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论坛交流分享

  很欢喜能有机会与大家共同梳理修学和辅导过程中的一些心得。今天的主题是八步骤三种禅修,我想主要交流两个方面:一是内修,就是辅导员自身修学中怎样落实和运用八步骤三种禅修,让自己的生命受益;二是外弘,就是我们在带班过程中可以关注哪些要点、采用哪些方法,帮助班级学员受益。

一、内修

  (一)随时调动正念的程序
  生命的本质是什么?生命就是一种观念或者叫心念的等流,一种相似相续的心的集聚。在这等流当中有很多种心在此起彼伏,你方唱罢我登场,在生命的每一个当下,什么样的心唱着主角?什么样的心在指导你的身语意业?面临相同的境界,你认识的角度和方法不同,所造的业便不同,成就的生命品质也就不同。所以,导师开示八步骤三种禅修,特别重视的就是改变观念、改变认识,因为这是我们生命品质最核心的一个东西。
  刚才小组讨论有个分享很有代表性:师兄谈到从他本人到他带的班级,大家普遍还是觉得法是法我是我,道理都知道,实际中用不起来。《道次第》里导师把这个问题叫做什么——座上座下不能打成一片,也就是遇到境界时正确的观念和认识无法调动,没有发挥作用。
  好比我们出门开车不认识路,现在一般要用手机里的导航程序,对吧?那么如何保证它能发挥作用呢?最好是出门前先把这个应用打开,想用时随时调动;如果已经迷路了,才想着开手机、联网、打开应用、输入目的地,可能已经开到沟里去了。修行也是一样,我们生命中有很多程序,有正知正念的导航程序,但一般力量很弱,往往不在线;也有无明烦恼的病毒木马程序,它们倒是一直待在内存里,随时随地都能调动,因此烦恼也称为“随眠”,随时潜伏着,一遇到境界就要发作。那么如何让正知正念发挥作用呢?也要早点打开应用,让它在线做好准备。什么时候打开呢——座上的时候打开,就不要关掉啦,让它一直开着;时不时的还要检查一下,我的正念导航有没有偷偷下线了?略示修法强调每日几座观修,也是起到一个巩固和查岗的作用。
  师兄们分享说遇到问题找不到方法解决,相当于已经迷路了,陷入烦恼无法自拔才想到去开导航:一方面,你的心灵已经被木马程序占据,没有留给正念的空间;另一方面,你对如何开启和使用正念导航也不熟悉,手忙脚乱不知所措。因此,佛法在现实生活中的运用,核心在于我们有没有这样一分心力,让正念始终开在那里准备,如此便不会迷失方向,烦恼便不会现行;或者稍有烦恼侵扰,也会很快取得胜利。
  那么如何保证正念始终不下线呢?座下历境炼心的力量又来自哪里?还是来自于座上的功夫,座上是关键。所以我们今天讨论八步骤三种禅修要回到一个根本的起点,就是我们座上怎么修,观察修、安住修怎么落实的问题。
  (二)座上是关键,功夫在止观
  观察修、安住修具体如何来做,导师已有很多开示,我从实操经验的层面提几点建议:
  1.做足前行,闻思前募集良好心境
  第一点,就是我们每一次闻思的前行准备要充足,这也是我在带班时经常要讲的。我们大家都在强调反复闻思的重要性,那为什么反复闻思了还没有效果呢?因为我们往往是“翻开书就看,合上了就算”,因为要完成三遍的任务嘛!或者说只是该到这个时间要做这个事情,例行公事。每次打开视频时,可能当时自己的心态是懵懵懂懂,或者是很焦躁、很焦虑,然后就看进去,稀里糊涂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了,然后感到看完之后没触动、没收获,没什么叩动心灵的东西。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没有一个很好的心灵环境,没有充分调动自己的意乐。
  (1)调动清净专注之心
  导师为我们开设的修行体系本身有一个完整的前行,比如略示修法里要求我们做六加行,培养良好心境——清净、专注、宁静。对于每一座的闻思,我们正是要这样郑重其事、充分前行,把心调到安静、聚焦,才能有力量。定力是什么?“所谓修道者,即于善所缘,如欲而能令心安住之谓也。”修定,修的就是专注力,训练我们把心高度专注地系在一个东西上,长久不散,这个聚焦的能力就是定力。我们在闻思的一个小时之内,能够排除万缘,一心就是闻思,这就是定力。如果这一前提没有做到,后面说要落实八步骤三种禅修,其实非常困难。
  (2)调动求法意乐
  除了专注之外,还要充分调动求法之意乐。我们学修四年、五年的师兄,对于导师的开示思路比较熟悉了,很可能陷入麻木,一听就会想:哎,我知道了……会失去一种求法的意乐,强烈的渴求之心。这个时候就要去调动,或是思惟“我要发心为利益一切众生而修学佛法”,或是忆念“喜眼而瞻视,如饮甘露雨”,念“除三过、依六想”,念“多闻能知法,多闻能远恶、多闻舍无义、多闻得涅槃”。总之,我们要给自己一个开经偈,用一种强烈求法的、带有目的性的意乐去闻法。这一点我们辅导员师兄能不能做到?有没有必要去提升?如果前面没有这个心,后面的事情事倍功半:大家闻思了三遍、五遍,笔记、提纲、导图做得极详细,可辛苦了,但是没收获、没触动。因为此时你的心并不在这个频道上,你没有一个为了改善自己生命或者利益众生的意乐去闻思佛法。所以前行要把自己的心调得清净、专注,有意乐。
  2.闻思修——怎么思,怎么修
  下一步我们正式进入座上,也就是用心专注于这一期的闻思修。思些什么呢?这是一个关键问题。很多时候我们也不关注,反正我闻了,导师这么讲我就这么听;或者认识到要结合自己,但怎么结合呢?我听过不少新辅导员都有这样一种认识:结合,就一定要落实到生活中的点滴小事。因为辅导员是一个风向标,会有意无意地对学员传递他的一种认识,所以这个班级的分享就有套路:先讲当期法义的概要,然后说我最近遇到一件七大姑八大姨的事情,这件事跟当期法义有没有关系呢?没啥关系,或者说非常牵强的有一点关系;最后一个结论,就是我一定要好好修学佛法。那么这个八股文对于我们改善生命有什么实际意义呢?并没有。弄巧成拙的是,这会给学员造成一个错误印象:但凡修学八步骤三种禅修,就要解决生活中的现实问题,而现实问题就是柴米油盐。等他一进入同修班就会发现:哎呀,不能马上对照现实生活,于是就感到听不进去、不受益,然后就走了。其实源头在于同喜班我们错误的引导,其实真正的结合不在于事相,而在于内心。
  到底什么是结合内心呀,关键在于认识——对同样一个问题,认识不同就是生命境界的不同,你是用智慧的眼光、导师开示的模式去认识,还是仍旧陷入自己的知识与经验?所以思惟修的重点是要关注导师开示的每一个问题,佛法怎么认识?我原来又怎么认识?如何改变这种认识。我泛泛地提一个思考的套路,大家可以结合自己运用或调整。
  (1)思考“问题很重要,我需要知道”
  首先我们要思考:这一期导师讲了什么问题?这个问题我以前想过没有?很多时候大家并不注意审视我过去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反正导师讲的,我听了就是。比如我们带班学习到“破斥两种妄见”或者“方便与慧,成佛缺一不可”,这些比较理论化的内容,会听到学员说“这个跟我改善现实生活没多大关系,听听就可以了”,还有人觉得“听不懂,太难了,那就算了吧”。他觉得这个问题对我来说无关紧要,或者会觉得这个东西太高了,我现在接不住,这不是我现在需要去学的东西。
  导师开示的很多问题,确实是我们认识的盲区,对吧,否则为什么叫做智慧的认知呢?盲区,就代表过去我们对这个问题忽视了,那么首先我们就要调整自己的认识。我们要问:这个问题究竟有什么价值?为什么我要知道?直到我们摆正自己:这个问题有其重要意义,我需要知道。可能同喜班的学员更关心现实问题如何立即解决,但我们辅导员要知道:佛者“德无不圆,非仅成其一品”,我们要彻底改善自己的生命,要行菩萨行、弘法利生——因为我要面对种种众生,所以我要修种种法,至少这个理由就值得我们去把每一个法学习好。依《百法》讲欲、胜解、念、定、慧,闻思修的起点就是善法欲,我们至少要知道这个问题对我来说有价值,我需要去思考。
  (2)思考“我的认识有什么问题,导师的开示胜在何处”
  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价值,然后我们要去想一想:这个问题导师是怎么开示的?我过去又是怎么想的?我的思惟模式和导师的开示孰优孰劣?优劣各在何处?然后要做一个智慧的拣择。
  这个过程我们也会遇到两种情况:一种是佛法正见与我们过往的认识是天翻地覆,这种改变就会是一种碰撞,清洗式的。我原来的思惟根深蒂固地不这么想,但是佛法要让我扭过来,这个扭转难不难?肯定不容易。那么我们就要不停地去冲刷,一次一次的对撞——开始我们只是承认“嗯!佛法说的有一些道理”,其实心里不是完全的认可。没关系,我们去重复,我们用更多的佐证、用智慧的累积去观察,逐步发现:佛法的思考确实正确、高明、有道理,那我就会逐步深入地去改变过去的固有认识。因此,我们并不要指望一期法义能够彻底改变错误观念,这要靠重复,靠不停地用正见去说服自己,要把自己心里面的黑客木马程序彻底清洗出去,要一遍一遍的理性抉择,这要靠座上凝心静气的审虑功夫,你想遇到对境再去调整认知模式,这是不可能的,你一定顺着原来的思惟跑掉了。所以我们需要在座上静下来,安安静静地去思惟。
  还有一种情况,我们很有善根啊,对这个问题的原本思维方式就与正见很相似,这个时候我们容易掉以轻心,说“我也这么想”,那你也不要放过它——因为往往这时候我们的思考是很肤浅、片面的,基于个人经验的,这个想法当中有很多杂质、漏洞,有凡夫心的千疮百孔。反之,佛法对这个问题的开示却是全面、完整的,我们仍然要用佛法的各种佐证去说服自己,进一步地巩固、圆满自己的正确认识。
  总之,观察修最关键的内容是第三到六步,要审查自己,拣择和改变自己的固有认识。很多学员往往认为改变自己就是在生活中遇到了烦恼,我一边咬着牙去忍耐,一边再找法义去对治。其实真正的改变首先发生在座上,当我们能够一个人安安静静思考佛法时,或者在共修专注听取别人分享时,可以不断冲击、不断替换原有的错误观念,直到这种认识扭转过来,那么在生活中的运用其实是水到渠成、任运无碍的,这才是八步骤的精髓所在,才叫做改变观念,是理解、接受、运用的接受。如果我们有百分之五的接受,可能只有百分之一的运用;我们有百分之五十的接受,可能只有百分之十的运用。因为首先我们的理真的通了,事还要慢慢地去圆,所以真正的修行下功夫不要下在外面,还是主要用在座上的闻思修当中。
  (3)思考“如是如是,生起决定”
  还有一个重要的思惟工作就是生起决定。我们说造业的体是什么?造业的体是思心所。思又是什么呢?思就是一种决定的力量——对于某种善法生起决定,就是造善业了,不只是随便想一想。所以闻思之后,我们改变了自己的观念“对的,这个问题是这样的”,接下来就要下一个决定:“这方面我要怎么样”,比如说我决定今后要用一个菩萨的行仪来要求自己,不断提醒自己。像我们每天念戒,念的是什么?念的就是决定,巩固我持戒的决定,所以决定是很重要的力量。
  (4)“修”就是重复正确,“止”就是正念常住
  我们清楚了如何通过自修、共修,深入思惟结合生命,能够使观念真正得到改变,那下一步要如何呢?强化、重复,就是略示修法里讲一天四座或者六座要去忆念,去巩固。这个忆念会不会很麻烦呢?当我们对一个内容已经有过充分的思惟,忆念时可以简化,可能我们只要拿出这个结论,然后充分地、反复去认可它,这个结论的力量在心中就会越来越重、越来越清晰,它就不再只是一个空洞的法义。这个温习的动作就好比我要经常检查手机的导航程序还在不在,看看它是不是已经被我不小心关掉了?是不是下线了?可能基本上它都是关掉的。所以我要通过温习、检查,检查这个正念有没有在运行当中?有没有发挥作用? 
  (5)共修的正确打开方式
  有时候,我们思考这个问题想不通、想不深刻,怎么办?这就要借助共修的力量。这些想不透彻的问题正是我们小组共修、班级共修讨论的重点,讨论当然是讨论不通透的问题,如果都通透了还讨论个什么劲呢?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很多讨论流于形式,专讨论一些大面上、大家基本都能明白的问题。想不明白的问题他也不提出来讨论,为什么呢?因为不真诚,不愿意去面对自己内心的过患,甚至是辅导员、辅助员,不愿意发现自己有问题。大家有一个很傻的观念:我都已经学了三年、四年了,不应该存在这样的问题,羞于启齿。不要说三、四年,就是三十年、四十年不得其门而入也属正常。真正善修行的人,应该时时刻刻知道、敢于承认“我就是有这样的问题”,或者你敢不敢讲“这个问题我就是观不起来,需要求助大家的智慧,你是怎么观修的?”这才是值得我们去讨论的。否则只是大体过一过辅助材料思考题,对于我们学修第二遍《道次第》、对于止观的突破和成长,还是有不足的。
  (三)让座上座下打成一片
  关于如何闻思修的问题,我们小结一下:首先要在闻思前做好前行工作,把心行弄好;正行的部分,第一我们要对法义讨论的问题生起重视,有求法意乐;第二我们要对导师的开示和我自己的思惟思考、判断、抉择,要选择用思惟的正见去洗刷,改变过去原有的认识;第三我要下决定,要激发自己的意志力,这样去做、去运用;第四我要重复、巩固、保障我们这个心不散掉,不回到凡夫心习惯性的轨道。如果这些功夫都做足了,这个正念的导航软件始终有力量,我们遇到各种境界自然不会迷路,或者稍有问题就能马上觉察、调整、看淡,云淡风轻地解决问题,这就是把座上功夫带到座下,而不是遇到问题再搜肠刮肚地找方法。
  作为辅导员,说要代表三级修学的传承,我们向后来者传递的是什么?不是带班时喊口号,不是一套死板的教案,更不是分享的八股文,而是生动鲜活、有血有肉的禅观运用和用心体会。我们要警示自己,座上的功夫是怎么用的?用到几分——闻了之后,思有没有?修有没有?重复有没有?要下足功夫。
  至于自修的过程运用什么形式,记笔记、背原文、列提纲、做导图?刚才大家也有疑问,我觉得因人而异,没有必要强求,这是要看每个人自己的思维方式。我们带班时不必用一种固定的套路去框住大家:你就要这么弄,就要那么弄。好的方法建议给出来,具体用不用还是要看自觉性,就是说掌握了这个用心的原理后,具体的方式大家还是可以有所抉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