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在同喜班的时候就听说过六种想,要把自己当做病人,那时我是极端反感的。从小我就害怕医院,不想去那种充满消毒水味道的地方。每次体检去医院,都让我觉得这是一件很纠结无奈的事情。平时如果身体感冒咳嗽不适,能扛直接扛,不能扛就去药房配点药,基本不去医院。所以让我作病者想,我本能地反感,认为这太恐怖了,不能接受,不愿意去如此思维。
  这次学《菩提道次第略论》闻法轨则之依六种想,感觉自己能够接受了。为什么现在能够接受?是自己患病了吗?当然不是。认真思考了一下,是现在的我正在逐步放下我执,放下自己原来固有的错误观念,以一种开放的心态在接受正法。
  人都渴望逃避痛苦,趋向幸福。潜意识里,医院给我的感觉是痛苦之地,生病是苦的,检查是烦的,打针是痛的,花费是贵的,而且在那里会更多地联想到死亡,所以我选择逃避。
  “无而谓有,固是颠倒,今有三毒重病,而且极其猛烈,曾无所知,岂不更为颠倒。”理解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于己作病者想,我以前存在的不只是逃避的问题,更是颠倒的问题,这更为严重。
  导师说,我们每天都生活在颠倒中,可是我们自己不知道。你看这世界上,很多人贪权贪利,有着强烈的嗔恨心、嫉妒心、我慢心,我执特别严重。我们学佛就是要通过对佛法的学习,获得一种智慧的观照,学会观照自己的内心,破除颠倒。
  我观察到,权力地位财富,基本上是男人们的向往和奋斗目标;家庭孩子老公,基本上是女人们的话题和快乐烦忧的来源。我曾经和同事聊起过,你觉得现在快乐吗?你的生活还想要什么?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他们说现在很幸福啊,当然,如果钱更多一点,工作更少一点,就更好了。将来退休后的人生?含饴弄孙,享受天伦之乐吧。人们要的就是现在这样的生活一直保持住,也期待更好,而这更好意味着更高的权力、地位、财富。
  如果没有学佛,在我们的认知中,这就是生活。活在当下,但因为对生命的意义并没有清晰的认识,只是按部就班,生老病死循环着一天天过下去,在轮回中兜转而全然不知。于是乎,谁不是在所谓机会来临时争名逐利?谁不是在问题出现时互相推诿撇清?谁不是在困难面前怨声载道?
  看济群导师开示,时不时地爽朗大笑,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快乐通达;看到界文法师带我们行禅时的平静愉悦,听他把禅修的心态要领娓娓道来,在大夏天里,感受到的是一种平静喜悦;看导师示范正念球,动作纯熟,把锻炼的部位、身体的要领、节奏的把握、蕴含的道理细加解释,那份来自身心健康的自在真的不一样。
  通过观察修,我体会到我们凡夫皆是病人,认识到我们都是生活在颠倒中而不自知。听着亲友津津有味地分析当红电视剧人物的爱恨情仇,自然而然地加上自己的观点,甚至互相争论,我默然,不再参与。我也是病人。
  导师开示说,贪嗔痴就是一种附体的东西,它无始以来一直附在我们的身上,支配着我们,左右着我们,我们自己却根本不知道。我忍不住击节赞叹,说得真好,说得真妙。贪嗔痴起来的时候,整个人不仅会很快栽到贪嗔痴的状态里,没有一点智慧的观照能力,而且更可怕的是,我们对自己的这种颠倒全无所知,也因为一无所知,所以被它随意左右和支配。只有智慧的观照,才有能力做自己的主人。
  我认同自己是重病患者,定位清楚了,也明白了下一步的改进方向和目标:那就是必须端正治病的态度,让法进入心相续中,完成生命的改造。不陷入贪嗔痴的烦恼中,不陷入生活的颠倒中,才有能力做自己生命的主人。知道自己是病人,才愿意治病,才有身心健康的一天。治病,从认清自己是病人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