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学六年了,只要抛出这个年限,别人多半会仰望这难以想象的持久力。实际上,每一年不可预期的内外状况和修行滋味,唯有自己最清楚,可以说验证了导师在《走近佛陀,认识佛法》里的一段话:“在没有断除烦恼之前,我们始终都在与魔共处。……这些较量伴随着修行的各个阶段。随着修行的深入,干扰也会逐步升级,越来越难以对治。……但不论遇到什么考验,唯一的选择就是战胜它,否则是没有出路的。”
  众多干扰中,疲厌是最难摆脱、最让人头疼的。理性思考、感性诱惑、讲道理、参加义工行,软硬兼施都白搭。但,疲厌真的一无是处吗?将疲厌视为欲除之而后快的灾星,只有这条路了吗?这条路行得通吗?据我的经历、体验与观察,绝大多数时候,我们由于不了解疲厌,而用种种说教来压抑它,非但毫无效果,还令疲厌变本加厉。若愿意了解并学着与之相处,反而有出其不意的天地。
  在此,提供一些自己的思考与心得,希望启发有需要的人。
  根据因果原理,果展现的时候,必须找到因,从因下手才能改变源头。疲厌是果,疲厌的因是什么?
  一、疲厌想告诉你:花时间探索自己、弄明白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这点相当关键,许多人在这里被卡住了。究其原因,从小到大的生活环境和所受教育均未涉及,令人习惯了不思考与随波逐流。对自己的特质、行进路径、人生方向、扮演角色等一概不知,特别容易被舆论影响,而且影响了之后,还以为是自己的想法,所以一旦出现对境便自我破碎,破碎了自然迷茫,迷茫的最终表现便是疲厌。
  不是定课没用,不是闻思没用,不是义工行没用,而是关于自己的这些方面,需要自行补充。不夸张地说,这是修学有效的基础。
  我花了许多功夫来弄明白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每弄明白一点,就坦然一点,就少受外界影响一点,就更能接受和吸收佛法所传达的内涵,同时更明白自己。反之,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或者拿别人来套自己,只会越来越无力,因为缺乏联系自己的桥梁啊。
  二、疲厌想告诉你:走出应试教育的思维定势
  当一个人对某件事物产生厌恶情绪,不是那件事有问题,也不是厌恶情绪有问题,而是这个人的视角有问题。同理,修学疲厌也是自己的视角有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许多人可能想都没想过,自己仍然使用着应试教育的思维定势学习佛法,一段时间后,总会碰壁,或者时不时碰壁,因为应试教育把人训练成闭环反应者:只能在ABCD里选一个,而这个便是标准答案——跟一台简单机器差不多。可是佛法要我们打破自己的所有框框,乃至超越一切答案。
  说白了,佛法拓展我们的思维弹性,颠覆我们的思维模式。应试教育恰好相反,两个思路撞车了,最终表现为疲厌。用应试教育来理解八步骤和法义,用应试教育来表达佛法,表面上看没错,而且还有大家一样的思维作为证据来支持,但内心深处迟早会反抗。疲厌正是反抗的信号,那是生命向你发出邀请——请走出应试教育后遗症!
  三、疲厌想告诉你:别让理论挡住生命的流动
  音乐有乐理和演奏之分,乐理背得再熟、分析得再头头是道,不等于可以生动流畅地演奏,也不等于可以跟音乐合一。佛法也有理论和体证之分,可很多时候我们满足于列提纲、做思维导图以及概述法义,并将之作为全部,经常是这种感觉:思路清晰但毫无吸引力,久而久之便蔫了。找原因呢,永远只找到闻思次数不够、没做思维导图、不念死无常、不去西园寺做义工等。
  你有没有听过一些随意自由,但魅力蓬勃的演奏?就像从生命本身泉涌而出。佛法的最终演绎也是这样。只注重理论,只注重外部的动作和形式,忽略核心和本质,便失去了跟真实生命的连接。如何跟真实生命连接?除了身体力行,还有广为疏漏的:思考与觉受。直至佛法改变了我们的思考与觉受方为体证。
  四、疲厌想告诉你:佛法不是人云亦云
  当大家异口同声地说着相同的字词句,当大家固定成某种方式来学来做,很容易让人认为那才是佛法。可是,从未有人想过,那些字词句、那种方式真的理解得完整、准确、透彻吗?我的实践结果是通常只盯着眼前一丁点面积,或者边边角角便当作“我理解了佛法讲什么”,不管多么简单的东西。所以,我对于人云亦云保持敏感和警惕,说法不等于佛法,说法自带迷惑性,佛法需要穿过说法、触到真实的内核。处在人群中其实是训练分辨力,分辨力提升了,智慧才显露,自然懂得如何慈悲善巧,若能明白这点,将成为修行的乐趣,有乐趣了才会享受,享受了才不会疲厌,或者逐渐告别疲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