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的我呢,在同龄的小伙伴中,看上去是最无忧无虑的那个,活泼可爱,积极向上,总是能给同伴带去欢乐。于长辈,我乖巧懂事,是个惹人疼爱的小姑娘,这么看,好像是没什么可烦恼的。哈哈~~但是把镜头拉近才会发现,这一切不过是表面现象,深入内心,我觉得自己是个烦恼重重的问题少女。
  在家里我最大,是脾气最大!稍微有一点不顺心的事,就要发脾气,经常与妈妈吵架,对她一点耐心都没有。
  我怨他们,怪他们没有给我一个和睦的家庭,怪他们专制地安排我的人生,怪他们用完美的眼光来要求我。在他们眼里,我做任何事都是错误的,都是不被肯定的,以至于我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和安全感,不断向外攀缘,不断改变自己,想要得到别人的认可。
  后来才发现,这根本是无法填满的无底洞,我变得再好都无法达到要求。妈妈的模式已经延续到我身上。我以为逃开家,到社会工作,就可以获得自在。大错特错,内心有一个我代替了她,用她的标准来苛刻地要求自己,不允许自己犯错。
  去年进三级修学之前,我在厦门岛外,和朋友开辅导班,当小老师,天天和小朋友们在一起。他们天真可爱,但难免会调皮捣蛋犯错误,我总是很生气,把他们臭骂一顿后,晚上再把自己痛骂一顿,就这样循环着。
  我开始想,如果未来的某一天,我也当妈妈了,我对我的孩子会怎样?如果我自己没办法走出来,那么痛苦就会一直延续下去。
  我开始害怕,觉得不能再做这个工作了,孩子的启蒙教育是最重要的,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老师。
  辞去工作后,我对未来人生充满了恐惧与担忧。看了很多心理学的书,知道了很多道理,但仍然做不到。我也在网上翻看很多心理学老师乃至法师的微博,希望能从中受益。直到有一天,也许是佛菩萨感受到了我的渴求,无意中翻到了菩提书院的微博,读到很多很多师兄人生得以改变的事例。发现还有这么一个修学环境后,我立马觉得自己有救了,刻不容缓地开始联系。
  我第一次去沙龙,便被那里的气场所感染,再看看义工师兄们的慈悲与宽容,这是我在外面从没有遇到过的,原来还有人可以以这样的方式活着。破除了原有的担忧与戒心,进入沙龙,加入三级修学,都是自然而然的事。
  我深知自己是一个无明的重症患者,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不断地在这里吸收养分,导师的“人生佛教小丛书”中的每一课,都是对我的洗礼。最让我受益的是《生命的痛苦及其解脱》,令我看到了自己的无知与执著。
  我就是因为太执著于自己的感受,而忽略了母亲在其他方面满满的爱,她只不过是用错了方式,她也是因为无明,身不由己。我应该感恩她。如果不是这样,我便不会对生命有更深层次的思考,更不会遇到佛法。
  当我观念转变的时候,和妈妈原本僵硬的关系也越来越缓和了。我不再对自己苛刻,在生活中变得柔和,也知道了自己未来的路该如何走。我欣喜于这样的改变,当然,这个过程并不容易,因为串习的力量太强大了。
  这一切都得感恩导师的慈悲与智慧,他教导我们,要时刻保持正念,因为心具有相续性,正确的观念需要不断地重复再重复。
  随着修学不断深入,安住在正念的时间越来越长。之前觉得每天要自修两个小时太难了,自己忙不过来,很累……会有一大堆借口不去落实,后来才发现,当我把这些时间用在修学上的时侯,就没时间胡思乱想了,烦恼,也就无处安放,我也学得越来越欢喜。
  我相信这是一种螺旋式的前进,生命品质也会因此得到提升。更何况我们还有一个目标、一张地图、一位导师和一群小伙伴,我不是一个人在作战,所以我学得特别安心。
  自从参加了三级修学,我总能听到两种声音。一种是:你才几岁呀,不好好赚钱学什么佛,那不是老年人才会做的事吗?另一种是:哇!你竟然年纪轻轻就有因缘接触佛法,随喜赞叹!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让人看到佛法的殊胜,也看到社会上大多数人对佛法的误解。
  我很想告诉第一种人,如果在年轻时,能有一个正确的目标,指导我们去修正自己的观念和行为,未来才会少走很多弯路。
  只有丢掉烦恼的包袱,才能真正轻松上阵,去过自在的人生。我很幸运,因为此刻,我已踏上这趟菩提号列车,我的心,终于有了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