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交流中,我经常被别人问起“三级修学和社会上其他学佛组织有什么不同?”我总是回答,我们不仅是要学习佛法知识,关键是能把佛法在日常生活中运用起来,能够解决生活中的困惑与烦恼。而八步骤三种禅修这一课就是实现“把佛法用起来”的关键钥匙。
  《八步骤三种禅修》上篇包括两个部分,一是态度模式,二是八步骤的具体作用。八步骤是方法论,但不仅仅是方法论,它既是对佛法理解接受运用的过程,也蕴含着态度和结果。其中态度模式是前提,真诚认真老实的目的,是为了使我们成为一个清净的法器,而避免出现覆器、垢器、漏器三种过失。
  在我的身上,常常能观察到这三种器的影子。很多时候明知道三级修学模式是最行之有效的改善生命品质之道,可就是不愿意老实照做,这时候我就是个覆器,法无法入心;以前我很喜欢把佛法内容和自己读过的传统文化内容比附,美其名曰“儒释道三家参看”,这时候我就是个垢器,接受的是自己选择加工过的佛法;这次做辅助员,再学习同喜班课程,我发现很多内容自己完全没啥印象,好像没学过一样,说明当时学习时就没有做到“完整准确透彻”的理解,更不要讲转化成自己的观念认识了,此时我就是个漏器。
  观想了一下,我这么一个常常口朝下,内里脏兮兮,全身都是大眼小眼的器皿来学习佛法,确实很难达到预想的效果。那为什么会这样呢?经过反思,我发现自己的问题还是出在态度模式上,没有做到真诚认真老实,而态度模式修不起来的因,又在于六种想没有建立起来,特别是“于己做病者想”。
  自从加入三级修学,有一句话我常常挂在嘴边,“我是轮回中的重病患者”,我有病,得吃药。佛法就是药,吃了两年半,我的病是不是好了呢?
  反正我自己感觉挺好的,我自觉修学还算平稳,也做了很多义工,书院很多场合都能见到我,算是个积极投入的学员。
  但是前两天女儿的一句话让我反思自己的状态。她说:“妈妈,你以后别穿长袍了。”以前在职场,着装很职业化,学佛以来,我开始偏向宽松舒适的中式长袍。我问她为什么?她说:“你穿长袍,发起脾气来看上去很丑,影响学佛人的形象。”我听了她的话哭笑不得,心里却很沉重。女儿很犀利,一针见血地指出我藏在飘逸长袍下的问题,其实是没有看到自己真实的生命状态。
  结合这一课的内容,我发现随着修学时间的增长,我已经渐渐忘却态度模式的重要意义。虽然在积极干着和学佛相关的事,却忘记了自己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女儿常说我就是上了个班。以前我总觉得是陪她的时间少了,她发牢骚,现在看来被她说中了。如果不能认识到自己仍然是个重病患者,认识到三级修学两套模式是为了调心治病,那和上了个班有什么区别?在职场上班,还能下班陪家人,而我这个班上得已经只剩下关注自己的需要,忽视了家人的需要。这就是我一个佛弟子想要的结果吗?显然不是。
  重新学习了“真诚认真老实”,我开始对照法义来调整自己的行为方式。通过思索,我发现现在书院给我提供的三级修学模式就是最好的治疗方案,特别是对一个标准学员的要求。每天的固定闻思时间是帮助我安住在法上,不再东跑西跑到处攀缘。每天的定课可以让心不再散乱,有效提升专注力。对法义的认真闻思,用八步骤来如理思维、有效落实,可以帮助自己把佛法正见真正培养成自己的认识,并发展成自己的心态、人格。我的身体比较虚胖,我发现如果真的按照“健康生活五大信念”来观照日常生活也很管用:吃素,有觉照地饮食和消费,积极运动,保持正念,用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去替代原有的惫懒散漫的生活方式。
  努力按照“一个标准学员的要求”重新要求自己,已经一周多了,整个人仿佛又来了一次重新启动,清了清原来被妄念占据的内存,运行起来轻松多了。
  但我的理性也告诉我,这样的状态还不是生命的常态,还会反复,所以需要经常反思自己的生命状态,重启一下,推动我的生命系统不断升级。
  穿长袍不是学佛的标配,真诚认真老实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