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学以来,我自认为在十八字方针“真诚认真老实”的态度上,我“认真”做得比较差,认为自己一直是真诚的,一直勇于揭开自己的过患检讨和面对。可是前几天,自己在对境面前毫无觉察,当贪嗔痴任运自如发作时,我竟驾着欲望的永动机腾云驾雾,不知所以……
  修学以来,弱化了自己诸多方面的欲望,以前对衣着搭配的要求,也随着修学的深入,回归简单。两三年来,我确实体会到简单的自在:不用为了一个欲望去制造更多的麻烦来累自己,也刻意回避许多容易生起凡夫心的场合,两三年来在衣着上几乎是零欲望,无购买。前几天,认为以前的衣着已不适合现在的观念,突然想添置几件简单舒适的,计划以经济实用为主。
  但是到了店里,面对我曾经喜欢的款式,试穿后,面对镜子里的自己,那种满足感、贪婪、虚荣、攀比的心又出来了。正念被欲望淹没了,还是和从前一样,这个好那个也好,都买吧!特别是导购员能说会道,凡夫心立刻就被抓住,一下子买了5件,且金额超过计划,和我现在的经济能力是不对等的,远远超过能力范围。
  回到家马上烦恼了,后悔和自责,各种不良情绪涌了出来。我开始观察自己欲望背后的心态,心里极不踏实,检讨轮回的当下以自我为中心,没考虑到仅几分钟的自我满足感,换来的却是因超支而带来的其他危害。
  今天和同喜班师兄重新学习八步骤,对照自己贪著的过患,才彻彻底底认识到自己是轮回的重病患者。自己从前就是财富观出了问题,及时行乐,不懂合理使用和分配财富,导致日子过得一塌糊涂,入不敷出,家庭不和睦。和我同样收入,甚至低于我收入的同事,二十几年过去,如今他们日子过得比我妥当,源于他们对财富的合理使用。
  我参加三级修学快三年了,自认为有按照模式修学,具备“六种想”的心态来治疗自己的贪嗔痴,现在对照问题,才发现凡夫的无明我执是如此隐蔽和狡猾。为什么狡猾?因为人性的特点是贪,不管在任何领域,无论是执著感情还是事业,所有烦恼的产生皆因执著和贪念而引发。
  法义说:佛法能不能用得起来,首先取决于理论层面的理解是否完整、准确、透彻。具备这个基础,才能在现实层面去对照、检验并接受。找出根源,才发现自己对八步骤第四步的落实是有水分的,没法将凡夫心连根拔起,只浮于表面,业风一吹,土壤得到养分又开花结果。
  现在我再对照前三步。财富观法义有一段:还有一些人,虚荣心非常强,总是花钱做表面文章。即使没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也要添置高档用品,追逐时尚潮流,为此付出再多也在所不惜,这也是错误的生活观念。我重新审视虚荣心给自己带来的烦恼,对照法义,我连前三步都没有落实在心相续的观念里,烦恼时而卷土重来,生命品质依然没有提升。
  同喜班第二节课学到的修学态度,对真诚的定义我今天有了进一步的理解:以佛法为镜,真诚面对生命存在的过患,认识到自己是充满迷惑烦恼的凡夫,是轮回的重病患者,勇于自我检讨,不自欺、不逃避。唯有看清这些问题,才能本着治病的心态来修学。否则,学佛可能只是生活中的一种点缀,一种姿态。
  我才发现自己原来是个严重的漏器。虽说我经常勇于检讨,但我只是逃避了一些对境,欺骗自己;我只是在强调学佛的姿态而已,却不够真诚检讨自己的虚荣,或者我根本不知道我的病根就是虚荣和攀比,我对法义的理解是有偏差的。病根不除,那么对境一来,佛法正见和生活就被打成两截。
  法义还说:读第一遍的时候,可能感觉知道得差不多了;读第二遍的时候,才发现许多之前忽略的内容;读第三遍的时候,又会发现之前的学习还有遗漏,还不够深入。如果继续下去,其实还会有新的领悟。哪怕之前的三遍已经学得比较扎实,在内容上完全没有遗漏,但因为你对佛法的认识在加深,对同样的内容就会有不一样的发现。
  是的,虽说也参加过一些培训,强调十八字方针和八步骤的重要性,但心里对重要性的认可似乎只停留在认识层面,真正和自己发生连接的很少。经过这次对自己贪著过患的检讨,发现自己三种过都很严重,也没有很深刻地以己作病者想。如果有建立病者想,就会真诚认真老实地落实八步骤,就不会重蹈覆辙,不会明知故犯。
  发现自己这一残留在无明土壤里的根须,真心感恩自己万幸还在三级修学的氛围里,还有能力去发现自己的问题。否则,在没完没了的轮回里,我只是个被三毒奴役的玩物,谈什么做自己生命的主人!
  发现自己的问题,又重新认识了八步骤,深刻认识到前三步的重要性,只有前三步做到完整准确透彻地理解法义,第四步才能通过观察修真正接受佛法所说的道理。有问题不是坏事,带着问题用八步骤修学,才能更深刻地检验自己,才能真正面对自己的过患,离三过具六想,才能熟悉自如地落实十八字方针,重新审视人生,解决现实问题,直至完成生命品质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