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天前,在西园念佛堂,举办了一位义工生前的义工行分享交流会,让很多人流下了眼泪。念佛堂外,天也很应景,下了一场大雨,像是受了师兄们的感染在流泪。这位义工叫善施,是我的妻子,也是我进入三级修学的引路人。
  60天前,善施从家里走出来笑着对婆婆说:“妈妈,我走了,这个家就交给你了!”然后从容走进了我们本地居士林后面的往生室。经历108小时后,面带着微笑,善施在自己三声阿弥陀佛的“阿”音中往生,其后不断显示瑞相,火化出很多舍利花和舍利子。           
  63天前,是善施让我给她交了一次班费,说这是她最后一次交班费了,感恩同修师兄们。
  68天前,善施的同班师兄赶到东台与善施一起共修。善施最后一次更新微信说:“三年多来,感恩于有你们这样一群菩提道上的伙伴们相伴相随,我生命中的奇迹离不开你们一直以来的包容、鼓励、支持、引导。菩提共进!我努力加油,争取不掉队。感恩师兄们给我带来激动、开心的一天。”
  6个月前,善施生命垂危,师兄们知道后立即组织了慈善关怀。因善施是RH型阴性血,师兄们发动社会力量援助捐血,让善施转危为安。
  7个月前,善施因病恶化,意识在生死之间漂浮,几经周折后,缓过神来。她的第一想法就是把自己的这种真实经历与同修课程中的念死无常相对照,然后到苏州参加班级共修。她与师兄们分享说,法义中导师对死亡的开示是真实不虚的。她在微信上说,终于活着明白了,凡夫的人生是苦的,我要念死无常,发出离心,证菩提。
  8个月前,我参加了书院院庆活动,做了为期三天的行堂义工。期间,是善施不断给我指导和鼓励。三天时间让我学到很多,也很充实。因为我感受到了她曾经的激情。
  12个月前,在善施的影响下,我加入了三级修学,她和我一起参加了开班仪式。看着我分班、分组,她很开心,也很欣慰。她说这一辈子最开心的事就是把我传进三级修学,把我交给三宝,她放心了。
  五年前,为了免门票,她来西园做义工,便喜欢上这里的清净。她参加修学三年半的时间。在升入同修班半年多后,查出了杂合细胞白血病。她用所学的佛法智慧调整自己,通过思维“我是谁?亲人是谁?家是什么?学佛究竟是为了什么”,一个小时后就想通了,她坦然接受并面对现实。在住院的前一天,她还戴着口罩参加了一次行堂。看着熟悉的师兄们,她谆谆嘱咐师兄们有因缘一定要加入三级修学。
  记得有一次,善施出院后短暂休息了两天,便参加了西园的大放生并做了引领义工。这次放生让她对生命有了一次深入的思考:我要与病魔和谐相处,让它与我一起听经闻法,一起共修。当我有足够的智慧与疾病和谐相处时,我们不是两败俱伤,而是一起修行。如有一天度化了疾病,疾病就会离我们而去,而我们也将获得与疾病共处历程的领悟。如有一天我命该终时,那我也一定要去往极乐。
  回首来时的路,欢喜与无常相伴,信仰却不曾失落。在患有重大疾病的情况下,在看不到病魔尽头的情况下,善施以三级修学教给的智慧思维疾病,思维自己,思维面临的种种困境,不曾沮丧,不曾迷失。还安慰我,帮助我思维,让我也能调整心态,对打扰平静的白血病也能坦然接受。我思维,家里有亲人生病不是在拖累自己,她是菩萨,通过病苦老死的种种示现来让我培植福报,是自我修行的一个绝好的增上缘。惟有尽心尽力悉心照顾,做她的坚强后盾,才是自己应做的。
  这两年,我没有埋怨过,时时以三级修学所学的佛法智慧思维每一次的境况。我一直庆幸自己。如果没有遇到三级修学,遭遇这样的病苦与死亡时,我们又该如何面对。人生不能假设,顺应当下前行。
  前不久,在善施临终之缘的牵引下,地区正念读书会开读,反响热烈,10天后学佛沙龙开办。现在,读书会活动在持续推进中。我想用不了多久,三级修学的班级将会产生,这是善施一直的心愿,我们在一步步帮她实现。
  “缘”是个很奇妙的东西,有时得以生命终结来做牵引,才能成就一段善缘,或止息一段恶缘。在这个节点的生命,是最具有价值的。希望现代社会的人能对“死”有一个全新的认识。改变自己的观念,累积福德因缘,把这一期生命的最后一“缘”牵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