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了二哥、爸爸两位亲人,我的婚姻濒临崩溃的边缘,和儿子也无法沟通,这使我陷入极度的痛苦中,觉得活着好没意思!可妈妈年迈,大哥天生残疾,两个孩子还小,责任在身,我不得不好好地活着。我用工作麻痹自己,用娱乐转移情绪,找到心理老师疏导,但这些都不能彻底排解我的痛苦。
  我要强好面子,决不允许自己失败。为了逃避,我带儿子到省城读中学,有幸结缘了导师的小册子《生命的美容》。
  导师说:“一切问题都是心的问题。”为什么?带着这个疑问,我一口气把小册子读了三遍。导师说得太对了,“所有的痛苦都是来自错误的认识,我们是活在各自的心灵世界里。”
  不到一年的读书会学习,使我的心开始变得柔软。尤其是进班九个多月的受益,令我更加体会到,只有佛法才能救我,更加需要佛法的滋养。
  今年四月的一天,爱人来看我们,一进门就数落。以前不等他第一句话说完,我这个暴脾气会用高八度的嗓门和火药味更浓的语言压倒他,然后就是冷战。而那次,我只是默默地听着。看到他因生气变形的表情,听到他因激动急促的语音,我仿佛看到了过去的自己。人生气的时候原来这么难看,这么难受啊!
  仔细聆听,我体会到,这是他表达爱的一种方式,因为他在乎。其实,他是在向我诉苦。等他语气平缓一些,我递给他一杯水,关爱而又很平静地微笑着说:“喝口水,再说吧!”他诧异地看着我。儿子从另一个房间走出来拍拍他的背说:“爸爸,您一口气说了四十二分钟,累了吧,给您舒舒气。”他又把诧异的目光转向儿子。以往他这样的时候,儿子会不耐烦地摔东西,要么就摔门出去。
  我们的“反常”让他惊讶。他喃喃地说:“你们俩没事吧,吃错药啦!”儿子与我相视一笑。他指着桌上的书说:“我妈在吃那些药,药效不错,也影响到我了,就是你说的歪门邪道。”从老公的表情我读到了他的心思——“你们娘俩就作吧,演戏给我看”。
  今年暑假,我和儿子在家呆了半个月,我们一改往年的吵闹,凡事都在商量,彼此尊重,找到最终的统一意见。爱人这才相信,我们不是装出来的,他能感受到我们彼此的真诚;我也很有耐心地用艾灸给公公婆婆调理身体,他们也是满心欢喜;家里的氛围可以用“上慈下孝”来概括。
  短短一年多的时间,我在改变,儿子在改变,我的家也在改变。随着对佛法不断深入地了解,我才知道,我目前所学到的,只是一些皮毛,佛法的博大精深,需要我用一生去钻研。参加过静修营的书友师兄们都会含着热泪分享他们的受益,我也要亲自参加体会。我要了解更多,让我的心量犹如大海,不再像泉眼一般小。我要更清楚地知道,为什么依止佛法僧三宝才能走出迷惑,走向解脱。
  点亮自己,照耀别人。我坚信,佛法就是心法,我的生命之花从此会更加芬芳。
  感恩导师,感恩佛法,感恩陪伴我的所有家人们!