适合自己的白色珠子。
  凡夫,无始以来就是在做这样的观察修,就是这样为自己的贪心、愚痴做着观察修。后来,通过修学,知道了佛珠的一些意义,更觉得佛珠无论是从实用还是装饰的角度都很适合自己。我的穿衣风格多样,夏天与冬天养的珠子又可以不同,不同的心情可以盘不同的珠子,所以,我需要很多很多:翡翠的、石榴石的、琥珀的、玛瑙的、海蓝宝的、水晶的、鸡翅木的、紫檀木的、金丝楠木的、星月菩提的、白玉菩提的、核桃的、橄榄的……送了一些给朋友,还有不少。送了,又买。
  家中一面单墙上钉着一排挂钩,每一个挂钩上都挂满了珠子。我的观念中,挂满了错误的知见。我,就是这样一个基于错误的知见将观察修运用自如,并安住在错误观念中的病人。
  我不想继续病下去,我需要换一个方向去做观察修。
  在修学中建立的缘起正见发挥了作用!以缘起来看,佛珠的组成部分就是地水火风四大元素,只是成分多少的区别。还有不同的,是人们出于种种因素给出的定位、效用及价格。从实质上看,它们与大地上的枯木、河边的卵石并没有什么区别。这样的观察修,照破了我对它们的贪著。如果心可以跟上念三皈依的声音,手里是什么材质的佛珠,并不重要。
  再有,这是一个缘起的世界,我的命运也是缘起的。我的命运并不会因为一些珠子而有什么良性的飞跃。我可以改变,也看到了效果的方法就是:把握住每一个座上修的当下,树立正见、改变观念,并将之用于座下实践,最终达到心态与生命品质的变化。也就是说,我座上用好八步骤三种禅修,再将改变后的观念带到座下,数数忆念、思维并实践,心态的确可以得到调整。我不再像以前那样深深沉沦在贪欲之海中。我的命运不也在悄然变化吗?
  两周中,偶有一次想起:这串白玉实在划算,要不要先收着?这时,就是我安住的状态模糊了,需要继续观察修。我便思考:
  1.念三恶道苦。我是为了投资吗?我以后会将它卖掉吗?如果是这个因素买,那说明自己还是贪心,贪便宜。这种贪心的积累,就是三恶道之因。
  2.念死无常。死亡随时会来,那时什么也带不走,多数东西,都会被儿子、爸爸送人或丢掉。那我还有什么必要去买呢?
  结论再次安静地回到:我不需要它。
  最后,我还想到放暑假了,我会去朋友那里取珠子。理由如下:
  1.珠子我不需要了,但朋友可能需要我接受他的这份记挂,所以,我以感恩之心去取,随顺因缘。
  2.珠子,有一天,说不定也可以送人,再结善缘。
  3.这几年,朋友来过读书会做义工,他朋友也来过读书会,再结善缘,说不定就是一个传灯的因缘。
  感恩三级修学,感恩白玉珠子,诸多的因缘,让我的观念、心态有了清醒的状态。安住其中,内心觉得非常的清净与自在。
  这种清净、自在,这种由内心深处荡漾出的平静的欢喜,我希望自己可以更多次的体验,也希望身边有更多的人可以体验到。我愿意有生之年,传承正法,向大众传播殊胜的三级修学,而这些的基础是自己先用好“八步骤三种禅修”,自己慢慢地学会让24小时变为禅修。
  愿我更具慈悲,我若向众生,众生皆随喜;我若向一切,一切皆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