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届菩提静修营辅导义工心路

  尽管每年的十一静修营我都会报名参加,也都能够很幸运地被录取,但是每次用义工做事来检验,总会发现自己修学和心行的种种问题和不足一览无余、原形毕露,远没有自己以为的那样进步明显。归纳一下,基本表现有“六个一”:发一点心、出一些力、露一次脸、随一份子、吼一嗓子、改一点错。
  发一点心。关起门来觉得自己可以无我利他地做义工,但面对具体人、具体事、具体对境,利他心微乎其微,不能安住在当下岗位,东飘西荡。
  出一点力。认为静修营模式完整、准备充分、师兄们很发心,自己粗粗学习一下就可以了。上次也是这个岗位,自以为熟悉,力所能及承担就没有问题。
  露一个脸。辅导组首先是露脸为主岗位,地区传灯点露露脸,坐一下喝杯茶;与工程部的师兄聊两句,分享一会儿;大合影跑去维持一下秩序;遇到好久没见的师兄,寒暄几句,平时没来得及沟通的事情,趁机落实一下。看起来忙忙碌碌,脚不沾地。
  随一份子。辅导组里,每天都有师兄们供养的水果、点心,自己吃得多、享受得多,主动供养得却非常少,内心布施的心非常微弱。
  吼一嗓子。节目供养,觉得自己比较熟悉,唱过好几回,这次参加菩提心灯演出,排练走台动作随意,很容易就出错了,还觉得没关系。没有从修行的角度认识到这不是表演而是供养,是修感恩心、珍惜心、恭敬心的最好机缘。
  改一点错。每天中午共修,想着安排寝室长工作,回复寝室长信息,心不安住,聆听粗放,自己分享马马虎虎,检讨避重就轻,真正认识到并落实到心行的没有多少,调整也就更少。
  直到一次例会共修,我聆听师兄们分享,发现师兄们都在真诚对照模式检讨自己的时候,才开始深入检讨自己的问题,反思自己的心行。
  导师教导我们:发心是前提,机制是保障,要让做事成为修行,关键是用什么心在做事。虽然开营前自己参加共修,觉得发心已经到位,可是一到西园寺,面对工程部和辅导组的事,一下子就没有安住,辅导组的事还没有安排好,确定好跟进和落实,又先处理工程方面的事,心里还觉得工程很重要啊,不能耽搁,我先处理好,回头再安排跟进寝室长。其实,自己没有真正发心,真正用心服务寝室长和营员,没有安住辅导义工岗位。而是根据自己认为的轻重缓急来抉择当下的心,还是以自我为中心。
  带着这样的发心,不知不觉就会被外境带走:看到导师,马上迎上去,跟着走一圈,忘记寝室长的问题还没有跟进解决;看到西园美景,马上拿出手机拍个不停,还时不时拿出来显摆,自得其乐。原来,自己一直在不务正业,没有发心、没有安住当下的义工岗位,忽略岗位的职责是要落实模式,服务好所有寝室长和营员。
  我来这里是干什么的?我来辅导组是做什么的?难道我是要把平时应该及时沟通解决的事情,拿到静修营来完成?这样的辅导义工的心行习惯如果继续,就会延续到平常的修学、带班和义工行,甚至影响一个部门、一个地区的发展。如何能够专注?如何能够有效推动、落实模式?看起来好像承担不少,如果没有无我利他的发心,有效落实模式,做好传帮带,身体力行地带动团队做事,就是在糊弄别人,其实也是在糊弄自己。只有认识到辅导员是传承和传递两套模式,通过静修营践行传帮带,具体落实到八字方针,才能学会真正服务他人。
  静修营进行到一半,我决心学习调整。在推进义工和营员撰写分享稿时,我首先让自己静心安住,不乱跑不串岗,初步思考计划和节点;然后,认真写好请寝室长推动分享稿的微信,和各组长做好沟通。师兄们非常慈悲地帮助推进,慧娅师兄在中午共修时候,还帮助我和一个个寝室长对接义工分享稿,加微信、约稿,一下子,大家重视和参与进来。后期再在寝室长组里互动跟进、个别催稿、当面提醒,收到稿件相互鼓励。由于整个辅导组对分享稿的重视,大家积极推动营员写分享稿,最后收到营员分享稿75篇,让营员们和义工都很受益。
  这次静修营让我认识到,每天密集地面对人和事,发利他心并不容易。我要想导师所想,发起强大的悲愿,热情就不会被惰性和散乱打败。我要在平常精进修学,以正见作基础,不断地观修训练,才不会轻易地被凡夫心和串习带走。同样,书院有成熟模式,成熟的经验,我要不断学习熟悉,领会模式精神,具体地落实到人、计划、节点和方法,跟进、反馈、总结、提升,才能有效落实。
  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感恩义工和营员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