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普秀

  回顾总结自己修学一年半生命品质所发生的转变,惭愧远远大于欣喜。之所以还能鼓起勇气做分享,是因为三级修学真的给我和我的家人带来了很大改变。如果没有进入书院,也许我的人生完全是另一种境遇。
  2002年还在上大学的我,因为父亲患抑郁症而对母亲产生了很深的误解,认为这个结果是她造成的。随着父亲病情的加重,这种怨恨越来越深。每当他们的争吵声响起,我都认定是母亲不对,心里时不时地会想,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妈妈?为什么我偏偏是她的孩子?活着好痛苦,好想把命还给她。
  2008年,父亲为了让我离开这种糟糕的环境,鼓励我去国外读书。从此,一家三口开始各自生活,明明是一家人,却无法在一起。每当想起这种状况,内心总是一阵凄凉。因为放不下心里的怨,我在国外求学、工作的七年里从不向母亲透露联系方式,一年最多和她通话一两次,拒绝她给的任何钱、物和关心。2014年末,父母复合,我十分不情愿地同意了。
  2015年,我回到国内,再次与父母生活在同一屋檐下。这时,我已经不知道如何扮演好一个女儿。年底,我进入三级修学,与此同时,父母的关系也再告危机。另外,公司调整战略方向,砍掉了我所在的部门,让我失去了最喜欢的工作。内外交困下,我的情绪陷入谷底,感觉已愈合的伤疤又要被撕开。
  然而,这一次事情却没有向我害怕的方向发展,因为我有了可以用起来的佛法。同喜班一期期法义,帮我抽丝剥茧,看清楚那么多的痛苦究竟来自哪里。原因并不是外在的人或环境,恰恰是我内心的错误观念和设定。虽然,我2009年就了解到佛法是大智慧,但始终我是我,法是法。而在三级修学,十八字方针和八步三禅,让我第一次尝到了把法用起来的欣喜。我开始相信那句“有佛法就有办法”不是一个空洞的口号。
  我反省这么多年来对母亲的恶劣态度,重新回忆起她对我的养育之恩。虽然刚开始母亲非常反对我修学,所幸的是她愿意跟我去参加沙龙、读书会。渐渐地,她从冷眼旁观到愿意讨论分享,再到喜欢与师兄们一起吃饭、聊天。令我难以置信的是,今年四月母亲竟然同意报名三级修学,进班学习。现在,母亲已经修学快两个月了。
  记得班级师兄第一次给我庆生时,我许的愿是希望父母早日闻法、修学,走出这无明暗夜。没想到第二次庆生时,这个愿望就实现了一半。轮回里的家给了我亲情的温暖,也给我带来许多伤痛。但不管怎样,这是他们所能给予我的最好的一切。现在,需要我勇猛精进,给他们最究竟的报恩,和他们一起回到觉醒的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